孙中山逝世后台湾同胞的真挚悼念

辛亥革命网 2022-11-10 08:57 来源:团结报 作者:齐霁 肖彤 查看:

今年11月12日,是伟大的民族英雄、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驱孙中山先生诞辰156周年纪念日。孙中山先生一生以革命为己任,立志救国救民,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做出了历史性的重大贡献。

  作为伟大的民族英雄、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驱,孙中山热爱台湾和台湾同胞,对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前途和台湾同胞的命运十分关注,与台湾和台湾同胞结下了不解之缘。孙中山一生致力于国家的统一和台湾的光复。1912年元旦,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时,他即向中外记者宣示:“中国如不能收复台湾,即无法立于大地之上。”他曾两度派人赴台湾宣传革命思想、建立革命组织,先后四次莅临台湾,在病危时仍心系台湾同胞。

  孙中山对台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台湾同胞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也赢得了台湾同胞的敬仰和爱戴。这可以从孙中山逝世后台湾同胞的沉痛哀悼中得到印证。

台北市“国父纪念馆”

  1924年北京政变发生后,孙中山接受冯玉祥的北上共谋南北统一的邀请,于11月13日在宋庆龄等人陪同下,从广州抱病北上,途经香港、基隆、上海、长崎、神户、门司,于1924年12月初抵达天津,受到盛大欢迎,当天晚间痼疾肝病恶性暴发。12月31日,孙中山扶病进京,受到10万各界群众的热烈欢迎。孙中山为革命事业耗尽了毕生的心血和精力。他在北京协和医院病榻上,虽已确诊罹患肝癌,仍“念念不忘台湾同胞,关心注意台湾同胞的革命事业”。1925年2月11日,孙中山病况稍好,就向身边人谈了和日本有关的三个重要事项,其中又涉及台湾问题。3月12日,孙中山带着壮志未酬的遗憾和对台湾同胞的深切挂念,在北京铁狮子胡同行辕病逝。当孙中山逝世的噩耗传到已被日本占领长达30年之久的台湾岛时,台湾同胞悲恸万分,纷纷以各种形式深情悼念孙中山。

  发表文章

  1925年2月孙中山病情加重时,一度传出他与世长辞的不确消息。日据时期台湾文化协会的机关报《台湾民报》闻讯后,立即于2月21日和3月1日分别以大字标题“愿中山先生之死不确”“孙文没有死”刊发文章,来表达台湾同胞对孙中山难以割舍的深情。而当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逝世的噩耗最终被证实后,台湾同胞纷纷撰文追悼孙中山。当时在上海大学学习的台湾同胞,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台湾共产党创建人之一的翁泽生,于孙中山逝世的第二天在发给《台湾民报》的《哀悼中山先生》的通讯中说:“中山先生虽死,中山主义决不死!中山先生虽亡,民众运动决不失败!”将五四运动的火种引入台湾的台北人、20世纪20年代台湾新文学运动先驱者、台湾文学家张我军,以“一郎”笔名在《台湾民报》发表悼念孙中山的《随感录》,在“长使英雄泪满襟”一段中情真意切地说:“我想我们弱小民族,只求有人替我们吐露平素的积愤,就能得到无限的慰安了。孙先生实在是我们所崇拜,他是弱小民族之‘父’。他的一生是革命的历史,他一生为自由而战、为正义而战、为弱小民族而奔走而尽瘁。他叫出来的声,就是自由、正义之声,又是弱小民族悲鸣之声。唉!现在他已和我们长别了!我们往后当自奋,以报先辈的崇高遗志!”被视为最重要的日据时期反殖民运动领袖之一、堪称台湾史上“中华民族的台湾人”之典范的宜兰人蒋渭水,在《台湾民报》发表由他执笔的社论《哭望天涯吊伟人——哎!孙先生死矣!》,表达了对孙中山最诚挚的哀悼:“想此刻四万万的国民正在哀悼痛哭罢!西望中原,我们也忍不住泪泉怒涌了!”“呵!你残忍刻薄的死神哟!你真的把我们这位自由正义的战士,历史上的大伟人夺到死的国去吗?……泰山顶上的钟声停了,但余声还嘹亮着。酣睡着了的人们也渐渐地醒起来!”

  撰写挽联或挽词

孙中山

  当时在北京大学就读的洪炎秋、苏芗雨等台湾学生,以北大台湾学生会的名义撰写祭奠孙中山的挽联,共同表达台湾同胞悲痛的心情以及渴望祖国统一的心愿:“三百万台湾刚醒同胞,微先生何人领导?四十年祖国未竟事业,舍我辈其谁分担!”1925年4月3日,在台湾从事抗日活动与文学创作、被誉为台湾新文学之父、被尊称为“台湾的鲁迅”的彰化人赖和,在闻知孙中山逝世的消息后,写下了挽联和挽词,表达他对孙中山的敬仰和哀悼,以及反映台湾同胞渴望中华民族团结一致、祖国独立富强的希望。挽联为:“中华革命虽告成功,依然同室操戈,一统雄心伤未达;东亚联盟不能实现,长使天骄跋扈,九泉遗恨定难消。”挽词中说:“先生的精神久嵌入在四万万人各个儿的脑中。使这天宇崩、地轴拆、海横流、山爆裂、永劫重归,万有毁绝,我先生的精神,亦共此空间,永远永远的不灭。”

  自动集会

  孙中山逝世的噩耗传到台湾后,台北、台中、彰化、新竹、嘉义、基隆等地群众自动集会,沉痛悼念孙中山。日本殖民当局惧怕台湾人民爱国意识觉醒,动摇其对台湾的殖民统治,对台湾人民的悼念活动百般阻挠、横加干涉。1925年3月12日,即孙中山逝世当天晚上,屏东县中华会馆在当地知名饭店日春楼开追悼会,招请了包括新闻记者在内的众多来宾,但日本警察却“神经过敏,趋于极端,不许台湾人赴会”,他们看到本地报社记者即驱赶至门外,竟然胡说“除中国人外不许参加”。引起与会人士的强烈愤慨。台湾的民众团体有志社决定于1925年3月24日晚7点在台北文化讲座举行孙中山追悼会, 准备的悼词中写道:“唉!大星一坠,东亚的天地忽然暗淡无光了!……四万万的国民此刻为了你的死日哭丧了脸了。消息传来我岛人五内俱崩,如失了魂魄一样,西望中原禁不住泪落滔滔了。”“你在四十年的中间……那专制横蛮的满清朝廷的迫害,那无恶不为的军阀的压迫,那野心勃勃的外国帝国主义的嫉视,终不能奈何先生!” “先生的肉体虽和我们长别了,然而先生的精神,先生的主义,是必永远留着在人类的心目中活现。先生的事业,是必永远留着在世界上灿烂!”而日本台湾总督府在追悼会前一天就传有志社的干事到警察厅去讯问, 强令不准演讲、不准致辞、不准念悼词、不准唱悼歌,控制刁难无所不用其极,但台湾人民仍冲破阻挠,举办了一个“盛大的壮烈的追悼会”。24日夜,台北大雨倾盆,街道十分泥泞,仅能容纳3000余人的会场, 竟有5000余人到来,很多人只能在场外冒雨默哀致敬。“入会场者尽佩一黑布条,态度严肃悲戚,自7时起到10时止,无私行退场者,可见台湾人对先生之热诚。”准备的悼词虽然被日本警察署禁读了,但它却很快就传到祖国同胞的耳朵里,凡是读到这一悼词的人,莫不为台湾同胞爱祖国、爱自由、崇敬孙中山的至诚而感动。

  此后每当孙中山周年忌日前后,台湾同胞都会追悼孙中山。1926年12月,在广州的台籍学生代表洪绍潭、林文腾、张深切、郭德金、张月澄等20余人,在中山大学成立了广东台湾学生联合会,不久更名为广东台湾革命青年团,利用报纸、宣传文书等联络台籍青年从事革命活动。在1927年3月12日,孙中山逝世两周年的日子,广东台湾革命青年团发表了《敬告中国同胞书》,大声疾呼:“中国民众团结起来援助台湾革命!毋忘台湾!台湾的民族是中国的民族!台湾的土地是中国的土地!孙中山先生精神不死!中国革命成功万岁!”1927年,仍有4000多人不顾日本殖民当局的压制,慨然参加台湾有志社在台北文化讲座举行的孙中山逝世两周年纪念会。在这次纪念会上,蒋渭水演讲孙中山的历史与主义时,向台湾同胞呼吁:“孙先生临终时,尚连呼和平、奋斗、救中国数十声,希望今夜出席的人,深深接纳孙先生最后的呼声:和平、奋斗、救中国。” 1929年,孙中山灵柩安葬南京,台湾各地又掀起了悼念孙中山的新高潮。这充分说明孙中山对台湾同胞的影响和台湾同胞对孙中山的崇敬是非常深刻的。

  (作者单位:天津商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2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