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兴与黄钺的友谊

辛亥革命网 2022-02-26 08:59 来源:文史拾遗 作者:黄祖同 黄向秦 查看:

黄兴,又名克强,武昌起义时,任战时总司令,黄钺,辛亥革命时期任甘肃临时军政府都督。在推翻帝制、缔造民国的共同理想和革合实践中,二人早有往来,友谊密切。

  黄兴(1874—1916),又名克强,湖南善化县凉塘(今属长沙县黄兴镇)人。武昌起义时,任战时总司令;民国建立,任陆军总长;临时政府北迁后,任南京留守府留守。黄钺(1869—1943),湖南省宁乡市西冲山人,辛亥革命时期任甘肃临时军政府都督。在推翻帝制、缔造民国的共同理想和革合实践中,二人早有往来,友谊密切。

黄兴

  黄钺字幼蟾,生于1869年4月22日。革命前,承父荫(钺父黄万鹏,清末随左宗棠赴新疆平定阿古柏叛乱,立功得任新疆提督,奖授男爵)袭男爵,分发至湖北任候补道。但他看到清政府的腐败,民瘼深重,早萌革命思想。1904年在长沙参加了黄兴创办的“华兴会”。自此常与黄兴相过从。是年10月,安徽热血青年万福华谋刺清官僚王之春,案发后革命党人郭人漳、张继等10多人被捕,黄兴也在其中。当时黄钺在上海,得知黄兴等党人被捕后,立即找到华英报馆总经理、英国人麦士尼为能,打通工部局和英国领事馆等处关系,未多日,黄兴等人相继被营救出狱(当时黄兴在狱中化名叫瑾午,未暴露身份)。1906年,经黄兴介绍,黄钺在上海加入同盟会。黄兴是革命实行家,1910年2月,他在广州发动新军起义。中国东南部民主革命运动高涨,清政府的统治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但中国的西北地区,山川四固,交通闭塞,风气未开,满清官僚的残酷统治,一仍旧贯。黄兴考虑,必须要派人去那里开拓革命阵地,点燃革命烈火,以呼应东南乃至全国。他把此任务交给了黄钺。黄钺欣然受命。

  1910年冬,黄钺率领黎瑞芬、黄锡斌等一批湘籍同志,去到甘肃。他以故人之子身份拜见清廷驻兰州陕甘总督长庚(长庚曾与钺父黄万鹏一同征战新疆)。长庚命他为甘肃督练公所总参议,黄钺利用这个合法职位,暗中物色革命同志,开展革命活动,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成功,中国东南各省纷纷宣布独立。10月22日陕西民军在革命党人张凤翙、钱鼎的领导下,发动起义,一举光复西安。陕西的独立,使长庚官僚集团气急败坏,长庚赶忙起用前陕甘总督升允为统帅,拼凑一支3万人的东征军,开赴陕西前线,妄图扼杀新生的革命政权——陕西军政府。黄钺乘机请兵一支去秦州(现天水市)布防,名为堵寨陕西革命军退路,实则图谋起义(因兰州反动势力强大,无法起义)。长庚允其所请,援5营与黄钺。

黄钺

  1911年12月,黄钺率部抵达秦州,即致电黄兴,通报驻军情况和起义意图,黄兴接电后,立即派革命党人高云麟(陕西米脂人)赶赴秦州,协助起义。1912年3月11日,黄钺与革命党人在秦州起义成功,成立了甘肃临时军政府,黄钺任军政府正都督,向燊(湖南衡东人)任副都督,陈墨西(湖南衡阳人,作家琼瑶之祖父)任军政府秘书长兼教育司司长,魏绍武任军政府参谋官。

  秦州革命党人起义8天之后,3月19日,原兰州警备道满清官僚残余势力赵惟熙投机革命,诡称承认共和,也成立了一个甘肃军政府,反诬蔑秦州革命党人的起义是“无理取闹、争权夺利、被坏共和”,他们以袁世凯为靠山,意欲对秦州军政府进行军事围剿。赵惟熙利用当时兰州通电比秦州通电方便得多的优势,于所谓起义的当日即以快电告北京袁世凯。秦州尚无电报局,黄钺起义后,派人步行去千里之外的西安通电,袁世凯接到赵惟熙发去的电报时,黄钺由西安发去的电报却还未到。袁世凯偏信赵惟熙谎言,也指责黄钺的起义是“有害公安,动摇国体”,并正式任命赵惟熙为甘肃都督,勒令秦州取消独立。

  在这种情势下,黄钺于4月1日致电黄兴并转袁世凯和各省都督,请求主持公道。电称:“南京内阁总理黄,并转大总统、各省都叔鉴:阳历正月二十三(即1912年3月11日——作者注),钺等于秦州设立临时军政府,此函请川、陕政府代电,想已呈览。钺等之组织,本在甘肃未认共和之前。现在兰州官绅虽承认共和,尚无正式公文通告,国号年号概未改革,长庚升允尚拥重兵,未离兰州,平凉驻防、宁夏、谅州将军都未离职守,各旗兵未缴军械、恐联合回蕃,有梗大局。似宜联军前进,勒令归诚。至回、汉各军、亦应分别遣散。种种情形,有一不能解决,即与共和办法相背。但遣散军队必须重饷,乞速拨济,以杜后患。庶全甘生灵早享和平之福,钺等才德庸下,亦得上卸仔肩,举贤接代。无任盼祷。即乞复电西安转寄。甘肃临时都督黄钺叩。东。”黄兴接到黄钺电报后,深表支持,于4月6日复电黄钺,电称:“西安转甘肃临时都督黄鉴:奉电悉。已据情请袁总统酌核办理。此复。陆军部黄兴。麻。印。”但当时全国政权已被袁世凯篡夺,为了顾全大局,为了避免战火再度蔓延,黄钺派员与赵椎熙进行谈判,最后解散了临时军政府。黄钺与陈墨西等党人解甲南归。

  获悉黄钺回湘,黄兴特指示同盟会湘支部于长沙烈士祠召开欢迎大会,又与谭延闿联名于1912年7月某日致电袁世凯,为他请功,电称:“……黄之艰苦计划已有定谋,共和告成,实与有力。且查在秦反正之日,地方安谧,所行便民政策,人民至今感戴。嗣遵大总统电令,于兰州既认共和,即行解职,其无权利思想,又可概见。兴等既悉实情,未便缄默。可否授照胡瑛、林述庆、徐宝山、陈其美诸君于取消后仍给予勋位之例,以示鼓励,而免向隅,出自均衡。谨呈请。黄兴、谭延闿。东。印。”袁世凯接黄兴、谭延闿电后,即致电黄钺“望速来京,以备录用。”后因袁世凯帝制野心日益显露,黄钺恶其为人,没有去北京,并一直未做过袁世凯的官。

  1912年8月16日,黄兴给黄钺写一热情洋溢的信,信中说:“屡接来书,情意周至,极为可感。久欲作复,因公已离秦,无处投递,遂尔中止,至今歉仄。昨又奉手示,敬悉大驾已还珂里,未审贵恙近愈否,甚念甚念。半年以来,我公维持甘事,煞费苦心,明眼人自有公论,悠悠之口,初何损于日月之光,望勿介怀为要。来示对于回患,犹怀去后之思,抑何爱国之至如此。俟有机缘,当设法挽救也。兴因袁总统屡派人邀请唔谈,明日便北行,约住旬日即当南返,倘得至湘,再与公图良觌,以罄所怀。承欲以名马见赠,此在公高谊虽轶古人借乘之举,而在兴则实非所敢当。”

  从上面所录的电文和书信,我们可以看出,在辛亥革命时期,特别是在秦州起义前后一段时间里,黄兴与黄钺的往来是频繁的,关系是密切的,革命的友谊是坚贞和高尚的。秦州起义是全国辛亥革命运动中的最后一次起义。如果没有秦州起义,甘肃不能光复,全国也不能真正的统一,全国民主共和终成一句空话。秦州起义第一次在甘肃的土地上建立了民主革命政权,极大地解放了甘肃人民乃至西北地区人民的思想,用起义的行动把民主共和的全新观念送到边陲人民的心坎上。这次起义,是全国辛亥革命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黄钺、黄兴历史功勋永存!

  附电文二则:

  黄钺致黄兴(克强)电(1912年6月26日)

  阴历五月初七第发秦州,六月初五抵汉口,原拟赴沪面陈一切,因在渑池患痢症,非常委顿。遂改计返里,在武昌晤黎公时,略陈甘肃大概,及甘肃省议会议长李镜清、秦州绅士张世英,为甘肃一日不可少之人。现被该省劣绅恶吏所排挤,请其设法维持等情,黎公首肯,究不知以后据情转告中央政府,亦不知己否措意政府,注重两马以为笼络可弥回患。殊不知马翰如(安良)才庸而实阴险,以威胁人,本部亦多不服。马云亭(福祥)则一无才无识之人,性又油滑,皆不足恃,此甘肃后来措置之可虑者也。赵惟熙无识而无天良,俗吏之尤。甘肃除二三私人外,全体反对,以此等人为长官,安得而不酿祸。项城背拂舆论,是其所长,(弟到西安发一电陈明不去之故)我公如何设法维持,是甘肃九百万生灵日夕所仰望者也。

  编者注:黎公即黎元洪,两马即马安良、马福祥,项城即袁世凯。

  黄兴谭延闿致中央电(1912年7月)

  北京大总统钧鉴:前甘肃临时都督黄钺,于去年十一月以前清勋爵统甘肃骁锐军出防秦州。时升允督甘军分途攻陕,乾州凤翔危急,陇州被陷,长庚屡饬黄与驻徽凤罗平安一军,乘势会剿,黄力阻。罗遣使赴陕,及北伐川军密报甘军虚实,并约就秦州反正。陕统领张云山,川军司令李树勋,均函允出师协助。旋甘军陷岐山,黄见事急,未待援军即行反正。图截甘军平凉后路。甘军闻秦州反正,即退师息战。兴等先以陕屡电告急,势必不支,非有人就甘反正不能就我范围。于是兴由南京。延闿由湖南,各派专使高云麟、罗蹈等潜赴秦州,促黄反正。以维大局。旋得覆书,悉陈前情始悉黄之艰苦计划,已有定谋,共和告成实与有力。且查在秦反正之日,地方安谧。所行便民政策人民至今感戴。嗣遵大总统电令于兰州既认共和即行解职。其无权利思想又可概见。兴等既悉实情,未便缄默,可否援照胡瑛、林述庆,徐宝山、陈其美诸君于取消后,仍给予勋位之例,以示鼓励而免向隅,出自钧衡谨陈请。黄兴、谭延闿东印。

  (作者单位:黄祖同,宁乡市政协;黄向秦,宁乡电视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