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潜与辛亥革命时期的汉口战役

辛亥革命网 2021-10-21 09:51 来源:团结报 作者:温亚旗 查看:

作为参加过辛亥革命的著名爱国将领,青年的程潜投笔从戎,经历了辛亥革命的酝酿准备、高潮奋战和捍卫共和各个阶段,为辛亥革命的发生、发展及延续立下了汗马功劳。

程潜

  程潜(1982-1968),字颂云,湖南省醴陵县官庄乡人。清末中秀才,同盟会会员,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程潜青年时期志向革命救国,1905年加入同盟会后一直追随孙中山,参与过辛亥革命、二次革命、护国讨袁、护法战争、东征北伐、反蒋以及抗日救国等民族民主革命,并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新中国成立后,程潜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职务,为国家的发展、繁荣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作为参加过辛亥革命的著名爱国将领,青年的程潜投笔从戎,经历了辛亥革命的酝酿准备、高潮奋战和捍卫共和各个阶段,为辛亥革命的发生、发展及延续立下了汗马功劳。在历次的战役中,他身先士卒,英勇奋战,展现了革命者不断斗争的精神。

  东京加入同盟会

  1904年,北京练兵处制定选派陆军学生赴日本游学章程,湖南依章程选派程潜等武备学生四人赴京考试,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同年8月,程潜由监督赵理泰率领赴日本,在东京振武学校肄业。从此,程潜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开始了其从事革命运动的新历程。在东京,程潜与湖南同乡、华兴会领导人黄兴以及仇亮等革命派人士建立了密切的交往,他们经常聚集在一起讨论国事,寻求革命救国的真理,从此他开始倾向革命。1904年12月,程潜与黄兴、宋教仁、程子楷、仇亮等百余人组织成立了革命同志会,以从事民族革命运动。

  1905年7月,孙中山从欧洲重返日本,在他的推动下,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等革命团体联合成立了全国性的革命政党——中国同盟会。从此,中国的资产阶级革命运动进入了新的阶段。1905年8月,在仇亮的介绍下,程潜加入同盟会。入会时,程潜怀着激动的心情“以他那娟秀遒劲的毛笔字,一字一句地签署着会员们的誓词:当天发誓,同心协力,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矢志矢忠,有始有卒,如或渝此,任众处罚”,一举一动之间体现着程潜对革命事业的忠贞与坚定,加入同盟会为他积极开展革命活动提供了便利。从此,为了革命思想的广泛传播和唤醒更多的爱国志士从事革命运动,他勤奋工作,积极开展各项活动。之后,同盟会湖南支部长仇亮又引导他到东京赤坂区南坂日人金弥宅拜见孙中山。程潜兴致勃勃地跟随仇亮来到孙中山寓所楼上,只见“先生态度和蔼可亲,与同志谈,谆谆不倦”,他便向孙中山当面请示革命方略,孙中山随即指示了三点。程潜听后觉得“孙中山先生诲人谆谆不倦,对革命形势的分析高屋建瓴,入情入理,因而对这位久仰的革命长者肃然起敬,钦佩不已”。在长达三个小时的谈话中,孙中山还讲述了许多有关革命的道理与经过,对此程潜都能有所领会。自从亲自聆听这次教诲以后,程潜“思想大为开朗,从此衷心服膺三民主义,并心悦诚服地敬佩先生”。此情此景,令他印象深刻,永生难忘。

  程潜在东京振武学校毕业后,进入姬路野炮兵第十联队入伍当兵一年,随即转入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学习期间,他一面潜心研读军事知识,刻苦练就军事本领,同时与李烈钧、李根源等联络士官学校的同志组成同志会,矢志革命,积极开展各种革命运动。

  炮击汉口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程潜期盼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他决定“立即南下,参加革命,以遂平生之愿”。11月7日,程潜由京津辗转上海,到达武昌。沿途看到革命形势高涨,他十分激动。第二天,程潜前往汉阳昭忠祠总司令部拜见黄兴,肃然起敬地说:“黄总司令,我们思念心切,前来助兄一臂之力,以雪国耻,捍卫武汉,请吾兄尽管吩咐吧。”黄兴见到程潜十分高兴,交谈后便命他帮助炮兵团长曾继梧指挥炮兵团,程潜答称“不论什么工作,只要对革命有利,我们都是应该做的。凤岗(曾继梧的字)是我们的同志,我们一定会合作得很好”。在黄兴处临危受命后,程潜立即投入到了激烈的革命战斗中。

程潜公馆

  程潜与曾继梧先到龟山下选了一个古庙作为指挥部,并委派了两名秘书,接着又爬上龟山查看炮兵阵地及武器装备,并询问了兵力情况。了解了基本情况后,程潜认为“既有这样的阵地,而清军却纵火焚毁人民房屋,甘与人民作对,可以说,我们既得地利,又得人和,器械虽窳朽,只要发扬革命精神,是可以取胜的”。11月12日,黄兴召集军事会议,集中讨论进攻问题。在会上,程潜慷慨激昂地分析了革命军的士气及兵力情况,提出“最好是利用长江天堑和各省响应独立的声威,作防御中的攻势准备,使敌人不敢越襄河一步。再派得力部队渡过襄河扰乱敌人侧背,牵制敌人,使之力量分散,不敢一意向我进攻,这也是用兵的通常办法。只要再坚持一月,援军日多,北方定有变化”。但这一作战方略遭到黄兴等与会人员的反对,未被采纳。

  11月16日,总司令黄兴下令,定于17日拂晓进攻汉口大智门的清军,企图一举击破,收复汉口。程潜奉命指挥龟山阵地炮兵,准备射击,以为各军前进作掩护。战前夜里,程潜“在龟山阵地掩护所监视并指示各炮位,测定距离,定准表尺,按照时刻,准备炮弹,准时准刻遵令实施,做好战斗前的一切准备,以掩护各军前进”。11月17日凌晨,汉阳战役打响,程潜命令炮兵一齐向大智门猛烈开炮,十分钟后,敌炮才回击。在昏天黑地中,敌人的炮弹全落在龟山后面,而龟山炮兵同样没有击中目标。不到一个小时,敌人前哨撤回本阵地,于是程潜又下令大小炮位,延伸向大智门猛轰,结果遭到了清军的强烈反击。由于清军顽强抵抗,加之地形复杂,障碍甚多,敌人在焚毁汉口市后,又利用残垣破壁,筑了许多工事,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战,清军仍在原地胶着不动。这时,程潜料到“我军不得进展,势必要受到挫折”,果然,未到正午革命军纷纷溃退,进攻汉口失利。虽然此次战役失败了,但是清军始终处于被动地位,因此当革命军退却时也并未被跟踪追击。而且,汉口战役是程潜第一次参加的实战,使他第一次接受了革命战争的洗礼,也是他“永远不能忘记的一次经验”。

  二次革命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就任南京临时政府大总统,宣告了中华民国的成立。三个月后,袁世凯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夺取辛亥革命的成果,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开始了北洋军阀的统治。此后的程潜为捍卫共和继续斗争。

  1913年3月20日,也就是程潜继任湖南军事厅长的第五天,刺杀宋教仁案发生,国民党中枢一面坚持由法律解决,一面准备实力应付事变。程潜在默默观察了当时的局势后,认为“终必出于一战”。他抓紧时间训练军队,“预计在四、五、六三个月间,成立了三个步兵团与一个炮兵营,进一步拟从巡防营改编三个团,合赵恒惕所部桂军一旅,共为两个师”。他认为“假使战事能延缓三个月爆发,在军事上便有了相当的把握”。但是由于袁世凯派重兵步步紧逼,战事一触即发,孙中山力排众议,力主武力讨袁,发动“二次革命”。这样,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二次革命”爆发了。江西都督李烈钧首先宣布讨袁,各省纷纷响应。

  7月25日,湖南宣布讨袁,程潜组织成立讨袁军,以程子楷为第一军司令、赵恒惕为副司令,集中主要力量援赣。这时,江西方面因湖口已被攻陷,赣军苦战数日,已到精疲力竭的地步。而敌方海军又驶入鄱阳湖,南昌告急。于是,程潜派军从萍乡进入新余,掩护赣军主力集中,无奈赣军节节败退,已渐成瓦解之势。最后李烈钧、林虎仅率残部千余人,于8月8日退保赣西。由于得到湘军支援,并收容其逃散士兵,李、林二人才得以从容入湘,并在湘军的保护下离开湖南转赴日本。赣军的战败,使湖南都督谭延闿心神不定,至8月8日,得到广东陈炯明弃职潜逃的消息后,他更是感到不安。于是谭延闿找程潜密商对策,程潜深知他的心思,决意让他“马上辞职,把一切责任都推在自己个人身上”。13日,谭延闿通电取消湖南独立,待罪查办。“二次革命”失败后,孙中山、黄兴、程潜、李烈钧、谭人凤等人被北洋政府下令缉拿。在危急时刻,程潜沉着冷静,一面设法保护同志离湘,一面办理移交。当时如谭人凤、蒋翊武、程子楷、陈强、周震鳞、唐蟒等人都是由程潜设法,帮助他们潜往上海转赴日本的。程潜掩护同志离湘的任务完成以后,扮作商人,混过袁世凯密探耳目,离开长沙前往上海,10月底逃至日本。

  “二次革命”失败后,经历了辛亥革命、“二次革命”的程潜并没有停下革命的脚步,仍然追随孙中山,为中国的革命事业继续奋斗。

  (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