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陶遗与冯超然等人交往二三事

辛亥革命网 2021-01-21 13:45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冯天虬 查看:

陈陶遗先生是我国近代的革命先驱,曾为辛亥革命而奔走呼号、也因劝说孙传芳支持北伐未果而挂冠而去、后又严词拒绝汪伪的“委以重任”。

  陈陶遗先生是我国近代的革命先驱,曾为辛亥革命而奔走呼号、也因劝说孙传芳支持北伐未果而挂冠而去、后又严词拒绝汪伪的“委以重任”。陈陶遗先生身边亦不乏文人雅士。柳亚子、冯超然、吴湖帆、梅兰芳等都是其好友。上海书画出版社《书与画》六月号刊发的此文通过记述陈陶遗与冯超然书画唱和且帮助冯门弟子办画展、为吴湖帆向名家广征书画题咏的《绿遍池塘草》作诗、力挺梅兰芳拒为日寇与汉奸演戏等的二三件事,来展现民国时纯粹真诚而又难能可贵的文人唱和。

  陈陶遗(1881-1946),原名公瑶,更名剑虹,一名水,字止斋,一字卧子,别字淘夷、陶怡,号道一、天真道人,江苏省金山县松隐镇(今属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人。中国民主革命家、政治家。

  清光绪廿七年(1901),陈陶遗中秀才,此后他在松隐镇教书。清光绪卅一年(1905),陈陶遗进松江的融斋师范学堂读书,因为和同学共同反对喜淫乐好赌博的学堂经理杨荫安,被学堂开除。此后他到日本早稻田大学攻读法政。在日期间,陈陶遗经由其同乡高天梅介绍,和吴江的柳亚子等人加入了同盟会,遂更名为“剑虹”。不久陈陶遗奉命回国,和高天梅等人在上海创立了中国公学,成为同盟会设在上海的秘密机关。后健行公学成立,陈陶遗和柳亚子、高天梅、朱少屏等人任该公学讲师,积极宣传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和民主革命。 同盟会在健行公学内设立了秘密机关后,他常在此散发同盟会在日本东京出版的革命报刊。其间,孙中山经常来往于日本和南洋,途经上海时,陈陶遗和柳亚子、高天梅、朱少屏等人多次面见孙中山并接受他的指示。陈陶遗在松隐教书时,已以出众的书法享誉当地。冯超然初到松江谋职,无亲无故,人地生疏,与陈陶遗接触后两人即刻成为好友。他们与松江地区的诗朋文友如费龙丁、高吹万、杨了公、王念慈、金仲白等,常在一起抨击时政,感叹世风,陈还常与冯、费一起出游地方名胜、文化古迹。冯超然与陈陶遗的投契,还在于两人的革命思想。未久,冯超然离开松江去苏州,陈陶遗不久也去了日本,两人别后的二十年中,即便有见面机会,时间也极其短暂。直到20世纪30年代初陈陶遗回沪隐居方得机会经常面晤,这是后话。

  清光绪卅二年(1906)秋,陈陶遗第二次去日本。除做同盟会之机要工作外,又接办了《民报》以及《醒狮》周刊,且担任了暗杀部的副部长。章太炎在日本讲学,他是热心听众。章太炎给他改名为“陶遗”,意为“陶唐氏之遗民”。隔年,陈陶遗继高天梅、章梓之后任中国同盟会江苏分会会长,并仍担任暗杀部副部长。同年初夏,他奉命携带枪支、炸药回国,谋刺两广总督端方,事遭泄露被关押入南京监狱,一年后被营救获释。端方曾以官职加以笼络,然遭拒绝。出狱后写诗明志,有“死别未成终有死,生还而后始无生”句。清宣统元年(1909),柳亚子等人组织南社,陈陶遗为南社骨干。宣统二年(1910),他奉命去南洋任教,并替同盟会在当地华侨界募集革命经费。翌年3月,黄兴、赵声等准备到广州发动起义,陈陶遗奉命赶赴广州,但途经香港时黄花岗起义已告失败,无功而返。1911年10月,武昌起义成功后,陈陶遗携款从南洋赶回上海,接济经费短缺的沪军都督陈其美。此后,陈陶遗与马君武代表沪军到武昌联络,又和章梓等人到江苏省鼓吹革命,此后江苏省很快脱离清政府宣告独立。革命党人拥护陈陶遗任江苏都督,被其辞让。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陈陶遗被选为南京临时参议院副议长。

  民国元年(1912)8月,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陈陶遗当选为国民党江苏省支部长,随孙中山、黄兴等往北京和袁世凯会谈。次年3月,宋教仁被袁世凯暗杀,孙中山、黄兴即刻号召南方各省反袁,失败后出国流亡。陈陶遗回家隐居,并设法掩护讨袁失败的第一师长章梓和第九师师长冷遹到松隐避难。民国十四年(1925)冬,军阀孙传芳割据苏、浙、皖、赣、闽,自称五省联军总司令,提出“苏人治苏”口号,陈陶遗被友人张一麟推荐,至南京就任江苏省长。任职期间,他尽力维护地方治安;不轻易撤换下级官吏,重视农业,关心治螟;清理财政,偿还省县债务;废除若干苛捐杂税,减轻人民负担;还提议收回租界。民国十五年(1926)某日,陈陶遗得悉孙传芳密令吴江县公署逮捕柳亚子,即派亲信星夜通报,使柳幸免于难。民国十六年(1927)初,他劝说孙传芳联合北伐军,未被采纳,遂愤然挂冠而去。

  民国二十二年(1933),陈陶遗应上海市临时参议会会长史量才之邀,担任该会秘书长。1937年,陈虽身体欠佳而留沪,仍与上海市博物馆董事长叶恭绰、上海通志馆馆长柳亚子共同发起组织“上海文献展览会”。1938年,国民党在重庆成立“国民参政会”,“聘任”他为“国民参政员”。他以年老体弱婉辞,回电“古井不波”。1939年,陈陶遗与张元济、叶景葵发起筹组合众图书馆。1940年,汪精卫在南京组织汉奸政府,事前来到上海,请他出任政府江苏省长或上海市市长,不但被其拒绝,反而晓汪精卫以大义,加以劝阻。他曾向马叙伦回忆:“二十九年(1940),精卫至上海,亟欲访我。我因就之谈,问精卫:‘是否来唱双簧?’精卫即泣下。”在此时期,他力所能及地做了不少有利于抗日之事,如掩护了民主人士陈叔通,接待中共地下组织的代表等。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寇进驻上海租界,日军大头目冈村宁次上门“请”他当官做汉奸,被当面拒绝。

  自1933年陈陶遗担任上海市临时参议会秘书长后,方得减轻栉风沐雨游历四方之疲劳。他有时居于沪斋,有时回松隐故里,工作之余则寄情于诗文书画,与冯超然常有面晤。1936年4月9日,内地书画收藏家在上海举办古画展览会,当日便在宁波同乡会开始展出。冯超然、陈陶遗与黄宾虹、陈叔通、孙雪泥等著文介绍此展览。冯超然终于为陈陶遗有时间与他一起煮茗夜谈,品画读碑而倍感高兴。他为陈陶遗所作画中有幅《松隐图》,题跋为:“明月松间石上,谡谡舞袖郎当。适眼白云苍狗,山空容我疏狂。丁丑元夜戏写松隐图奉寿,陶遗吾兄笑正。”赞誉了陈虽已不欲参政且力避是非之争,然无论世事如何变幻无常,依旧不弃针砭时弊之慷慨激昂。当陈陶遗得知嵩山草堂门弟子为老师影印 《冯涤舸先生画集》时,即为之题跋。话语中如:“……五十后,自号慎得,盖服膺宣圣戒得之训也。不以艺自炫,艺始进道,君之修养从可知矣。今秋,为君六十览揆之辰,及门诸子以君坚拒称寿,集君作景,印以为纪。念青山不老,腕底常存岁寒,盖保松柏同春。”对冯超然人品艺名之赞赏溢于言表。陈陶遗对冯超然门下品貌俱佳之才女孙琼华也极为推崇,他与王同愈、叶恭绰在民国5月6日的《申报》,联名发起孙琼华个人画展的启示云:“琼华女士为青浦盛君祖江之夫人,故孝廉诸暨孙先生蔼人之女公子,问清太史公之女侄。幼承家学,诗礼余暇,雅好挥翰。禀蔼人先生命,师事老友冯子涤舸,画艺益进,清健苍秀,不为凡艳,书法亦娟秀有致。兹出所作,陈列首都,非以问世,实供赏评。女士不为物役,寄情笔砚,贞静之操,得自庭教,以艺博名,非女士志,亦非同人公益也。本月十二日起,南京中央饭店开个人展览会,展览七日,非卖品。”孙琼华后不幸遭受丈夫精神刺激而身心俱伤,年仅42岁便离世。吴湖帆与陈陶遗分别在她的画册上题写,对这位人品画品俱佳之女性的英年早逝,表示深切的缅怀与哀悼。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