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近代的革命先驱——陈陶遗

辛亥革命网 2021-01-16 14:41 来源:金山报 作者:沈永昌 查看:

陈陶遗,原名公瑶,更名剑虹,一名水,字止斋,一字卧子,别字淘夷、陶怡,号道一、天真道人,金山县松隐镇人,今属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中国民主革命家、政治家。

  陈陶遗(1881-1946),原名公瑶,更名剑虹,一名水,字止斋,一字卧子,别字淘夷、陶怡,号道一、天真道人,金山县松隐镇人,今属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中国民主革命家、政治家。

  志向高远 投身革命

  1881年农历三月十三日,陈陶遗出生于金山松隐镇的一个中医世家。父亲陈遇泰,字惕甫,是当时松隐一位有名的中医。陈陶遗家境一般,但他自小勤学苦读,1901年考中秀才,此后他在松隐镇教书。

  清光绪卅一年(1905),陈陶遗进松江的融斋师范学堂读书,因为和同学共同反对喜淫乐好赌博的学堂经理杨荫安,被学堂开除。此后他变卖家产,到日本早稻田大学攻读法政。在日期间,陈陶遗经由其同乡高天梅介绍,和吴江的柳亚子等人加入了同盟会,遂更名为“剑虹”。1906年,他受命回国,在上海和高天梅等人创立中国公学。因内部分裂,陈陶遗等江苏人全部退出,随后创立健行公学,成为同盟会设在上海的秘密机关。陈陶遗和柳亚子、高天梅、朱少屏等人任该公学讲师,积极宣传爱国主义、民族主义和民主革命。同盟会在健行公学内设立了秘密机关后,陈陶遗常在此散发同盟会在日本东京出版的革命报刊。

  其间,流亡海外的孙中山经常来往于日本和南洋,但因清政府通缉,不能登岸。陈陶遗、柳亚子随高天梅在黄浦江上觐见孙中山。柳亚子口吃,言语不多,而陈问答如流。孙中山看重陈陶遗的机敏,将他调入日本的同盟会总部,担任同盟会江苏支部部长。

  1906年7月,陈陶遗第二次去日本。除做同盟会之机要工作外,又接办了《民报》以及《醒狮》周刊,且担任了暗杀部的副部长。章太炎在日本讲学,陈陶遗是热心听众。章太炎给他改名为“陶遗”,意为“革唐氏之遗民”。隔年,陈陶遗继高天梅、章梓之后任中国同盟会江苏分会会长,并仍担任暗杀部副部长。

  1908年,陈陶遗接受任务,谋刺地方大员、两江总督端方。陈陶遗准备停当,从日本回国。不料登陆上海的第二天,就被端方所捕。原来同盟会会员刘师培早已暗中告了密。不过,陈陶遗从日本带回的枪支、炸药,在刚登陆上海时就由他的外甥蔡模秘密运到乡下去了,后蔡模听闻陈被捕的消息,立即将枪支炸药沉入黄浦江中。因此查无实据,端方将陈陶遗关押入狱。后南方名士多方奔走,最终请立宪派领袖张謇出面,向端方讨人情。不到一个月,陈陶遗就被释放了,这是陈陶遗与张謇最初的交往。但陈陶遗在狱中羁留的经历,使他感受到革命的艰辛,自此,他更置生死于度外了。出狱后,陈陶遗和挚友高朋痛饮三日,以诗明志曰:死别未成终有死,生还而后始无生。以此表达继续从事民主革命的决心和信心。

  主政江苏 勤政为民

  1911年10月10日,立宪派领袖、祖籍江苏常熟的清末状元张謇十分关心时政,他那天从武昌乘船东归,在江上见到了武昌起义的熊熊烈火。张謇急忙赶回老家后,连夜召集陈陶遗等人商议,起草奏章,敦请清政府尽早宣布立宪。到了12月下旬,张謇、陈陶遗等人再次秘密集会,商议江苏和平易帜之事。

  张謇知道陈陶遗是革命派,他作为立宪派代表,特意找来革命派代表陈陶遗商量,一是他非常欣赏陈陶遗,两年前他就曾在刀口下将他救出;二是随着各省接二连三地宣布独立,此时张謇已对清政府的态度有所动摇。最终,在张謇和陈陶遗的通力合作下,没费一枪一弹,江苏和平光复。

  而在江苏和平易帜之际,陈陶遗还是同盟会江苏省的首领。照其他独立省份的先例,江苏第一任都督应由他担任。但为了平息各方纷争,陈陶遗决定放弃都督职位。但放弃都督一职也绝非他一人之事。他要说服党内同志的强烈反对。最终,在他的斡旋下,事情得以圆满解决,江苏百姓也免于刀兵之灾。这是陈陶遗第一次让官。

  1914年之后,陈陶遗走上实业救国之路,和黄炎培等人在东北兴办实业。直到1925年,军阀混战、江苏百姓惨遭屠戮之际,才再度出山。这年下半年,陈陶遗参加兵灾善后会,驱逐盘踞江苏的军阀齐燮元。之后,奉系军阀杨宇霆接替齐燮元,依旧横行江苏,最终被五省联帅孙传芳击溃。孙传芳为收服人心,提出“苏人治苏”的口号。张謇和老派学者张一麐推举陈陶遗为江苏省长。

  陈陶遗自感张謇曾营救过他,不好再三推辞,勉强接下省长之职。这样一位名士出山,一些有才能的人纷纷来归。上任之先,陈陶遗和孙传芳约法五章:总司令不干涉民事;财政厅、民政厅全部使用江苏人;军方须确立军事预算,并规定在江苏省所能负担的数额之内,不得逾限;不得另立其他税收项目;军队驻扎之地,一切自备,勿向民众摊派。

  陈陶遗在主政江苏期间,他尽力维护地方治安;不轻易撤换下级官吏,重视农业,关心治螟;清理财政,偿还省县债务;废除若干苛捐杂税,减轻人民负担;从英美等驻沪领团手中收回自1911年就丢失的上海租界司法权等。但短短一年之后,北伐开始。陈陶遗劝孙传芳联合北伐军,不要再让江苏百姓身处战火之下。孙传芳不听。加之孙传芳不守信约,强加税捐。陈陶遗对孙传芳说:你不是江苏人,可以不顾一切蛮干;我是江苏人,如果江苏遭到战争的破坏,我有什么脸见江苏人!然而孙传芳顽固不化,不接受他的意见。陈陶遗在此情况下,委托厅长曾孟朴为代理省长,他自己悄悄离开了南京,挂冠而去。这一年里,陈陶遗该做的都做了。他留诗一首以怀念:“冒雪经霜又一年,伤心的事不堪言。而今幸得虚舟意,任彼风涛只晏然。”

  以文为友 南社骨干

  其实,陈陶遗早年就有“此生只愿做书生”的想法,他的性格中就有着“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洒脱和无羁。

  陈陶遗在松隐教书时,就以出众的书法享誉当地。他尤其看重文友情义。冯超然初到松江谋职,无亲无故,人地生疏,与陈陶遗接触后,两人即刻成为好友。他们与松江地区的诗朋文友如费龙丁、高吹万、王念慈、金仲白等,常在一起抨击时政,感叹世风,陈还常与冯、费一起出游地方名胜、文化古迹。冯超然与陈陶遗的相互投缘,在于两人有着共同的革命思想。

  1909年11月,南社在苏州虎丘举行第一次集会,陈陶遗成了南社的中坚分子。在南社成员中,他以足智多谋著称。南社作点将录时,他被称为智多星而在108将中排名第四,他和南社发起人之一的柳亚子一直保持着深厚的友谊,民国十五年(1926)某日,陈陶遗得悉孙传芳密令吴江县公署逮捕柳亚子,即派亲信星夜通报,使柳幸免于难。军阀混战时,柳亚子还曾到陈陶遗的松隐家中避难。再如在江苏省国会参众两院议员选举中,陈陶遗得票最多,但看到高天梅仅当选为候补议员,陈陶遗决计辞去议员,由高天梅递补,可见南社社员的友情之深。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