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程万:江西讨袁军前敌总指挥

辛亥革命网 2020-11-03 09:15 来源:民革中央 作者:韩树艺 查看:

彭程万,字凌霄,号克亮。江西贵溪人。日本陆地测量部修技所毕业。同盟会会员。武昌首义后,带领测量司学员参加南昌光复。历任江西都督、广东军政府顾问、江西省临时参议会议长等职。

  彭程万(1880—1978),字凌霄,号克亮。江西贵溪人。日本陆地测量部修技所毕业。同盟会会员。武昌首义后,带领测量司学员参加南昌光复。历任江西都督、广东军政府顾问、江西省临时参议会议长等职。南昌解放前夕,主张南昌为不设防城市。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民革中央团结委员、江西省政协委员、江西省人大特邀代表、江西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

  东渡日本 参加丈夫团

  彭程万1900年考取秀才后,在贵溪象山书院学习时事、新书及算学,眼界大开,耳目一新,痛感国力之衰弱,遂有弃文修武,自立图强之心。1903年进江西武备学堂,习步炮兵科。1905年东渡日本,入振武学校,后升入日本陆地测量部修技所,与李烈钧、黄郛为同窗好友。留日期间,彭程万追随孙中山先生加入同盟会,并参加了由黄兴在同盟会内发起的秘密组织——丈夫团。取义于《孟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用此标准,以团结革命军人,可无变节汉,无假公济私之徒混杂其间,更不至于随势力之消长,而盲从附会,或中途丧志也。丈夫团团员极少,仅有20余人(江西籍的仅有李烈钧、彭程万、俞应麓三个人),但成员们大都在辛亥革命中崭露头角。在辛亥光复、护法护国等运动中的主要领导人物中,丈夫团成员几乎占大半。

  任江西都督 顾全大局

  1907年,彭程万学成回国,任江西省测量司三角科科长,同时在测绘学堂执教。其时,彭程万领导的测绘司学员,俞应麓领导的测绘学堂(彭程万在该校执教),夏之麒领导的江西陆军小学,共有四五百人,都受过军事训练,官兵中有不少是富有革命思想的优秀青年。彭程万积极在学生和新军中宣传反清的民主思想,为武装起义积蓄力量。

   1911年10月23日,九江率先响应武昌起义,南昌随后而起。彭程万带领测量司学员并联络俞应麓的测绘学堂、夏之麒的陆军小学,以及南昌混成协新军酝酿起事。为防不测,清廷江西巡抚冯汝骙、兵备总办张季煜加紧防范布置:特令臬台张俭督师九江,剿办起义独立官兵;调上饶刘懋政巡防营兼程赶至南昌,监视城外新军和城内学生,并软禁混成协协统吴介璋。10月30日晚,新军蔡森等爬墙入城,陆军小学、测绘学堂和测量司学员一致配合,驱逐守城士兵,打开城门,起义人员迅速占领巡抚衙门和藩署等政府机关。是夜,奉巡抚之命赶来镇压起义的上饶刘懋政率营抵达南昌城郊。彭程万与俞应麓急速赶去,利用原先和他建立的关系,晓之以大义,最终使刘懋政率营向革命举义投诚。至此,巡抚冯汝骙已无力与革命军相抗。

  南昌光复后,彭程万和新军各部负责官长及起义的各校负责人在陆军小学开会,研究善后事宜,通电省内外,公告江西光复情况。派陆军小学、测绘学堂和测量司等起义学员在洗马池一带巡查,维持省会治安,推举吴介璋为江西省军政府都督。

  光复后的江西政局很不稳定,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四易都督。吴介璋在江西军界资望高,所部实力也雄厚,但因光复前被软禁,与已归顺革命的原兵备总办张季煜积怨很深。张季煜利用少数人挟旧恶势力与之对抗,对吴投函辱骂、恐吓等。接任五十五标标统的冯嗣鸿,原上饶巡防营的刘懋政,以及在南昌起义恃功的洪江会也热心参与倒吴活动。11月12日,江西混成协骑兵营排长邹恩灏在军政府会上报告称:“吴都督已离职不知去向,本会急需决定继任人选。我在武昌谒见黄克强先生,谈到江西光复后都督人选问题,提出彭程万为适当人选。黄克强先生同意,并发给印信,交我带回江西。”时与会人员均无异议。彭程万则誓死力辞,在场人认为吴介璋既已去职,省城局势不稳,力劝彭程万以大局为重。彭不得不当众宣明:“暂摄都督5日。于此5日内,紧速组织第三任都督。”

  时汉口战事紧张,黎元洪每天电催江西迅速出兵增援。彭程万随与冯嗣鸿商议,把五十五标补充成旅,开赴汉口。冯说:“五十五标如去援鄂,你的地位不稳固。”彭程万劝道:“武昌如果失守,江西就会跟着失败。现在是援助武昌要紧,你不要顾虑我个人的地位。”并发出通电,约全国各地援鄂部队由武昌统一指挥。云南蔡锷复电表示同意。

  不久清廷又派张勋反攻南京,徐固卿新军一师败退,南京迭电江西速派援兵。彭程万又把刘懋政巡防营补充后派出。两部出发前,彭均召集训话晓之义理,并予以充足弹药和开拔费。

  当时部分起义新军决定组织义勇队赴援,不解彭程万此举有改造旧营及缓和新、旧军之间的矛盾之意,遂对彭程万不满,酝酿“倒彭迎马”。彭程万原有去心,但见当时江西虽已独立,却因马毓宝督九江、胡谦领袁州(今宜春)、蔡锐霆据瑞临(今高安、临川)、黄金台占鄱阳,形成割据之势,乃于11月21日建议取消各地军政分府和分都督,并率先提请辞去江西都督,以此通电省内外。萍乡分都督胡谦复电说:“如因兵力不足而辞职,我即刻让五十四标官兵兼程赶到南昌支援你,望千万勿辞。”彭程万再三电释,并以身作则,共推马毓宝为第三任江西都督,彭程万、吴介璋被聘为高级顾问,江西政令始归于统一。

  马毓宝继任都督后,骄奢豪夺,政务废弛,不加约束,民怨沸腾。应江西各界之请,经孙中山批准,1912年3月19日,李烈钧接替马毓宝任第四任江西都督。

  谈到辛亥革命短期内江西四易都督,离不开当时的历史背景。辛亥革命期间涌现出来的头面人物,大致可分为两类:第一类是一批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而献身的同盟会的革命志士;第二类是被革命形势席卷进来的清政府军政人员。南昌光复前夜,彭程万与俞应麓夜闯刘懋政营说服他向革命投诚起义,说服不了就要掉脑袋的,此举只能是由同盟会员和丈夫团员主动担当。南昌光复后,冯汝骙宁死不肯当都督,吴介璋当了又躲起来,马毓宝是在九江同盟会员把他的辫子剪掉了后才下决心当都督的,这都是因为怕武昌起义失败而被杀头和诛九族的。当都督是块十分“烫手的山芋”,非同盟会员和走投无路的清军政人员是不敢接手的。

  其后,袁世凯意图瓦解江西革命势力,任命汪瑞闿为江西民政长,伺机攫取政权。李烈钧等坚决抵制,并荐彭程万出任,遭到袁世凯的抵制,李袁矛盾逐步升级。时南浔铁路公司拟向日本兴亚会社借款500万日元,并已拟定草约,由彭程万以南浔铁路总监身份,赴上海监督借款。日方代表见彭程万修改的草约,有损日方利益,乃贿送10万日元。彭程万当众说,“谢谢日方馈赠,我代表南浔公司收下”,但在草约方面寸步不让,使日方代表色惭不已。

  “二次革命”中任前敌总指挥

  彭程万同李烈钧全力支持孙中山讨伐袁世凯。1913年6月中旬,二人专程赴上海面见孙中山,筹商讨袁大计,决定在江西首举义旗。同年7月7日,李、彭潜回江西湖口,着手组建讨袁军,由李烈钧任江西讨袁军总司令,彭程万任前敌总指挥。7月9日,江西讨袁军发布讨袁檄文,打响了讨伐袁世凯的第一枪,即历史上有名的“二次革命”。

  首举讨袁义旗,非革命意志坚定者不能为也。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成立了,“皇帝推翻了,革命成功了”,这种思想认识在国民党员(辛亥后同盟会已改名为中国国民党)中普遍存在。不少国民党员当了都督、师长、国会议员等,地位变了,对袁世凯的威逼利诱也失去了原先的革命锐气。等到“宋案”发生,孙中山在上海召集南方各省国民党籍都督会议决定讨袁时,到会各省代表的态度和辛亥时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早已大不相同。彭程万在《江西光复和光复后的政局》中写道:“袁世凯派人刺杀宋教仁后,孙中山先生在上海召集各省都督开会。我和李烈钧一道参加。当时会上一致通过开展反袁斗争,但当孙先生征询谁来领导首先发难时,全场鸦雀无声,结果还是已经丢掉了都督职位的李烈钧出来担当这一工作,会议才算完满结束。散会出来时,与会各省都督跟在李烈钧后面,口里连说:‘只有协和先生,只有协和先生!’”

  李烈钧回到湖口后,领导了历史上有名的湖口起义。如果说辛亥时革命的对手是孤儿寡母(六岁的宣统和隆裕太后)和德不服众的摄政王载沣,那么讨袁时革命的对手则是枭雄袁世凯。他窃据了大总统的职位,成了国家元首,手握北洋陆海军和全国政治经济大权,对顺从他的人,加官晋爵,对不听他话的人,则刀兵进逼。江西都督府不吃他这一套,据记载: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后,为了消灭南方共和势力,他向国际银行团筹商善后大借款,1912年5月9日,李烈钧通电公开反对该项借款。袁世凯为了削弱南方各省国民党籍都督的权力,决定实行“军民分治”,7月22日李烈钧再次发出反对中央集权的通电。另一方面,李烈钧打电报恭请孙中山先生到江西来指导工作,并电令在上海购置军火的俞应麓陪同孙先生于10月25日驾临南昌。孙先生在赣期间,李烈钧除安排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外,并安排了隆重的阅兵式,请孙先生阅兵并训话。

  湖口起义充分表现了李烈钧、彭程万、俞应麓三位江西籍丈夫团成员的大丈夫精神。

  护法运动任赣军总司令 转战各地

  湖口起义失败后,彭程万亡命海外,辗转于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同李烈钧、黄郛等在海外继续开展反袁斗争。1914年彭程万参加欧事研究会,受命在华侨中宣传革命,筹款并购买军火以援助讨袁斗争。

  1915年李烈钧潜回云南,率护国第二军出贵州、广西,打到广东肇庆时,彭程万结束海外事务,赶回参加讨袁战斗,任肇庆讨袁军司令部顾问。

  1917年9月1日,孙中山在广州成立中华民国军政府,任海陆军大元帅,率师北伐。12月8日彭程万任护法军政大元帅府参谋长。1918年5月,广州军政府改组为总裁制,设七总裁,岑春煊任主席总裁,彭任军政府顾问,旋任琼崖督办,开发海南。时日本在台湾总督明石欲染指海南,几次派人联系,并许以各种好处。彭不顾岑春煊的极力怂恿,严厉拒绝。后返回广州军政府任赣军总司令。

  1921年4月,孙中山在广州任非常大总统,7月命粤、赣、滇、黔各军讨伐岑春煊与广西陆荣廷的联合势力。彭程万率两个梯团在广东连县一举击破了桂军一个旅,俘虏了该旅旅长,到达桂林与李烈钧率领的滇军汇合。12月孙中山抵桂林,成立北伐军大本营,部署北伐。时彭程万率赣军、许崇智率粤军、朱培德率滇军、谷正伦率黔军,声势浩大,开赴前线。1922年6月北伐军经南雄,出大庾,兵临赣州城下,彭程万率第一旅李明扬,第二旅赖世璜与胡谦之别动队,会同滇军朱培德部向中路挺进,与北洋军岳兆麟、周荫人部血肉相搏,苦战十余日,于6月18日晨攻入赣州城。

  陈炯明于6月16日在广州叛变后,在赣各军决定回师讨贼,北洋军蔡成勋师乘机入赣,旧桂系沈鸿英部从赣西窜入,援粤各军相继失利。其时,彭程万部的赖世璜率部也开往广东投向陈炯明,彭遂去职离军赴上海。

  彭程万在上海闲住时,国民党上海总部派他以回乡扫墓之名去南昌,策反吴佩孚在江西的督军方本仁。因消息走漏,吴电令方本仁将彭程万扣留。适吴佩孚的高级参谋蓝军恒(湖北广济人)到昌,因其辛亥后与彭程万亦有过从,遂建议由他押彭去武汉。行至九江将彭释放,并替彭买船票回上海。

  1925年3月孙中山逝世,彭程万到北京参加丧礼,遇见黄郛,经其介绍,到冯玉祥西北督办作客经年,后返沪。

  1949年解放前夕,彭程万与伍毓瑞、龚师曾、杨赓笙等“江西八老”主张南昌为不设防城市,触怒了国民党江西省主席方天,把他们胁迫到赣州,险遭不测。

  新中国成立后,彭程万一度病困于上海李烈钧家中。董必武、林伯渠获悉后,亲自致函江西省党政领导人邵式平和陈正人,要他们给予生活上的照顾。后彭程万应邀回江西,先后任省人大特邀代表、省政协委员、省参事室参事等职。

  主要参考文献:

  彭程万《江西光复和光复后的政局》,《辛亥革命回忆录》第4辑,中华书局,1963年。

  《江西近现代人物传稿》第1辑,海南人民出版社,1989年。

  《贵溪县志》,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6年。

  《中国国民党百年人物全书》,团结出版社,2005年。

  彭立生《“丈夫团”和她的三个江西籍团员》,《江西民革》2008年第3期。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