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瑾与长沙

辛亥革命网 2019-10-25 15:06 来源:文史拾遗 作者:陈先枢 查看:

1896年秋瑾听从父母之命嫁给长沙府湘乡县荷叶镇神冲村(今属双峰县)的富绅子弟王廷钧。而早在1893年,17岁的秋瑾就随父来到了长沙。

秋瑾男装照

  辛亥女杰秋瑾(1875-1907)系浙江绍兴人,却是湖南的媳妇。1904年,秋瑾只身东渡日本,次年加入同盟会。1907年7月,秋瑾在浙、皖举行反清起义,因叛徒告密而被捕,15日被清廷杀害于绍兴轩亭口,年仅31岁。 不幸的是,秋瑾的被杀也与长沙人有关。办案大员之一乃是时任浙江候补道的长沙府湘乡人陈国栋。辛亥革命后,湖南同盟会王时泽等人为了表示对陈国栋的痛恨和对秋瑾的悼念,特呈请湖南都督府批准,将陈国栋之父、湘军将领陈湜在长沙黄泥街双鸿里的私祠改建为秋女烈士祠。自立会烈士林圭的遗孀林徐守圭曾任秋女烈士祠的管理员。祠堂位于原25号,时称“孟庄”。20世纪中叶后曾为长沙市花鼓戏剧团所使用,20世纪末被拆除。2006年长沙市政府将秋女烈士祠遗址列为“长沙著名历史文化遗址”。2018年双鸿里老街作为“棚改区”被拆除。

秋女烈士祠故址双鸿里

  1896年秋瑾听从父母之命嫁给长沙府湘乡县荷叶镇神冲村(今属双峰县)的富绅子弟王廷钧。而早在1893年,17岁的秋瑾就随父来到了长沙。其时秋瑾的父亲秋寿南随浙江余姚人、调任湖南巡抚邵友濂赴湘候补,秋瑾随父入湘。候补期间居长沙,据秋瑾曾孙女王学东说是住在柑子园一带,其宅院系秋瑾奶奶浙江俞氏家族在长沙的产业。秋瑾在长沙居住时,结识了一批青年女友。她们游历湘江两岸城郭、乡村、古道,行吟岳阳楼、屈子祠、贾谊宅、定王台等名胜。秋瑾从中读出了历史的沧桑和民间的疾苦。她拜谒贾谊故宅归来,心潮难平,赋诗道:

  贾谊祠前载酒回,新声才赋管弦催。

  他年书勒燕然石,应有风云绕笔来。

  1895年清明节前一天,几位女青年相约第二天去郊外踏青。晚妆时,秋瑾打点好翌日踏青的衣装,作《相见欢》云:

  因书抛却金针,笑相评。忘了窗前红日已西沉。 青衫薄,掩帘蟆,晚妆新。踏青明日女伴约邻人。

  第二天,秋瑾穿上凤头布鞋和绣花棉袄,与吴季芝、陈阕生、曾筱石等携手郊游,一路小桥流水,落红无数,黄鹂声声,芳草萋萋。秋瑾与女友尽情嬉戏,近黄昏才依依不舍回到家中,乘兴写下《踏青记事》诗四首:

  女邻寄到踏青书,来日晴明定不虚。

  妆物隔宵齐打点,凤头鞋子绣罗襦。

  

  曲径珊珊芳草茸,相携同过小桥东。

  一湾流水无情甚,不送愁红送落红。

  

  柳阴深处啭黄鹂,芳草萋萋绿满堤。

  笑指谁家楼阁好,珠帘斜卷海棠枝。

  

  西郊也为踏青来,携手花间笑语才。

  昨日卿经贾傅宅,今朝侬上定王台。

  秋瑾与王廷钧成婚的媒人是曾国藩的长孙曾广钧。秋寿南先被签发到常德县厘金局。旋又由常德调任湘乡、湘潭厘金局总办,秋瑾便与自己的哥嫂妹妹随着父亲、生母、庶母一道来到湘潭。在这里,秋瑾遇到了父亲刚交往的曾广钧。秋瑾从其学习诗词、书法,称其为“伋师”,两人多有唱和。由于这层师徒关系,由曾广钧作媒,秋寿南做主,将秋瑾许配给王黻臣的三儿子王廷钧。1896年5月17日,秋瑾与王廷钧在湘潭十八总顺泰栈举行了婚礼。

  这一年,秋瑾21岁,大王廷钧两岁。王家是湘潭著名的富户,拥良田万亩,并开有多处当铺,有“百万富翁”之称。

  婚后,秋瑾一边协助王廷钧经营当铺、张罗家务,一边琴诗书画、练拳习武。夫妻常切磋学艺,育有一子一女,还算和谐。

  1903年,秋瑾随夫赴京定居,此前已萌生革命思想,与丈夫王廷钧经常发生冲突,写下《古意》一诗,自称为“弃妇”。诗云:

  金屋无人见泪痕,坠欢如梦黯销魂。

  秋风一夕捐纨扇,雪落人间弃妇恩。

  1904年4月,秋瑾下定决心,离开夫家,只身东渡日本,从此迈出了人生道路上的关键一步。秋瑾出走后,丈夫即带着儿女回湘乡了。1906年秋,为联络光复会、洪门会以及策划起义事宜,秋瑾由日本回到上海。1907年初,她女扮男装,潜往长沙,住在朋友王时泽母亲的家里,人们都称她为“秋伯伯”。

王时泽

  王时泽(1886-1962),长沙人,1904年王时泽赴日本弘文学院留学,与杨昌济、田星六等同学。同年秋瑾也赴日本留学,在湖南同乡会的集会上与王时泽结识,从此以姐弟相称。秋瑾归国后,从上海给王时泽寄去一信,即收入《秋瑾集》的《致王时泽书》。信中表示:“且光复之事,不可一日缓,而男子之死于谋光复者,则自唐才常以后,若沈荩、史坚如、吴樾诸君子,不乏其人,而女子则无闻焉,亦吾女界之羞也。愿与诸君交勉之。”落款是“兄竞雄顿白”。秋瑾就义后,王时泽撰挽联曰:

  秋雨秋风,女豪杰为国殉难;

  新元新纪,革命党立庙昭忠。

  秋瑾与王时泽的母亲王勚也交情甚厚,原来王勚也在日本留学,在东京实践女校女子师范工艺速成科与秋瑾同班。1906年夏天,王勚从实践女校毕业,回到长沙,家住通泰街忠信园。秋瑾在长沙想念子女,曾去湘乡王廷钧家看望子女。王时泽讲,秋瑾去湘乡,往返经过长沙,都住在他母亲家。秋瑾在长沙有时也住在妹妹秋珵家,妹夫王价尧在长沙开钱庄。

  秋瑾回到离开四年的湘乡,王家盛情接待,希望夫妻破镜重圆,但又不想让她再次出走。秋瑾借口出去看戏,从后门溜出,沿湘江乘船而去。秋瑾此次的湘乡之行,便是她与王家的诀别。

  秋瑾遇难后,王家为其善后尽了夫家的责任。秋瑾就义后的第二年,即1909年,王廷钧因思念过度,悲痛欲绝,不幸早逝,葬湘潭昭山附近。王家按照王廷钧遗嘱,在秋瑾好友王时泽、唐群英等的支持下,年仅13岁的秋瑾之子王沅德,带了两个佣人来到绍兴秋家,把秋瑾灵柩运到湘潭昭山附近,拟与王廷钧合葬。但绍兴秋家不同意合葬。当双方争执不下之际,有人提出第三种方案,即迁葬长沙岳麓山。于是,1912年7月秋瑾灵柩从湘潭昭山迁移到了长沙岳麓山。长沙人郑泽还在报上发表《为秋瑾女士改葬麓山公启》,宣布“爰拟令辰,迁之岳麓”。秋瑾灵柩迁葬长沙岳麓山后,湘浙争灵仍在继续。最终于1913年7月15日,在秋瑾就义6周年纪念日,烈士灵柩安葬在杭州西湖西泠桥畔。

  辛亥革命后,王时泽将他保存的烈士诗文稿编为《秋女烈士遗稿》,以长沙秋瑾烈士纪念委员会名义出版。还撰写了《秋女烈士瑾传》,置于卷首。1955年,王时泽被聘为湖南省文史馆馆员,并把《秋女烈士遗稿》捐赠给湖南省博物馆,而秋瑾之子王沅德则任湖南省文史馆秘书。(作者为湖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