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士槐:殉身革命亦天也

辛亥革命网 2019-09-24 09:09 来源:海南周刊 作者:张远之 查看:

赵士槐将军是最早东渡日本军事院校学习的海南人,是孙中山先生的忠实追随者,也是张云逸将军参加辛亥革命的引路人。

  赵士槐将军是最早东渡日本军事院校学习的海南人,是孙中山先生的忠实追随者,也是张云逸将军参加辛亥革命的引路人。

  赵士槐(1883-1921),又名赵孟乔,字赞谟,号雅斋,文昌头苑镇横山村人。广东武备学堂、日本振武学校及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步科毕业。早年参加中国同盟会,随同孙中山组织革命活动。曾任广西陆军混成旅步兵协军校、新兵营提调。辛亥革命后,在总统府辅佐孙中山筹办扩充军队,培训干部。先后任国民党广东督练公所委员、都督府人事科长、都督府参谋、陆军司副司长、陆军司总务科长会办、广东军务厅军事科长、陆军部谘议、琼崖安抚使、广东讲武堂提调督军署属官研究所监督、北江滇军讲武分校教官、第三路军司令部少将参谋长等职。1921年9月6日遇害。孙中山大总统明令追赠中将,按中将阵亡例议恤,入祀广东陆军忠烈祠。

  赵士槐将军1883年出生在海南文昌县头苑镇横山村。他毕业于广东武备学堂,后被选拔到日本振武、士官等军事院校学习。他是孙中山先生的忠实追随者,早年参加了同盟会,和孙中山一起组织革命活动,为推翻满清封建王朝,建立民国做出了贡献,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

  慧眼识才,鼓励张云逸从军

  我的父亲张云逸在世时曾多次对我们说,他因家庭贫困,只在头苑张氏祠堂读了几年私塾,12岁便离家投奔同乡横山村赵士槐先生到广州谋生。他的这段往事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但当时对赵士槐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我们并不了解。退休后我和老伴王婷常住海南,我们抱着强烈的愿望走访家乡父老,深入了解父亲是怎样由一个贫困农民的孩子走上革命道路,成为开国大将、革命军事家。我们得知赵士槐将军是他的恩师,是他参加辛亥革命的引路人。

  乡亲们都说父亲从小聪明好学,干活勤快,尊老爱幼,为人谦和,颇为四邻亲朋夸赞。但因家庭贫穷使他不得不辍学在家务农,以帮补家用。父亲的四叔张景起当时是个邮差,整天走乡串户,熟人很多。他不忍心看着天资聪颖的侄子埋没在农村,便把他领到邻村赵士槐家,请求赵先生把他带到广州,找条出路。父亲当时才12岁,个子矮小,他到赵家后一边学习,一边做勤务。勤奋好学的父亲深得赵先生的关爱和教诲。1908年,在赵先生的鼓励下,16岁的张云逸以优异成绩考入黄埔陆军小学第四期,并在军校秘密加入同盟会。

  接管琼崖,血战海口府城

  民国初建,孙中山委派赵士槐任琼崖巡抚使,接管琼崖政权。赵士槐率领同盟会琼崖支部成员张云逸、陈策、梁秉枢、陈侠农、徐成章、徐天柄、云茂伦、周成梅、吴伯、陈光辉、陈导沧等人武力攻打府城,欲强行接管,清除清朝残余。但因府城镇台的清军早有准备,拼命顽抗。经过激战,赵士槐的部队终因寡不敌众,攻克无望而撤退。

  接管琼崖受阻后,赵士槐奉命调回广州,继续从事培养军事人才的教育工作。他的学生遍布粤军、桂军、和滇军,后来不少人成为高级将领,张云逸便是他的得意门生之一,所以父亲一直称赵士槐为恩师。

  只身赴桂,谈判途中遭毒手

  1921年7月,孙中山大总统任命赵士槐为第三路军司令部少将参谋,随第三路军司令陈炯明前往广西平叛,讨伐谭浩明、陈炳昆叛军。粤军势不可挡,8月攻克桂林、柳州、浔州、梧州、平乐、玉林、南宁等地。8月中旬,两广巡关使陆荣廷为缓和粤军攻势,派败将黄培清向陈炯明假投降。陈炯明派赵士槐去和降军谈判。陈对赵说,桂军中有你很多学生,你是师长,德高望重,你可去劝降他们。其实,陈炯明早已背叛孙中山,他对孙中山任命赵士槐为第三路军司令部少将参谋心怀不满,想借机除掉赵。赵士槐出于公心,服从军令,毫无惧色,仅带随从卫兵一人,于8月28目前往龙州谈判劝降。此时,陈炯明却密令桂军敌将韩彩凤将赵杀害于途中。

  当时正在桂军的张云逸闻讯后,义愤填膺,他责问韩彩风说:“赵先生是你我的老师,如今要恩将仇报,你的良心说得过吗?”韩矢口否认此事。张云逸不放心,他想:赵将军是我的教官、同乡和恩人,而且是孙中山先生的得力助手,我舍命也要救他。一定要把他截住,叫他回去,勿上陈炯明的当。他果然截住了赵士槐所乘的船只,向赵透露陈炯明、陆荣廷、韩彩风互相勾结,意欲将其杀害之事,劝赵将军回去,以免遭毒手。赵将军毫无畏色地说:“吾所为不惮艰险,只身入虎穴者,从以为民耳,起济,则民之福,天也;不济,则殉以身,亦天也。吾知书审大义,出入兵间20年,岂畏死辱命者乎?”张云逸无奈,遂带兵前后保护,直到谈判结束。张云逸在确认沿途安全之后,于9月初才和赵士槐依依不舍地告别。不料刚分别不久,就传来赵将军9月6日在广西龙州被暗杀的消息。张云逸带兵到处搜查,却未能找到赵将军的遗体。

  赵士槐将军的长女赵美施在1987年6月15日的口述记录上说:“9月30日粤军攻下龙州后,云逸将详情转告赵公的外甥林少波,少波和云逸是‘老同’(同学、同年、同月生),当时在粤军工作。林去电陈炯明司令,末覆。又电告大总统孙中山。孙中山大总统电令:‘林少波部同桂军张云逸部即地搜寻赵将军尸体。’直到10月12曰,才在一老者指引下,寻见了赵士槐的尸体。老人说,他发现一具头戴五星帽的军人尸体后,将其藏在小树丛中,用茅草盖住。”将军遇害36天之久,虽经风吹雨淋,尸体仍完好无损,实属人间奇迹。赵士槐遇难时年仅39岁。

  魂归故里,悼赠中将军衔

  孙中山大总统闻悉赵士槐不幸遇难,悼赠赵士槐陆军中将衔,给治丧费两千银元,令举行盛大追悼会公祭,照中将阵亡例议恤入祀广东陆军忠烈祠。生前事迹付国史馆立传。广西省长马君武复就殉难处立碑,勒其事,以告来者。

  赵士槐的孙辈告诉我们,赵将军的遗体1921年秋用海军舰艇运回海南文昌清澜港,再转运至故里横山村墓地入土安葬。

  在文昌横山村,赵士槐的墓前依然矗立着当年的石碑,碑文为1927年国民革命军粤军第四师师长魏邦屏所撰写。80余年风吹日晒雨淋,墓碑上镌刻的墓志铭字迹仍清晰可见,记录着赵士槐将军不同寻常的一生。

  (本文作者为张云逸大将之子)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