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镇冰廉洁勤政轶事

辛亥革命网 2019-04-11 09:03 来源:团结报 作者:刘永加 查看:

萨镇冰,字鼎铭,他毕业于马尾船政学堂,曾任海军总长、福建省长,还曾代理过国务总理,是近代著名的海军将领,但萨镇冰从不摆官架子,生活俭朴勤政廉洁,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敬仰。

  3月30日是近代海军名将萨镇冰诞辰160周年纪念日。萨镇冰(1859—1952),字鼎铭,出生于福州。他毕业于马尾船政学堂,曾任海军总长、福建省长,还曾代理过国务总理,是近代著名的海军将领,可谓位高权重。但萨镇冰从不摆官架子,生活俭朴勤政廉洁,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敬仰。

  无私

  1872年,萨镇冰从马尾船政学堂驾驶班毕业,当时他的成绩是全班第一。1880年,他从英国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毕业回国后,受同学严复的邀请,在天津水师学堂管轮学堂任教习。教学中,他常常告诫学生:“军人是不能贪图安逸的。”其实,这也正是他的人生信条。

  后来萨镇冰在海军的职位不断上升,直至担任海军总长多年,他位高俸厚,不置私产,但是用在军舰上,他却从不吝啬。他做舰长时,常用私款修理公物、军械,或周济困难部属,因此得到舰中将士的敬重。有一次,舰上练习打靶,枪炮手不慎,把一尊船边的炮膛划伤,萨镇冰捐出自己的月饷作为损坏的补偿。

  萨镇冰先后留学英国、考察欧美各国海军,因此结识不少外国海军界人士,每当外方海军将领访问中国,他们都会借着来访的机会探视萨镇冰,并赠送一些礼品,萨镇冰也会予以回报。萨镇冰一向廉洁从政,没有好东西回赠,他就用普陀山的醋鳖回赠友人,他觉着比较合适。醋鳖这种东西很奇特,形小如鳖,静止时似无生命,其实是处于睡眠状态。如将其投入醋中,即会活动起来。醋鳖可作药用。

  1932年间,萨镇冰乘“永健”号军舰返闽,驶近浙江洋面时,突然他令船长转舵进入普陀山寄锚一天,让官兵登岸游览,并嘱二副传话,每人回舰时必须带回五只醋鳖。士兵不解其意,只好唯唯听命。当时,普陀山海滩有很多醋鳖,寻找不难,街上小摊也有卖醋鳖的,价格便宜,每只不过几分钱。到了晚上,回舰的士兵陆续交来几百只醋鳖,萨镇冰命拣大小一样的分装小瓶。大家很好奇,就问他作何使用,他才说是自己准备作为回敬外国海军将领的礼品。

  萨镇冰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时间观念强,不论开会或赴宴必按时到达。如有人请他吃饭,他总是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五分钟到达主人门前,站在那里等到准时才进去。官场中宴会多很拖拉,主人只得向萨镇冰赔礼道歉。因此,“萨军门谨守时刻”的名声,多为人知道。因为他曾任广东水师提督,所以大家称他为“萨军门”。时间长了,大家养成一个习惯,凡遇到宴会时,必先问有无“萨军门”在座,有则必准时到达。当时北京官场中有“军门宴”之称,指的就是准时的宴会。

  赈灾

  萨镇冰在任福建省省长期间,曾经拓宽了福州马房巷以利交通。因其有“肃威上将军”头衔,故该路被命名为“肃威路”。不仅如此,他还在赈灾、架桥、修路等方面,积极为百姓办实事。

  1926年9月,北伐军东路军入闽,盘踞在福建的北洋军阀节节败退,其第一师张毅的部队在峡兜溃不成军,残部退守福州南郊南港瓜山一带,这个兵痞出身的小军阀把打败仗的怨气和仇恨都发泄到当地民众身上,他们所到之处,杀人放火,奸淫抢夺,无恶不作,南港九十三乡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萨镇冰闻此惨状,深感悲愤,他不顾年迈体弱,多次徒步奔赴南港了解情况,成立了“福州战后救济会”,首期筹资六万余元。不久,萨镇冰又发起“南港兵灾善后会”,亲自致函海外华侨、外国友人,再次筹资十余万元。有了善款,他帮助重建东厝街(今南通街)、灾民住房和店铺,并用方整石块铺筑长约两百米的宽敞街道,路两旁栽植了数十棵龙眼树,他还发动盖起了十几幢公寓式双层连片木瓦房,使灾民得到了很好的安顿。

  刚到灾区时,没有住处,萨镇冰就雇了一艘夹板船,停泊江上,只带了一个老仆相伴,在船上住了好几个月。当时正值隆冬季节,他看到江两边南通镇苏板、洲头两村的过往行人,由于没有桥,一旦遭逢落潮,便只能涉水过江,刺骨的寒冷,老百姓的脚都冻得红肿。萨镇冰内心十分难过,为了使百姓免受涉江之苦,他用筹集到的救灾余款在这两个村之间建造了一座桥。竣工之日,他亲自题写了一首《咏桥》诗刻在桥栏上:“回忆当年涉病时,寒天没胫剧堪悲。桥成今日诸无苦,来往行人险化夷。”当时村民计划取名“萨公桥”,但萨镇冰坚决不同意,建议取两村的首字,就叫“苏洲桥”。乡民为了感念他的爱心,在桥头建了萨公长寿亭。

  1928年农历二月又发生了土匪攻打四都濂坑村事件。濂坑是个行政大村,全村皆为王姓,这次遭遇土匪洗劫,顷刻间变成一座人间地狱,被焚烧房屋及店铺四十七座,惨死二十一人,伤者十余人,又有多人被俘。金银细软、图书古籍、房产契约被掠夺者不计其数,损失惨重。从事赈灾工作的萨镇冰对此非常关注,立即带人来到这里勘灾,目睹了濂坑灾民流离失所、哀鸿遍野的悲惨景象。他返回省城以后,积极奔走,向省内外募得赈款八千余元,给濂坑盖了三座大房子,安顿了三十多户灾民。还为村里修筑了一座碉堡,作为防御工事之用。不久,又为灾民减免田赋,并准予补做田产房屋契约。最后,还追赠二十一位守村抗击土匪的殉难者为烈士称号。得到萨镇冰如此无微不至的关心,使濂坑百姓感激不已。后来王氏族人王克堤专门撰写了《萨公颂》:“雁门长者,相貌堂皇。才储军政,绩著闽疆。清廉博爱,举国称扬。久司赈务,流泽孔长。濂坑被匪,蒙示周行。赈灾防患,筑堡建房。生资存活,殁获允臧。丰功伟德,百世流芳。”字里行间,表达了他们无尽的遐思和敬仰之情。

  清廉

  萨镇冰平生不仅自己崇尚简朴,清廉自持,而且还能够以身作则,用严于律己的实际行动,影响和带动家人。萨镇冰是当时萨氏家族中职位最高的人,但他从不任用亲属、提携裙带。在他掌管海军大权的时候,总有亲戚远道来投奔,他都是酌情给些回去的路费和做小本生意的本钱,劝他们回去。每次他都是这样解释:“你们没有受过海上训练,不能占海军人员的位置。”久而久之,萨家人也就不再指望这个居高位的古怪亲戚了。

  萨镇冰的儿子萨福均,曾任青岛铁路管理局局长。一次,萨福均要接父亲萨镇冰来青岛小住几天。按照当时铁路方面的规定,路局委员以上的干部外出,都在快车后面附挂“包车”。萨镇冰不仅是局长的父亲,同时也是政府要员,接待规格当然非常高。当萨镇冰听说儿子要派包车来接他时,被他严词拒绝了,决定自己坐快车来青岛。萨镇冰在大港站就下车了,坐人力车住进了一个普通旅馆,这才打电话叫萨福均到旅馆来看他。老将军动情地对儿子说:“此次来青岛,纯系私人行为,就是想看看青岛的风光和孙子孙女。我外出一向是轻车简从的,不喜欢迎来送往。而你却这样兴师动众,摆阔气来欢迎我,是绝对不应该的。居官要清廉,生活要俭朴,这是包括你我在内的每一个公职人员都应该遵守的信条。”萨福均被教育的口服心服,表示一定按父亲的要求去做。后来,萨镇冰在青岛住了一阵子,可是接风洗尘的太多,本来想在海边静养几天的愿望无法实现,他就悄悄地离开了青岛。

  萨镇冰一生担任过多个要职,但是始终保有军人风骨和他的俭朴廉洁的风范。由于萨镇冰生活俭朴,任海军总长时,隆冬时节,除在正式场合着上将的官服外,公余仍是一件破棉袄披身。北洋政府感到这和他的官阶太不相称,就花了千金为他特购了一件名贵的貂皮袍。萨镇冰却把这件推辞不掉的皮袍给卖了,换回80多件棉衣,充当赈灾衣物送给灾民。他在当福建当省长时,就搬了张床睡在办公室里,吃住都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谁来看了都心疼,他却说他带兵打仗时就是这样,习惯了。萨镇冰去世后,老朋友谢葆璋的女儿冰心曾专门撰文怀念他,在文章里称他为“平民省长”。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