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松坡在日本

辛亥革命网 2018-09-17 09:15 来源:湖南文史资料选辑 作者:陈新宪 查看:

蔡松坡曾一生五次赴日本。

蔡锷

  蔡松坡曾一生五次赴日本。

  第一次是一八九九年(光绪二十五年)应梁启超之招,入东京大同高等学校学习日文。随后又改入横滨东亚商业学校,加入唐才常等所组织的自立会。次年,随唐才常等十九人回国,谋于武汉起事,未果。

  第二次是唐才常等在汉口举事失败后,他改名赴日,又应梁启超之招,入《新民丛报》馆任编辑,笔名奋翮生,又名击椎生,以写作、翻译维持生活。《军国民篇》就是这时期写的。一九○一年入东京成城学校,次年与黄兴、蓝天蔚等组织拒俄义勇队(后易名军国民教育会),名为拒俄,实则进行反清革命。随后考入日本士官学校,以士官候补生入高桥骑兵联队实习。实习期满后,入士官学校第三期骑兵科学习。一九○四年毕业回国,任江西材官学校监督。

  第三次赴日是一九○四年十一月,十二月即回国,返湖南邵阳省亲。

  第四次是—九—五年十二月,蔡松坡为反对袁世凯称帝,易服更名,离开北京潜赴日本,这次由门司易船密赴横滨,嘱石陶钧携其行李赴别府,伪作就医模样。并间日写一书信给袁世凯的亲信,用以迷惑袁的注意力。实则早已取道香港赴支南,袁贼得知后谋在途中阻击,亦未遂。

  第五次是一九一六年率护国军讨袁胜利,因积劳成疾,于九月间偕潘夫人及石陶钧等赴日就医。十一月初,在福冈医院得知黄兴在上海逝世,于病榻亲撰挽联云:“以勇健开国,而宁静持身,贯彻实行,是能创作一生者;曾送我海上,忽哭君天涯,惊起挥泪,难为卧病九州人。”此乃蔡松坡绝笔,可谓英雄哭英雄。十一月八日,蔡亦相继病逝于福冈医院。翌年四月,国葬于长沙岳麓山,荣哀极一时之盛。孙中山先生亲撰挽联云:“平生慷慨班都护。万里间关马伏波。”

  回忆三十年代,我在东京早稻田大学学习时,常至高田马场附近月印精舍与湘籍友人相叙。月印精舍的主人,是一对因反封建而自由结合的老夫妇。他俩常向我谈起过去的遭遇:男的宁愿抛弃贵族家庭巨额财产继承权,冲破封建藩篱,与一个青年下女结婚。婚后生活困难,因结识湖南留日学生黄兴、蔡松坡等人,在他们的支援下另营新居,成立一个小家庭于高桥马场至早稻田之间,据说是樊锥为之命名“月印精舍”的。此后,主人便将多余的房间专租给湖南留日学生住宿,以所得收入维持生活。他俩喜欢对我们湖南留日学生讲黄、蔡两公留东轶事,还珍藏有两公的照片和书札,以作纪念。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