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瑾遗骸停厝湘潭昭山的前后经过

辛亥革命网 2017-06-23 14:01 来源:铁路职工网上家园 作者:张作奇 查看:

辛亥革命著名烈士秋瑾于1907年7月15日在绍兴英勇就义。秋瑾遇难后,由于诸多原因,九迁遗骸,最终葬西湖西泠桥东边。至此,为中华民族壮烈牺牲的女革命家、女英雄秋瑾终与岳武穆、于忠

  辛亥革命著名烈士秋瑾于1907年7月15日(农历六月初六)在绍兴英勇就义。秋瑾遇难后,由于诸多原因,九迁遗骸,在停厝湘潭昭山前有四次,之后又有四次。九次分别为:蒿葬卧龙山,二迁严家潭,三葬杭州西湖,四迁回绍兴,五停厝湘潭昭山,六迁长沙岳麓山,七复葬西湖西泠桥畔,八迁杭州南天竺,九葬西湖西泠桥东边。至此,为中华民族壮烈牺牲的女革命家、女英雄秋瑾终与岳武穆、于忠肃、张煌言并峙湖山,名垂青史,供后人凭吊。

  鉴湖女侠 湘潭媳妇

  秋瑾祖籍浙江绍兴,1875年生于福建厦门。据《秋瑾传》记载,1893年,瑾父秋寿南随湖南巡抚邵友濂赴湘候补,18岁的秋瑾随父入湘。秋寿南先被签发到常德县厘金局,随即调任湘乡县厘金局主管。至此秋瑾一家定居湘潭。1896年与湘乡富绅子弟王廷钧结婚。又据《秋瑾传》,王廷钧,原名昭兰,谱名廷钧,字子芳,号纯馨,比秋瑾小2岁。秋瑾之弟秋宗章曾撰文回忆:“姊婿廷钧,字子芳,行次最幼,美丰姿,状貌如妇人女子,第质美弗学,论其造诣,远不如我姊。”王廷钧的祖父王宝田世居湖南湘乡荷叶塘神冲老铺子,曾随曾国藩“打开南京发横财”,在镇压太平天国时发迹,除了在神冲置田几百亩外,还在湘潭、株洲、汉口等地开有钱庄和当铺。王宝田死后,王廷钧的父辈三兄弟分家,王黼臣得到一份可观的财产,加上经商得法,很快富甲一方。王廷钧早年就读长沙岳麓书院,18岁那年托乡绅李润生作伐,娶秋瑾为妻。秋瑾成了王黼臣三儿媳,公婆给她的见面礼就是湘潭城内由义巷的“义源当铺”。

  秋瑾在于1895年至1903年在湘潭居住整整8年,主要在“义源当铺”度过,并生育一男一女。在这里,她一边哺育儿女,一边习剑练武,同时还写过许多反映自己对封建包办婚姻不满,忧时愤世的诗篇。如《咏琴》:“手抱绿绮来,七弦发清响,但恐所好殊,不遇知音赏。”《谢道韫》“咏絮辞何敏,清才扫俗氛。可怜谢道韫,不嫁鲍参军。”《踏青记》:“曲经珊珊芳草茸、相携同过小桥东。一湾流水无情甚,不送愁情送落红。”《杞人忧》诗:“幽燕烽火几时休,闻道中洋战未收,膝室空怀忧国恨,谁将巾帼易兜鍪。”

  王廷钧通过父亲与曾国藩的姻亲关系,捐了个户部主事和户部郎中的京官。1900年,王廷钧夫妇携带沅德从荷叶起程,绕道上海赴京。随后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清廷腐败无能,屈膝求和,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以求得苟且偷安。为避战祸,夫妻只得回到湘乡荷叶塘。1903年秋瑾随丈夫第二次赴京,这时秋瑾已有了两个孩子,儿子王沅德,女儿王灿芝。她目睹了帝国主义列强在中国的领土上的丑恶行径,百姓所受苦难,更加激起了她满腔义愤,恨不得立刻跃马横刀,效命疆场,以身报国,曾写道:“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

  1904年,秋瑾毅然东渡日本,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在日本结识了刘道一等一大批革命志士,于1905年9月加入同盟会,被推为同盟会浙江分会会长。1906年返回祖国,次年元月在上海创办《中国女报》发表了许多革命文章与诗作,为中国妇女解放运动奔走呼号,成为我国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1907年春末,秋瑾为“光复军”筹款,回到湘潭劝捐,并到王宅看望子女。不久再回绍兴大通学堂主持教务,并以此为据点,联络浙江、安徽等地的革命力量,决定在两省同时起义,互相配合,攻取南京。为武装斗争曾立誓言:“我今必必必兴师,扫荡毒雾见青天,手提白刃觅民贼,舍身救民是全贤!”后因安徽革命党人徐锡麟刺杀巡抚恩铭被俘就义,事机暴露,清兵包围了大学堂,秋瑾英勇搏斗终因寡不敌众被捕,于1907年7月15日在绍兴英勇就义。孙中山在祭奠时为她作挽联致哀:“江户矢丹忱,感君首赞同盟会;轩亭洒碧血,愧我令招侠女魂。”并亲笔题赠:“巾帼英雄”的扁额。

  初葬西湖 平墓迁柩

  秋瑾在绍兴轩亭口就义后,其家人都已躲身在外,在绍兴的族人也“慑于淫威,不敢前往收尸,但由善堂草草成成殓,藁葬于府山之麓”,即抬到郊外卧龙山西北麓张神殿附近,停厝在一堆荒冢乱坟旁边。后“移榇常禧门外严家潭丙舍暂厝”(秋宗章《六六私乘》)。

  秋瑾就义后,一时舆论大哗,留学日本和欧洲的许多学生团体纷纷发表通电,强烈谴责清政府的暴行,继而上海和各地的报刊也言词激烈地斥责当局滥杀。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两个月后,清政府将绍兴知府贵福离职调皖,浙江巡抚张曾扬调山西巡抚。这样,避难在外的秋氏亲族陆续回到了绍兴城里。此时,秋瑾的父母都已过世,秋瑾的大哥秋誉章,字徕绩,又号秋莱子,是个附生、候补训导,比秋瑾大两岁;妹妹秋珵比秋瑾小两岁,嫁与寓湘的钱塘籍人氏王守廉为妻,居住在长沙;同父异母弟秋章祥(后改名为宗章),当时才12岁。

  秋瑾牺牲后,她的两位挚友、女界精英吴芝瑛和徐自华不约而同挺身而出,商定按照秋瑾遗愿,合力营葬鉴湖女侠于杭州西湖。十一月下旬的一天,徐自华来到绍兴城里,和秋誉章商定秘密运送秋瑾灵柩去杭州的计划。半个月后,徐自华派人到绍兴,和秋誉章一起护送秋瑾的灵柩来杭。吴芝瑛因病未能亲临墓地,墓碑文字已由她写好,初为:“呜呼!山阴女子秋瑾之墓”,后改为“呜呼!鉴湖女侠秋瑾之墓”。

  秋瑾墓建成不久,御史常徽来杭州,巡游西湖时发现了秋墓,回京后立即呈上《奏请平秋墓片》。清廷立即下旨,命浙江巡抚增韫严行查办。张之洞则致书增韫,教其10个字:“墓可平,碑可铲,人不必拿。”

  增韫派人悄悄找到秋誉章,叫他主动提出将秋坟迁葬。秋誉章弄清了浙江巡抚的意图后,匆匆赶回杭州,上了禀文:

  窃职员已嫁妹王秋氏,自去岁犯案被逮正法,迄今已及年。其夫家籍隶湖南,生有子女各一,现俱幼龄。当时,职妹被刑,无人承领尸身,且此案起仓卒,及职员在外闻知确信,已经事过数旬。非不知本朝宽大,罚仅及身,惟以奔走谋食之躯,实不遑回籍料理。嗣后,阅报载,知有吴、徐两女士出为营葬,埋骨西湖。初以为情属善举,在职家窃有未安。再四思维,现拟迁至绍兴埋葬,俟其夫家来人及伊子女长成,如愿迁回,再行办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