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上海光复战的功勋陈汉卿

辛亥革命网 2016-05-23 17:17 来源:黄祖同 黄向秦 作者:黄祖同 黄向秦 查看:

辛亥上海光复战,湖南人李燮和、陈汉卿其功甚伟,以往对李燮和多有介绍,而陈汉卿鲜为人知。

  辛亥上海光复战,湖南人李燮和、陈汉卿其功甚伟,以往对李燮和多有介绍,而陈汉卿鲜为人知。辛亥革命上海起义,是继武昌起义后最重要的历史事件,它扩大了对全国革命的影响,奠定了江南大局的基石。我们根据有关史料和亲友们的回忆,整理这份资料,以表示我们对这样一位杰出的民主革命先驱者的深切怀念。

  陈汉卿,生于1882年,卒于1952年,湖南益阳衡龙山镇保林村黑羊冲人。其父母育四子,陈汉卿为满子。年轻时,身材魁梧,勇力过人,因家境贫寒,无力上学,不通文字(中年曾聘师补习)。与人交,言必信,行必果,遇事仗义执言,敢作敢为,一生豪侠。十四岁时(1896年)与邻居伙计同去湖区扮禾,行至沅江县草尾镇,经过满清驻军营门,与卫兵攀谈,得悉营中需补充新兵,乃报名参军,从此踏上了行伍征途。初为炊事兵,不久转为正式兵、伍长、十长,升至哨官。后随军进驻江苏,得当道者陈启太的尝识,破格提升为上海巡警总局巡逻队队官兼水上巡逻队长,担任吴淞、闸北一带的防护任务。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以后,国事日非,陈汉卿目睹清王朝的腐朽,帝国主义的欺凌,中华民族的苦难,早萌革命思想。计非推翻清朝腐朽统治,国将无力图存,民将无力自立。于是以同乡关系结识了革命党人李燮和(湖南安化人)。二人志同道合,来往甚密,受革命思想之熏陶,革命意志更为坚定。自此在孙中山、黄兴的领导下,与黄钺、李燮和、陈其美、钮永健等一道奔走革命,不遗余力。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一声炮响,东南各省革命形势高涨。武昌起义的胜利,极大鼓舞了上海人民的斗志,革命党人决心尽快组织起义,光复上海。当时上海存在着中部同盟会总部、上海光复会支部(李燮和是上海光复会负责人)、商团公会三个革命组织,前两者属于革命性质的政治集团,后者是拥有地方武装的实力派。其时李燮和、陈汉卿已策动并联合宝山县境内吴淞、闸北清朝驻军中的湘籍官兵准备起义,在陈汉卿的动员和争取下,吴淞巡警总局巡官黄汉湘、沪军巡防营驻浦东管带章豹文、巡防水师管带王楚雄(均为湖南人)等积极表示参加。自此这三个革命组织都拥有一定的武装力量,他们联合起来,同仇敌忾,拟定光复计划:于1911年11月3日下午四时起义,李燮和、陈汉卿率部先光复闸北,然后自北向南;中部同盟会负责人陈其美及商团公会负责人李英石等先光复上海县城,然后自南向北,双方会师后合攻清军军火器械重地——江南制造局。

  11月2日,李燮和和约同陈汉卿、黄汉湘分赴闸北、吴淞军警驻地做起义具体部署,并密发了起义标志———白旗和袖章。陈汉卿于3日5时在闸北巡警总局下达起义动员令。陈的踪迹不意被巡警总局暗探长汪景龙察觉。中午,汪景龙为了邀功请赏,用手枪胁迫陈汉卿见局长投案自首,在局长姚捷勋面前,陈镇定自若,据理力辩,表明无有携二之心。由于姚平日对陈素垂青睐,始信陈词。汪气急败坏,狗急跳墙,当即开枪向陈射击,陈躲过,还枪将汪景龙击伤于地。枪声导起骚乱,姚捷勋仓皇逃匿。陈汉卿集合全局警士,慷慨陈词,晓以起义宗旨,宣布起义,全局警士,同声响应。未经战斗,一举占领了巡警总局,光复闸北。当日黄昏,陈汉卿又皆同党人李征五率领由起义军组成的敢死队,进攻上海道署。此时上海道李燕翼早已潜逃。敢死队命令道署办事人丁,一律只身离署,并闯入三堂,投掷炸药一包,三堂火起。部分敢死队员又进入守署,纵火大堂,都司王姓者亦逃。继而又攻入参府署,参将慑于起义军声威,亦早避退。最后进攻上海县署。与此同时在城南另一支由陈其美、李英石率领的劲旅分途占领了东、西、南、北四城。

  当时,陈其美认为上海大部分光复,制造局迫于形势,不敢负隅顽抗。是日下午五时陈偕同民立报记者高子白进入局内,劝降局总办张士珩。不意张士珩竟将陈其美、高子白扣押。李燮和闻讯大惊,急召陈汉卿等在锐进学社商讨对策,决定全力进攻制造局,营救陈其美。11月4日凌晨,李英石率商团起义军千余人,强攻制造局正门,守军负隅抵抗,前锋受挫,形势危急。3日夜,陈汉卿、黄汉湘、曾东桂等率部乘船八艘,伪装民船,由吴淞绕道偷渡黄浦江,于次日凌晨到达制造局后门,并发起猛攻。在制造局响应起义工人的配合下,从后门火攻进入局内。李英石所部又重新组织反攻,用炮轰开制造局的大门。一时制造局前后浓烟四起,火光冲天,瓦石纷飞,守局清军或降或逃。张士珩穷途末路,在枪林弹雨中,侥幸逃往法租界德商洋行隐匿起来。11月4日上午八时,起义军占领江南制造局。至此,上海全境乃告光复。

  上海光复后,建立了新生的革命政权——沪军都督府。陈汉卿为光复上海立下了汗马功劳,被推为都督府参谋。相传广大军民崇其名为“陈大帅”,上海商团领袖虞洽卿代表民众各界在庆功大会上称陈汉卿为杰出、伟大的人物,并为他绘制巨幅画像。沪军都督府建立后,陈日夜操练军队,对部队进行爱国宣传教育,所辖二团,步、骑、炮、工齐全,实力雄厚,为都督府政权的巩固,地方的治安,做了大量的工作,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民国创建后,孙中山大总统为了表彰陈的革命功勋,授予他陆军少将军衔。不久,辛亥革命胜利果实不幸被袁世凯篡夺。袁世凯为了当皇帝,大肆拉拢和收买辛亥革命的功臣,他曾许陈以高官厚禄。但陈汉卿素不齿袁之为人,断然拒绝了袁的贿赂。陈汉卿目击时艰,痛恨民贼,乃于1916年愤而解甲归田。

  陈汉卿回乡之后,纵情山水,自甘平淡,但在家乡建设和组织乡人抗击日寇暴行等活动中仍然发挥过一定作用。他有感于自己文化水平低,乃倡议在家乡四方山创办了一所完全小学,请了一个名叫陈尚清的秀才任教。完小招生不分贫富和男女,仅收点课本费。陈汉卿常讲,革命需要人才,人才培养就要办教育。他常到学校勉励学生认真读书,说:“我自己吃过认不得字的苦,希望你们努力攻读,以求富民强国之道。”

  陈汉卿家乡有座文龙寺,庙宇周围山林广阔,树木参天,其间杂树柴草茂密,每年可砍大量的烧柴。有年当地遇灾,附近农民没有饭吃,纷纷上山砍柴兑米为生,山属文龙寺管,和尚无力制止,急得团团转,后来终于“情急智生”,想了个“好办法”:派人携带银洋一百元,晋谒陈汉卿,请他出面说话制止农民砍柴。和尚们认为陈大帅系辛亥革命功臣,威望很高,又敢作敢为,只要他说句话,农民就不敢砍了。陈汉卿没有受和尚的银洋,也没有发话。和尚们以为陈是嫌钱少了,于是又添一百元,再次敦请。陈汉卿仍然没有接受,但随人来到文龙寺。他对和尚们说:“辛亥年我在上海打开了江南制造局,那里的金银堆积如山,我陈某冒拈半文,怎稀罕你们这两百块光洋?农民受了灾,冇饭吃砍点柴又何妨!杂树杂草砍了还会生长。山是你们的,还是归你们。我现在写张借条,跟你们借了这块山,过几年再还。”陈汉卿真的给他们递了一张借条。和尚们无可奈何,只得唯唯而退。老百姓见陈大帅借了山,无不欢欣鼓舞,继续砍柴,此事至今仍在乡里传为佳话。

  1944年前后,日寇进犯湖南,益阳、桃江也遭到日寇铁蹄蹂躏,各地人民纷纷成立自卫队,抗击日寇侵略。四方山群众以至县、乡官员、士绅一致推举陈汉卿为自卫队总指挥(时陈已62岁,颚下蓄有冉冉银须,因他在兄弟中排行第四,人们叫他汉四爹)。他激于民族义愤,欣然应命。在此期间,他不顾年迈力衰,仍组织群众多方抗击日寇的窜扰,为保卫家乡和群众的安全做出了贡献。

  1949年5月,陈楚良为首组织“资江南岸七乡联防办事处”,维持地方治安,迎接解放。该办事处聘请陈汉卿为名誉问问兼参谋。陈汉卿积极襄助和运筹办事处的一切迎解活动。直至益阳8月3日和平解放时,陈汉卿、陈楚良率同办事处人员即向益阳县临时治安委员会办理和移交政务、军事、枪支等事项。就这样陈汉卿为迎接和庆贺益阳人民的和平解放献出了最后的余热!

  陈汉卿育有二女,长女陈继红,现年65岁,住宁乡县毛公桥农村,中共湖南省委统战部,按月发给生活补助。次女名陈伟英,现年64岁,住益阳县泥江口镇,曾任益阳市赫山区政协委员和益阳县政协委员。

  (作者单位:黄祖同,宁乡县技术监督局;黄向秦,宁乡县广播电视局)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