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子渊曾孙获颁国庆70周年纪念章(3)

辛亥革命网 2019-10-12 09:45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谢胜宏 查看:

201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广东有关部门特为本省仍健在的开国功勋人员,颁发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其中就有辛亥

  “还好,这样反倒能发挥出我当年在朝鲜战场炼就的救死扶伤、抢救伤员的绝活!”他动情地说。

  直至今天,何老仍清楚记得,有一次在英德工地,他给家属接生时的情景:当时,拥有几百号工人的省建施工现场,只有一名姓蔡的实习医生给他打下手,因医疗条件太差,工地根本就找不到能用的医疗器械。

青年何初麟

  恰在此时,突然有一位家属难产,洋水早破,孕妇痛得冷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满地打滚,几度昏死过去,所幸经过他的努力,产妇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被抢救了过来。就这样,两个大男人,汗流浃背,默契配合,整整忙碌了一天一夜,才将孩子接了出来,最后母子平安。

  何老还记得当年有个叫张达伍的工程师,在海南石碌铁矿工程建设中得了重病,而工地生活条件又异常艰苦,最后虽然经过他的全力救治,有所好转。但到了第二年夏天,即1957年,张同志还是没能保住性命,去世了。

  当时天气非常炎热,而海南与大陆的交通又很不方便,但公司仍派出一辆汽车,并安排一位名叫陈云钦(53年参加工作)的工地负责人,兴宁老乡,将其护送回广州,仅路上行程就花了两三天时间……说到这里,何老语调沉重,几度哽咽,为自己未能挽救逝去的生命,而感到深深自责。

  由于受曾祖父何子渊“廉洁奉公、勤勉尽责”的良好家风影响,何老从不愿主动向单位领导和组织提个人要求,只知道踏踏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

何初麟当年在朝鲜战场使用过的口盅侧面(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

  当然,在那个极左年代,也只有埋头苦干,“夹着尾巴做人”,才能躲过各种运动的冲击和碾压。1983年,在有关领导的过问下,他的家属终于迁来广州,生活才慢慢安顿了下来。

  从部队转业参加工作,他的每月工资便是68.5元(当时初中毕业:24元;高中毕业:37元;大学毕业:68.5元),但为了照顾新来的同事,68.5元的工资他一拿就是三十多年,直到1980年代改革开放中期,工资普调时单位才给他调整了工资,增加到每月80多元。

  但1993年按政策办理离休时,有人又以“他一直在基层工作,没有在机关上班;工资低,未能达到每月100元的行政级别”为由,给他套级……

  不过,何老觉得很坦然,平静地说:“我虽然是个弱势群体,但我比我的军长梁兴初等首长幸运多了……”

2010年,何初麟(后排左5)与部分后裔合影

  参加革命至今70多年,何老既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的诞生,又见证了毛泽东年代的“阶级斗争”和邓小平时代的“改革开放”。与此同时,他还见证了省建总公司的成立和省建四公司的发展。

  “每当夜深人静,想起那些死去的战友,我就止不住流泪。转业到省建近40年,一年请一次探亲假,休息十多天,就是组织对我的最好照顾,也是公司领导给我的最大福利,我应该知足了。”

何初麟近照

  今年已88岁高龄的何初麟老先生,缓缓舒了一口气,深情地注视着远方……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