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耀月的家世后裔

辛亥革命网 2017-11-15 09:22 来源:文史月刊 作者:高胜恩 查看:

景耀月为革命常年在外奔波,家里家外一应大小事体,全仰仗弟弟耀斗处理。景家不断添丁进口,新生一代齐刷刷地成长起来,成了一个大家族。

  景耀月(1882-1944),山西省芮城县陌南镇小寺前村人,字瑞星,别署大招、帝召、秋绿、秋陆等。后因师从章太炎游学,定号太昭,又号帝昭。幼年,随父辈种田和编制竹器谋生。后入县学,师从芮城名儒孙渭鱼。景耀月未及弱冠,即入选太原令德堂读书,1902年再选升山西大学堂中斋。1903年秦晋合闱,他中副榜。1904年被公派留学日本,人早稻田大学攻读法律,1911年前后获准毕业,并获法学学士学位。为推翻清朝的封建帝制,景耀月追随孙中山奔波海内外,是创建中华民国的开国功臣,曾任南京临时政府参议院参议员、教育部次长、代理总长兼南京法政大学校长等职。景耀月既是革命斗士,又是国学大师。他的一生光明磊落,高风亮节。他深明民族大义,坚持文人操守,晚年死于贫病交加之中。

  故乡的家世后人

  景耀月为革命常年在外奔波,家里家外一应大小事体,全仰仗弟弟耀斗处理。20世纪20年代,爷爷景百康和奶奶先后故去,父亲寅亮和母亲也渐渐老了。耀斗要管理家庭事务,按季节安排农事,带领伙计干活。景家不断添丁进口,新生一代齐刷刷地成长起来,成了一个大家族。耀月的夫人郑凤竹出身书香门第,她知书达理,端庄贤淑,很善于处婵各种人际关系。她孝敬公婆,爱护小叔子和小姑子,与邻居们友善往来。1903年,她生了长子宁一,又名梦楼。几年后。又生了次子亚丹,又名梦舟,昵称宁二。据说,耀月留学日本期间,趁暑假返回故乡看望亲人。暑假快结束了,他乘舟东上,前往日本。行至海上,轮船在水上飘摇,使人昏昏欲睡。迷糊之中,只见海水浩淼,海天一色,不知自己究竟该往何处。仓皇之间,突然看见一叶小舟从远方漂来,竞至高兴得醒了过来。后喜得次子的消息传来,推算时间,竟是梦见小舟的那一日。于是次子的名字除亚丹外,还有梦舟。

  弟弟耀斗先娶李氏,生儿子叔伦,按家族的排序是老三(小于堂兄宁一和亚丹);生女儿名千代。后续娶杨氏,生女儿千贞。一天,千贞受凉发烧,杨氏着急,用被子把女儿捂住,想让她发发汗。没想到,竟然把女儿捂死了。

  耀月的妹妹秀青,长大成人后,嫁到陌南镇五六里开外的道东村。

  1、长子宁一

  宁一是耀月的长子,字匡。生于1903年,肄业于北京大学。他的夫人是耀月的革命同志张士秀的女儿张三乐。张士秀,临晋南营(现属永济)人,清末附贡,自小聪明好学,风流倜傥,果敢坚毅,1906年东渡日本留学,曾加入同盟会,与章太炎、景定成等一起讨论策划反满救国大计。为响应武昌起义,民国元年1月1日,张士秀与陕西民军的陈树藩、井勿幕等,光复运城。次日,他与革命党人组织了河东军政分府,担任河东民军总司令。革命同志志同道合,与景家再结儿女亲家,可谓门当户对。张三乐嫁到景家后,宁一一直在外奔波,张氏随婆婆守在老家。她曾生有一子,名叫武新,长到12岁时得病夭亡。据老辈人讲,张氏口畅,会说话,也敢说话。她有学问,曾在公公创办的学校(后改名为陌南高等小学)当过校长。据说,她脑子好使,擅长断案。宁一任县长时,常为一些官司苦思冥想,想得头都痛。张三乐常常会为他分析案情,且讲得头头是道。因她会断案,救下好些被冤屈的贫苦老百姓。后来,她患上肝腹水,医治无效去世。宁一又娶了牛德荣,她生有一子两女。子武雷,9岁时因病夭折;长女执中(意即孙中山成立民国政府,革命人士成功地执掌了新政权),又名雪娥,次女雪妮。

  20世纪20年代初,宁一在北京大学法律系读书。耀月对长子特别寄予厚望,希望他子承父业,从政治国。可宁一从小就多才多艺,酷爱画画。为了他心中的艺术,他偷偷转到美术系。1926年,父亲发现他偷改专业后非常生气,令儿子呆在家——北京东直门香饵胡同35号,不准外出。母亲郑氏疼儿心切,捎书带信吩咐儿子离家出走。一天晚上,宁一趁夜深人静,赤着脚,光着膀子,从家里出走。仓皇之间,不知奔向何处的宁一,刚好看见一支队伍行军,便尾随而行。部队行至山西洪洞县,在清点人数时,长官发现多了一个人。当问明宁一的家庭出身及其他情况后,长官当即安排他代理洪洞县长3个月(时县长请病假)。后宁一又陆续在山西大同、怀仁,陕西汉中任国民政府的县长。

  景宁一为人豪爽讲义气,不拘礼节,不计钱财。他初到怀仁任职时,正逢当地大旱,宁一从老家拿出款项周济老百姓。在汉中任职时,一天,宁一带随从出城视察灾情,发现3个人在田边打架。一问才知道,城里一个叫花子死了,另外几个同行去城外埋葬伙伴时,竟意外地刨出了一箱金豆。为分金不均,3个人正在大打出手。宁一当即带回金豆买粮赈灾。

  宁一当县长时,才20多岁,很是年轻。辖地老百姓都亲切地称他为“娃娃县长”。在他任过职的地方,怀仁的老百姓为他立了石碑,汉中的老百姓为纪念他,专门修建了一个很大的木牌楼。

  据宁一的长女雪娥(执中)讲:1942年,我爸曾在西安当官。有一对学生夫妻是地下党员,他们被国民党反动派抓获,还要被枪毙掉。女的名叫什么平,还有孕在身。我爸得知情况后,就悄悄告诉我妈:“你去告管监狱的,就说我让他放了那两口子。再给管狱的点钱,让他也逃走:天一亮,人家发现那两人不见了,哪还有他的活路?”当时是农历八月十四日,天还下着小雨。我母亲带着月饼偷偷去见那两个年轻人。她给了那女学生一些钱,同时还拿了件狐皮大衣送给她。女学生很感谢我父母亲,可能是觉得大衣太贵重了,就是不收。母亲说:“你有身孕,不知道多会儿就生产,带件衣服能应应急。说不定马上就用上了。下雨哩,不敢受凉得下病……”后来,那夫妻俩跪在地上给我母亲磕了个头才逃走。

  据坡头村景五石讲,解州铁匠巷有个15岁的共产党通信员。他外出送信时被国民党抓获,被关押在陌南镇北桥北边的木笼子里。一天,当他看见宁一从路边经过时,灵机一动,大叫:“姑父,姑父,你不认识我哪,我是铁家巷的毛(乳名),官名叫马银山……”了解原委后,宁一以其特殊的身份和威望,出面救下这名小通信员。

  1939年,日军占领芮城,景宁一带全家人在中条山下的干沟磷避难。日本人多次派人邀请他出任芮城县伪县长职务,宁一都不答应。日本人扬言,“景宁一不答应,也得答应。”时逢宁一母亲郑氏病逝,他顾不上亲自为母举丧,趁黑夜过黄河去了汉中,后被安排在国民党部队中任秘书。

  1945年日军投降后,宁一从汉中回家。刚进家门,便有附近窑头村杨景高来求见。他告诉宁一,他的兄长杨景岳和朱吕村的李玉都是地下党员,国民党把他们关押起来要枪毙。宁一饭也没吃,连夜去县城救回二人。后杨景岳脱离共产党,李玉在解放后任运城康杰中学校长。他邀请宁一到康杰中学教书,宁一因故未去。

  1947年芮城解放后,景宁一在一所学校教学。因解放前当过国民党政府的县长,又在国民党军队中干过事,1951年他被当作“肃反”对象。秋天,在次女雪妮未满周岁时,宁一被逮捕入狱,并被判处死刑。芮城县法院的法官到其任过职的洪洞、大同、怀仁、汉中等地进行实地调查,当地老者与知情人众口一词,认为他做过许多有益于人民的事。法官返回后,把宁一的死刑改判为有期徒刑18年。后来南于他在狱中表现较好,又因毛主席像画得好而多次受表扬,之后又遇上党和政府对国民党战犯进行特赦,在服刑12年后被释放。“文革”期间,芮城当地公开场地墙壁上的领袖画像,均出自宁一之手。1977年,景宁一病逝于芮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