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家六姐妹,姹紫嫣红各不同(2)

辛亥革命网 2016-05-10 15:07 来源:大河报 作者:盛夏 查看: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任芝铭有六个女儿,没有儿子。但他“思想很新”,没有儿子,并未使他像很多老辈人那样惶惶不可终日。他在给二女儿的诗中说:“任人呼伯

  黄肇修是早期同盟会会员,毕业于京师大学堂采矿工程系。之后在鸡鸣山煤矿、井径煤矿等早期北方大矿当矿长兼总工程师。“他之前,中国矿山是外国专家当矿长,他是中国早期的专家矿长。”老六任平坤(任均)在《我这九十年》写道。

  黄肇修奉行实业救国,集经理、总工、人事、财务及安全责任于一身,全权负责矿井。他无党派,效力的是国家而不是政党。新中国成立时,他已六十岁,担任西南煤矿管理局总工程师,负责西南几省国营煤矿企业的工程技术开发管理。

  任馥坤生了四个儿子,还收养了孙炳文的女儿孙新世。“她把孩子都栽培成才,老大是高级工程师,女儿孙新世曾在北京大学教书。另外三个孩子也都有成就。”任平坤(任均)之子王克明告诉记者。

  老三任载坤,婚姻也是父母之命。任芝铭看中了冯友兰,给女儿订了婚。订婚前两人从未见过面。

  老三毕业于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后当过学校校长,很有工作能力,但仍是相夫教子。

  老三和老大生活道路相似,相貌也酷似。大姐曾住清华老三家,出门碰到物理学家叶企孙给她打招呼,她出于礼貌笑着点头。叶企孙进了冯家,竟然又看见一个冯太太,大感奇怪。这个有趣的细节,被她的女儿、名作家宗璞写进《野葫芦引·南渡记》中。

  《野葫芦引》这套书有家族史背景,书中绛初与碧初原型应为大姐和三姐,宗璞细腻地比较了两人气质:“绛初精明,碧初娴静。绛初有富贵气,碧初有林下风。这是多年不同的生活使然的。”

  “三姐她很有修养,从不失态喊叫。抗战期间在西南联大,生活艰辛,教授们卖文卖字刻图章,三姐就卖炸麻花补贴家用。”六妹任平坤在《我这九十年》写道。

  任载坤有四个孩子,老大冯钟琏,毕业于西南联大外语系,做了中学教员。老二冯钟辽在西南联大读书时,从军抗日,参加了滇西反攻战役,后去美国,成为工业锅炉专家。老三冯钟璞即宗璞,现已八十三岁,笔耕不辍,获茅盾文学奖的“野葫芦引”系列已完成三本,只差一本《北归记》。王克明叹息道:“璞表姐视力不行了,手也很难写字了,全是口述秘书记录,几十万字作品几十个人物装在脑子里,竟非常有条理。她写得太难,第四本刚动笔不久。”老四冯钟越,是我国飞机强度专家,专业成就十分突出,可惜51岁就病逝了。冯友兰为儿子写了挽联:“是好党员,是好干部,壮志未酬,洒泪岂只为家痛,能娴科技,能娴艺文,全才罕遇,招魂也难再归来!”宗璞曾有散文名篇《哭小弟》纪念他。

  冯钟璞的叔叔冯景兰是著名地质学家,其女儿冯钟芸,是西南联大第一位女教师。钟芸丈夫任继愈,也是哲学大师。

  二姐六妹:投身革命,巾帼不让须眉

  老二和六妹先后投身革命,生命轨迹相近。

上世纪30年代,孙维世(中)与母亲任锐、小姨任均合影照

  老二任纬坤(任锐),毕业于北京女子师范学校,22岁时嫁给孙炳文,证婚人是作家刘心武的祖父刘云门(老同盟会员,中山大学教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