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社醴陵人宁调元与秋瑾的革命情谊

辛亥革命网 2017-07-11 09:55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刘涛 查看:

秋瑾与宁调元在日本相识,有着对革命的共同的热情。他们之间可以有好感,有革命情谊,但是应该谈不上爱情。

  在微博上恰巧看到一篇写宁调元与秋瑾爱情的文章,文中引用宁调元所写的数十首诗歌。我不以为然,二人之间更多的应该是革命情谊。

  先来说说宁调元其人,1883年生,醴陵人,中国近代民主革命烈士。1913年9月在武昌英通就义,年仅30岁。宁调元也是南社的创办者之一。南社之名就援引了他所说“钟仪操南音,不忘本也”之意。再来说说秋瑾,1875年生,比宁调元年长八岁,老家是浙江,嫁到湘乡王延钧。王延钧曾任过清廷兵部侍郎。1904年7月,秋瑾不顾丈夫的反对,自费赴日留学。在校期间认识了鲁迅、黄兴、宋教仁、陈天华等,慢慢地受这群人影响,走上路革命道路。

  秋瑾与宁调元在日本相识,有着对革命的共同的热情。交往频繁时期是在1906年,秋瑾五月离开浔溪女校后前往上海,以《蠡城学社》的名义,作为浙江革命党人的活动场。而宁调元因在长沙营葬陈天华、姚宏业两名烈士的事情被当局追究,7月下旬逃至上海,租住在靠近秋瑾的地方。两人都是同盟会会员,宁调元和陈家鼎合作创办了《洞庭波报》,秋瑾创办《中国女报》。同年十月,秋瑾和宁调元等人在吴淞口见到了孙中山。12月萍浏醴起义爆发,宁调元回湖南,秋瑾相送,从此永诀。

  从文史资料来看,秋瑾和宁调元在1906年下半年相处半年时间,我觉得半年时间他们之间可以有好感,有革命情谊,但是应该谈不上爱情。1907年7月秋瑾被杀害,宁调元听到消息,大哭,写下《吊秋竟雄女侠十章》:樽前感慨旧山河,我亦闻歌唤奈何。一首遗诗万般恨,秋风团扇忍重摩。宁调元总共谢了五十五首诗给秋瑾留下三十一首之多,可见宁调元对秋瑾的感情之深。1911年宁调元又写了几首诗怀念秋瑾。我来讲讲其中一首:

  殷勤旧事时相念,解赠龙泉三尺剑。

  秋雨秋风愁煞人,分飞莫伴轩亭殓。

  据诗推断,秋瑾赠给宁调元宝剑应是她在上海送别时送的,自古锦瑟送美人,宝刀赠斗士。秋瑾将自己心爱的宝剑相赠是寄予厚望。众所周知,秋瑾特爱宝剑,刀如影随形,朝夕不离。平日里那张经常穿着日本和服的半身照右手就紧握一柄寒光闪亮的刀。也许秋瑾对宁调元也比较看重,只因在那个年代,都为了革命付出了生命。倘若天假以时,当时宁调元未被捕或后来秋瑾未殉难,他们会否正式交往也很难说。

  虽说他们之间有不少来往的书信,却不能单单因为这些书信就断定两人之间是有感情,谈过恋爱的。毕竟在那个年代,是没有多少时间去谈个人感情的。可能双方是存在好感的,宁调元的很多诗中都流露出这种情感,而在秋瑾的笔下更多的是一种革命情谊,没有文字记载显示她与宁调元之间存在男女之情,我个人更倾向于他们之间是志同道合的战友关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