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1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后裔 > 先辈往事 >

关于祖父宋教仁的几件事

 

  我的祖父宋教仁,字钝初,号渔父。他有兄弟四人;一个哥哥,两个妹妹。少时家中穷困,几岁死去了父亲,没钱读书,就刻苦自学,以后进了漳江书院读书。家里由曾祖母当家,靠种点祖业田过生活,收获很少,难以维持。据一位堂伯伯说:“有一年,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曾祖母只好去卖青苗,卖得的钱拿来买米,以维持一家的生活。”我祖父离开书院后,往武昌进了文普通学堂,随后参加旧民主主义革命去了,很少回家。

  有一次,祖父回来,被清政府知道了,派人来抓他。乡里人得到消息,马上告诉我祖父。他连夜抄小路出走,走到水流急湍的沅江边,没路走了,江边又没有船,后面的灯火看看就靠近了。正在这危急时刻,突然出现一只小渔船,渔船上仅一个老人,他打量了祖父一下,问明来由,就说:“快上船吧!”当时祖父在危急时刻,走投无路,来不及考虑船上的人是好是坏,匆忙地上了船,老渔翁就把祖父送走了。等敌人赶到江边时,小船已去远了。后来我祖父为了纪念这位老渔翁,就取名渔父,并给我爸爸取名稚渔,我爸爸又叫我幼渔,意思是世世代代不要忘记这位老渔翁是救命恩人。

  我的祖母方氏,是一个善良的农村妇女。她只生了一个儿子,就是我的父亲宋振吕。祖父被刺时,曾祖母还在世,她和祖母抱灵痛哭,愤不欲生。当时家中只有曾祖母和祖母,以及伯祖母李氏(伯祖父因我祖父外出革命,被抓入狱而死)。祖父死后,父亲立志报仇,就由桃源跑到上海去。我的祖母见他年幼无人照料,也跟随去了,她于第二年病死在上海,安葬在宋园内(宋园在上海闸北,祖父的墓地,一般称宋园或宋公园)。

  覃振和我祖父是小同乡,又同在日本留学,先后加入同盟会,关系很密切。抗日战争期间,我跟妈妈逃难到重庆,住在覃振家里。他常对我们谈起祖父的事情,有些事现在还是记忆犹新的。覃振说:“你祖父在北京做农林总长,仍然到处演说,鼓吹中国要立责任内阁,实行政党政治。袁世凯惧怕你祖父,又不敢明害。一天,他派一亲信送给你祖父一本存折,存折上的数目很大,你祖父再三推辞,那人不肯拿去,放了就走。第二天,你祖父派人在存折上拿了几块钱,然后把存折仍送还给袁世凯。他看见钱不能收买你祖父,又想出一个办法,他曾听说你祖母相貌不好,一天,就对你祖父说:‘我有一个亲属长得又好,又识字,能帮助你,我把她介绍给你好吗?’你祖父很严肃地回答说:‘我的妻子相貌虽不好,但我俩感情好,我不能这样做,谢谢你的好意。’说罢就走了,袁贼看到软的不行,就决心来硬的。后来这些事给我们知道了,就要你祖父注意安全,要带人走。你祖父说:‘我又不想当皇帝,怕什么!’以后就在上海车站被暗杀了,袁贼终于下了毒手。”

  覃振还说:“当时你祖父死后,有一笔恤金掌握在你父亲手中,他拿着这些钱,同一些人出入花街柳巷,随便乱花。一天,他们在上海街头闲逛,看见一辆汽车从旁边驶过,认出车里面坐的是刺死你祖父的洪述祖。当时你父亲和那伙同伴把车子拦住,把洪述祖当场抓住,扭送法院,以后判了绞刑,为你祖父报了仇。”

  关于我父亲为祖父报仇的情况,我还听到这样一个说法:当祖父被暗杀事件发生后,洪述祖就逃到青岛去了,那时青岛是德国的势力范围,他可以消遥法外。一九一八年,洪述祖又跑回上海租界上,恰好我父亲也在上海,寄住在法租界霞飞路同乡家里。有一天,他同我祖父的朋友刘白在马路上散步,与洪述祖狭路相逢。刘白过去跟我祖父在北京工作过,认得洪述祖,示意我父亲,他马上跑上前去扭住洪述祖,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洪是暗杀我祖父的要犯。结果,法院判处了洪的死刑。

  父亲宋振吕,字乐六,号稚渔。一九○○年农历五月初五生于桃沅县香冲老屋,即现在的八字路公社回龙大队香冲生产队。父亲出生后三、四岁,祖父就出去搞革命去了,没有人教育他,就送到他舅舅家去上学。有时请舅祖父到家里来教,同屋场的伯伯叔叔也一起学习。

  父亲在青年时代,得到覃振的帮助,去日本留学。回国后就在南京政府审计部工作。一九三四年跟随覃振到欧美考察司法(当时覃任司法院长),覃振没几个月就回国了,我爸爸留在国外学习。一九三五年回国,仍在审计部工作。翌年农历六月初三,病死于南京,时年三十六岁。当时湖南宋家有很多人来悼丧,借口我妈妈没生男孩,要把本族一个男孩过继给我妈妈做儿子。我妈妈坚决不肯,就去找覃振。覃振出面说:“女孩也可以接代!”这样,一场风波就压下去了。父亲死后,葬在南京汤山永安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