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1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写真 > 人物 >

鲜为人知的致公党人赵昱

  赵昱是追随孙中山在海外参加辛亥革命的同盟会会员,他与黄三德一起为筹建中国致公党尽职尽责;他协助司徒美堂组建中国洪门民治党功不可没;他历任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1923年10月10日五洲洪门恳亲大会代表团合影,前排左四为黄三德,后排右六为赵昱

  筹饷局的 游埠筹饷专员

  赵昱是广东新会三江乡人,18岁随乡人赴美谋生,他热衷追求知识,实行半工半读,于1908年在卜技利组织求是学社,研究国是,社员有中国留美学生、工人、店员40余人。时值孙中山在美国宣传革命,他邀请孙中山到求是学社演讲,孙中山的演讲令听者动容,乃由孙中山做介绍人及主盟人,赵昱与周叙五、邓盛煜、邝辉、伍进、邓荣等10余人加入同盟会。

  1910年1月,旧金山同盟会成立,有张霭蕴、黄超五、雷祝三、李萁、刘日初、刘鞠可、许炯黎、黄富、邝林(佐治)等50余人参加。孙中山特别委托赵昱和黄芸苏等为主盟人。

  旧金山同盟会初成立时,对外名称为少年学社,赵昱和黄芸苏、张霭蕴、许炯黎、黄富等向群众作露天演讲,宣传革命,工作推动甚快。

  1911年1月,孙中山先生抵加拿大温哥华,鉴于起义屡次失败,皆因各地此起彼落,未能同时并举,以致牺牲者众,损失甚大,遂努力筹集巨款,拟在广东再次起义。

  1911年2月9日,致公堂举行公宴大会,设宴10余席为孙中山洗尘,同时欢迎来加盟的新会员60余人,以陈义式和孙中山为正副盟长,主持加盟仪式。次日孙中山致信旧金山致公总堂黄三德与众职员:“弟已于初八晚到云埠。蒙各手足非常欢迎,连日在公堂及戏院演说,听者二三千人,虽大雨淋漓,亦极踊跃,实为云埠未有之盛会。人心如此……”。当时在温哥华的侨胞总数只有5000余人,而冒雨前往聆听孙中山革命演讲的如此之多,足见人们对中山的理论和人格感佩至深。

  当年夏天孙中山重游旧金山大埠,在丽婵戏院大开演讲会,竭力宣传革命,赵昱也陪同到美西各埠如葛仑、士得顿等华侨农场,向侨胞演讲革命,晚上同宿于华侨农场的木屋,赵昱和刘鞠可睡在孙中山床边之地板上,以作护卫。

  1911年6月18日,在孙中山先生的推动下,致公堂与同盟会在旧金山成立美洲洪门筹饷局(又称中华革命军筹饷局),筹饷局对外称作国民救济局。筹备之初,孙中山见同盟会与致公堂双方意见不甚融洽,认为对筹饷大有障碍,建议致公堂与同盟会合作。致公堂方面要求同盟会会员一律加入洪门,孙中山便介绍黄芸苏、赵昱、张霭蕴、李是男、黄伯耀、刘鞠可等与所有在美国的同盟会会员都加入洪门致公堂。双方的合作使革命事业推进速度加快。

  在美筹募革命经费得到洪门致公堂及同盟会成员的全力支持。孙中山亲手制订了“洪门筹饷局缘起章程”(十三条)及“革命军筹饷约章”(四款),让众人遵守。洪门筹饷局设在致公总堂二楼。

  筹饷局由致公堂和同盟会选出代表组成,总办朱三进(致公堂)、罗敦怡(致公堂),监督黄三德(致公堂),会计李是男(同盟会),6月26日,洪门筹饷局公推孙中山、黄芸苏、赵昱、张霭蕴四位同志为游埠筹饷专员,孙中山、黄芸苏负责北路,赵昱、张霭蕴负责南路,7月初出发,沿途演讲,到处劝捐,成绩斐然。

  孙中山抵盐湖城时,接到黄兴由香港发来的密电。当时因密电码本置于行李箱中,已运去典化城,孙中山即赶赴典化,从行李箱中找到密码本,将电文译出。电文大意是:居正抵达香港,向孙中山报告武昌即将起义。孙中山接电后彻夜不眠,研究形势,考虑再三,拟翌晨复电黄兴,待筹集巨款,各方配合后再大举事。次日早晨看到报纸,知武昌已经起义。孙中山先生遂拍电至圣路易城,催赵昱和张霭蕴速筹旅费。

  赵昱便和张霭蕴急赴芝加哥,并筹得5000元,然后赶到纽约,在亚灵顿旅馆见到孙中山,赵昱和黄芸苏、张霭蕴与孙中山在旅馆同住数天,谈及武昌起义后种种事情,孙中山劝勉大家努力筹款,随即携朱卓文经欧洲归国。筹饷局亦陆续汇旅费与孙中山。赵昱和张霭蕴则回到旧金山听命,准备回国效力。

  上海五祖祠的掌门人

  1912年武昌起义后政府建立各级议会,推行地方自治。1913年3月,广东新会议事会成立,赵昱被选为代议士。他生性耿直,忠心于国家和家乡利益,大胆建议,率直发言,赢得人们称赞。这年秋天,议会解散,赵昱便脱离政界。

  1923年10月,赵昱出任致公堂上海五祖祠总理,筹建五祖祠,并配合致公堂的“改堂组党”工作。

  1923年10月10日,第三次洪门恳亲大会在旧金山举行,赵昱与黄三德、朱仲缉、罗越、谭宣三等20人正式提出了《洪门组党章程》议案(共六条):一、定名,民治党(此为暂时假定之名,将来正式成立时共同商定可以更改);二、公认本党党纲政纲经各公堂代表参订妥善即为洪门组党党纲政纲案(并附加进行计划)一致加入发起;三、公认五洲致公堂为海外筹备洪门组党纲总机关;四、公认金山致公总堂为海外筹备洪门组党总机关,其他各地公堂为该地筹备洪门组党机关与上海致公堂指臂相联,通力合作;五、公推专任筹备委员,各地公堂会长副会长书记盟长及司库为筹备委员;六、洪门组党党纲政纲及进行计划得各地公堂代表赞成签名后即作为正式通过,由五洲洪门恳亲代表大会代表联衔公布之(所谓“民治党”的党名,是赵昱的建议)。

  此次恳亲大会最后“议决通过了‘组党案’,各代表推举赵昱、黄凤华博士、谭宣三等将上海致公堂党纲草案再三删订,作为洪门政党党纲草案,并派赵昱、黄凤华游埠,征求各公堂叔父昆仲同意,随时即行公布。至于党魁之推荐,则待次年六月各国代表集会上海时,从长计议,以庆得人。”然而,黄凤华在途中不幸逝世,修订党纲之事不了了之。

  为顺利地“改堂组党”,1924年5月赵昱、黄三德等致公总堂的领导们以“建先烈祠、组织政党、统一机关”之名分赴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墨西哥、古巴等国先行宣传、演说、劝捐,各地洪门人士与侨胞听者踊跃,争先恐后义捐。赵昱还与同盟会会员马君武到澳大利亚各地访问,受到洪门人士的欢迎。

  1925年11月,赵昱、严仲如、谢维屏、潘应霖、凌伯静创办《上海公报》,《上海公报》招股简单,共十二条,第一条宗旨写道:本报欲造成有力之舆论,其宗旨以促成统一改善社会,发扬民治社会,并表扬先烈之殊勋。增进华侨之福利,且为组党建祠之宣传,以植本党稳固之基础。第十二条:所有股银请寄上海新闸路辛家花园十号致公堂代收当即给回收条以昭信实。

  在1926年8月的加拿大第四届洪门恳亲大会上,大会也为《上海公报》招股:“皆宜出财出力”,同时赞誉“赵昱先生等有见及此,奔赴南北美洲,募资建成五祖祠,以为洪门统一之账本,化除畛域之见,一秉公益之心,与各处洪门昆仲联络,声应气求,改良党务,以利进行,务达其统一之目的而后已,则我洪门势力之雄厚,有何社团能及之。”

  中国致公党旧金山总部成立不久,由于赵昱在报上发表与总部不同意见的文章引起总部领导人的不满,不但起了争议,甚至把莫须有的“十大罪名”甩在了他身上……

  1925年10月28日,驻旧金山五洲中国致公党总部在《大同晨报》刊登“宣布革除赵昱洪门党籍”的启事:“赵昱伪造种种事实,遍发传单,并胆敢登报诬陷金门五洲致公堂,大犯洪门法律,应即革除赵昱洪门党籍,以儆效尤此布。驻美金山五洲中国致公党总部特启”。

  此布告一经发出,同时也遭到各地组织的反对,如墨西哥顺善两省总分堂就提出异议,认为赵先生为公为罪应即刻召开全体大会,对于金门革除赵昱之事详细研究、或赞成或反对。墨西哥俄沙俻分堂致函致公党总部写道:本月29日阅《大同日报》所登革除赵昱洪门党籍之告白十分离奇,令本部同人无唔警骇,如若洪门之团体不论执事或会员倘犯于党纲,必要指出证据先行公布,然后革除之方能合法。更有致公党墨西哥分部写信致函给中国致公党总部朱逸庭、陈浩孙提出强烈要求:“为尊重公意起见,经详细讨论议决要求贵总部在本月20日前迅速登报恢复赵昱党籍为先,以保赵昱之名誉。”

  其实,赵昱被“革除”党籍之后,随着不同声音的争论,令事态不可收拾而不了了之,然而赵昱还是在“党、堂”之间,更多以贯彻“党”的宗旨,且以洪门志士和华侨的身份,默默无闻、不为人知地继续发扬孙中山“天下为公”之精神,为祖国的革命事业尽责尽力。

  1926年,赵昱争取到当局军政大员的支持,前往青海垦荒及开掘金矿,并与谢维屏、凌伯静三人一起筹备成立“侨兴农业有限公司”,制定章程共20条,以招募股份形式,不但吸引来海外侨胞资金,而且也利用了海外洪门人士开矿之技术。他来往于上海、西康、大通之间,对大通金矿的开采和开垦农场的方法进行研究。赵昱的计划或许是中国最早开掘“以侨引资、以侨引智”首例。

  抗战爆发后,由于资金和其他方面的原因,未能实施其开发计划,赵昱只得置身后方,等待合适的时机再落实。

五洲洪门美洲致公堂第三次恳亲大会代表团修订联络根本章程(第16页)

  响应号召投身抗战

  1932年3月27日,中国致公党中央干事会发布第二号通告,通报了发生在上海的“一·二八”事变,上海致公堂的赵昱见证了日本军国主义在上海犯下的侵略罪行。

  中国致公党号召全党投入“勉励侨胞,捐资输将,并鼓励沪上党员投身行伍,以贯彻捍卫国土保护主权之本旨”。用生命与热血发出气贯长虹的民族吼声,一洗国民党政府四个月来不抵抗的耻辱。

  之后,中国致公党驻港总部,通告各地组织筹备抗日救亡事宜,发布训令:“海内外各处党员,一致参加抗战工作,出钱出力,以尽职责。”各国各地致公党组织和广大侨胞,积极投身抗日救亡的神圣事业。

  1937年,经由国民政府行政院决议通过,聘任赵昱为振务委员会委员,并由以宋子文为会长、宋庆龄为委员的“救国公债劝募总会”派往五大洲各地劝募救国公债。赵昱偕女儿赵金枝离开祖国,专程赴东南亚及美英向海外侨胞宣传募捐,由于赵昱与海外致公党及洪门组织关系十分密切,所到之处,都受到当地致公党同仁及洪门人士的热烈迎接,1937年11月24日《大汉公报》转载五祖祠公函写道:“政府决心抗日救亡之秋,自能认清国家民族之利益,超越一切任何团体及个人之上,化除成见,捐弃前嫌,一致团结,拥护之,爱戴之,继续辛亥革命吾党输财出力之光荣历史。如赵昱大哥到达之处,希望鼓励全体昆仲踊跃争先购买救国公债,能为全侨首倡,而竟抗日图存伟功,以挽救将亡之国家,复兴垂危之民族。”

  1939年11月27日《大汉公报》还报道了一则令人感动的故事:专向海外华侨募捐公债赵昱氏,现已抵达伦敦,沿途所过之南洋各地,在赵氏的尽力宣传下,所得成绩殊佳,对于抗战前途,至多利超。赵氏达到伦敦后,即向当地华侨劝勉购债捐款,并以空邮函寄香港报告当地华侨捐募情况。全伦敦华侨总共计八九百人,生计不太好,而生活程度则较赵昱十年前游欧时增高许多,而侨胞也能努力向前。在此地经商者,赵昱劝其起捐每人购债千元,失业侨胞,在当地政府领到侐金时,也能每月捐出口粮1/4,节衣缩食,以纾困解难。全伦敦最热心侨胞,则唯惠州老者,竟将其一年来所艰难辛苦俭积的700元尽数捐助祖国,赵昱被感动至热泪盈眶。

  1938年9月3日赵昱回到香港后,立即致函各地侨团、致公党及洪门组织,报告捐输救国情况。赵昱自1937年10月由香港出发赴南洋,后经欧洲到美洲,再由檀香山、纽丝崙到澳洲,9月3日回港。一年多的时间,赵昱所到之处,沿途侨胞、致公党人和洪门人士为抗战救国踊跃购债,此次捐募公债共有3000多万元是来自马来半岛,若以华侨平均出钱而言,则南非洲第一,菲律宾第二,印度第三,美国第四(后来美国华侨又捐1300多万元,赶至第一)。

五洲洪门美洲致公堂第三次恳亲大会代表团修订联络根本章程封面

  组建民治党 功不可没

  抗战胜利后,赵昱携眷返回上海,重掌致公堂旧业,实际成为海外洪门在上海的首领。1946年3月,美洲中国洪门致公党总部主席司徒美堂带领总部主任杨天孚抵达上海,即找到赵昱商谈,凭借赵昱在海内外的人脉关系,一起筹备在上海召开全球洪门恳亲大会,成立中国洪门民治党,并由司徒美堂、赵昱、朱家兆组成常务委员会。

  7月25日中国洪门全球恳亲大会在上海贵州路潮社举行预备会,并由此产生中国洪门民治党,1946年8月1日中国洪门民治党正式成立,司徒美堂为主席,赵昱、朱家兆为副主席,并在“五祖祠”门口挂起了“中国洪门民治党”的新漆招牌……

  9月1日下午2点,民治党在上海康乐酒家设宴招待中外记者,报告组党经过,并发表对当前时局之主张,历时一个多小时。招待会由司徒美堂主持,在致词中司徒美堂对与会的中外记者表示感谢,并说明民治党成立所持立场;赵昱代表常委报告组党之历史等。

  民治党成立之后,即在各地成立分部和支部,拟定出版《民治周刊》作为该党的喉舌。并经司徒美堂、赵昱、赵锦田签署,资助民治党驻香港专员、致公堂越南主盟施伦佐和民治党港澳支部宣传处长黄大枢所主办的《太平洋杂志》,作为民治党在香港的刊物。

  1947年3月初,为组织民治党华南党部,司徒美堂与赵昱由上海抵达香港,16日下午二时,由驻港支部施伦佐为主席的香港华南洪门团体召开筹备欢迎会欢迎司徒、赵两人。此后,在司徒美堂、赵昱的指导下,1946年6月22日成立中国洪门民治党港澳总支部,主委熊少豪、副主委黄沧海。

  1947年7月12日,赵昱偕儿子赵文藻(时任上海致公堂主盟人及上海《洪声月刊》社长)抵达菲律宾马尼拉,各洪门团体代表到马尼拉13号码头迎接。赵昱此去有两大任务:一团结全菲洪门昆仲,二在菲组织民治党。15日中午,各洪门团体在进步党总部会所举行公宴,有国民政府驻菲领事官员和国民党总支部、总商会、华侨劳联会、广东会馆等领导蒞会。第二天赵昱随即拜访政府部门和各华侨社团、各洪门机关。

  由于民治党成立之后,其党内大小事务受到国民党势力的操控,因此具有强烈爱国之心的司徒美堂和赵昱退出了民治党。

  中共“五一口号”发表不久,1948年8月1日,居住在上海五祖祠的赵昱特地写信给旧金山中国致公党“三大”监委司徒俊葱和执委谭护等海外致公党及致公总堂同仁,信中揭露民治党已被国民党“CC派”所利用的情况,要防止他们“借民治党之名义到处进行反共宣传,破坏海外洪门的团结”等行为。

  1956年1月10日政协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增选赵昱为委员(华侨界十七名),之后又继任第三届、第四届委员。

  (作者为致公党厦门市委会原专职副主委,厦门市侨联原副主席,现兼任中国致公党中央党史研究与党务工作委员会委员、致公党中央理论与学习委员会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