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章上的武汉:辛亥革命的记忆 首义延寿会证章

辛亥革命网 2020-07-20 13:51 来源:人文武汉 作者:刘谦定 查看:

“辛亥首义同志会”是个什么性质的组织?其历史沿革又是些什么?今天生活在武汉三镇的人们,多数对此已很陌生。我特将手头收集的资料摘录了部分,谨与对此感兴趣的读者分享。

首义延寿会证章:铜质、珐琅彩山河国旗纹、直径3.3cm

  1946年6月,尚健在的辛亥首义老人,包括我祖父和他的战友们,在经过有关方面的审批后,都成为了“辛亥首义同志会”会员,这是我祖父晚年最引以自豪的事,他能成为所谓“缔造中华”的开国志士之一,我们全家人也都为他感到高兴。关于“辛亥首义同志会”是个什么性质的组织?其历史沿革又是些什么?今天生活在武汉三镇的人们,多数对此已很陌生。我特将手头收集的资料摘录了部分,谨与对此感兴趣的读者分享。

  辛亥首义同志会组织缘起(作者 郭寄生)

  辛亥之役,武昌首举义旗,各省次第响应,不三月,满清覆亡,中华民国之名,已如旭日初升,光芒照耀寰宇间。是役也,以最短时期,成空前伟业,势若反掌,说者易之。不知当时清廷令大军南下,冀一鼓而下武汉,但我军同志均受国父三民主义所熏陶,故以少数之师,与敌一战于汉口,再战于汉阳,前仆后继,无不以一当百,终阻敌于大江以北,其英勇壮烈之气,诚足泣鬼神而动天地。今者中华民国立国已逾三十五载,多数同志,早已为国捐躯,其幸存者,亦皆垂垂老矣。且尘海浮沉,散漫无稽,常于首义公园内,见有三、五折足断臂者,既无蕲王之驴,又乏少伯之舸,惟日蹀躞于黄鹤楼畔,览艰难缔。

  造之河山,不觉把剑临风,掀髴长啸。嗟呼!滔滔江水,故步难寻,矍铄马援,忽焉已老,辛亥史迹,若不及早探询,据事实录,转瞬人世代谢,輶轩何从采辑?我等爰召集同志,组织斯会,于本年春初,开始筹备,六月十五日即告成立。计所登记同志约有千余人,庶几皤皤壮士,舒豪气于一堂,点点鸿泥,留爪痕于异代。

  1946年10月10日,在武昌阅马场举行了抗战胜利后的第二次庆祝大会,到会民众十万人。在主席台下,有身体尚健的辛亥首义同志五百余人,他们左胸佩戴着双十纪念章及黄色绫质的“缔造中华”襟章,英勇之态,不减当年。

  大会由省政府主席万耀煌主持,行礼后,首先向“辛亥首义同志会”赠《功在党国》匾额一方,旋致大会开幕词。紧接着由沔阳李春萱、嘉鱼胡祖舜、潜江李书城、蕲水孔庚等人报告“辛亥首义同志会”的筹备经过,以及革命发动时之光荣史绩等。发言结束,由万耀煌亲自破土,举行了“辛亥首义拜将台”的奠基典礼,礼毕,开始了十万人的列队大游行。

  万耀煌率队徒步进行,游行队伍自阅马场出发,经武昌路过蛇山洞,再走胡林翼路(今民主路),转中正路(今解放路)至中正桥(今解放桥)解散。辛亥首义同志、各校学生、军警民众团队,机关彩车十余辆徐徐随行。沿途锣鼓喧天,人山人海,其情况之热烈,为民国元年以后湖北最盛大之国庆集会和游行。

  我祖父应邀全程参加了这一天的集会和游行,他回家后仍激动不已,将胸前佩带的“缔造中华”绫质襟章轻轻取了下来,然后很仔细地将其贴在了“辛亥首义同志会会员居住证”上,他觉得只有如此这般的处理,才能妥善保存这些在他眼中弥足珍贵的纪念品。

  辛亥首义同志会成立大会会员证

  上世纪50年代,我父亲和我祖父在半年之内相继去世后,我家曾陆续贱卖了许多我祖父遗留的物品以补贴家用,现在回想起来,其中有许多都是文物级的好东西。1995年,我家剩下的最后一栋私房也被圈入了“旧城改造”的范围,在拆毁前夕,我在一堆已清理出来准备随时丢弃的旧物品中,竞然发现了我祖父当年参加“辛亥首义同志会”的几件纪念性物品。

  经过仔细辨认,其分别是:黄色绫质的“辛亥首义同志会成立大会会员证”;民国三十五年国庆纪念大会敬赠的黄色绫质“缔造中华”襟章;民国三十六年十月十日辛亥首义同志会审查委员会发给的纸质“炮队第八标会员刘裕海居住证”,上款还写有“按照会章规定应受一切优待”;民国三十七年国庆纪念大会敬赠的红色绫质“缔造中华” 襟章;民国三十八年五月签发的“辛辛亥首义同志会、炮队第八标会员(刘裕海)居住证,中华民国三十六年首义延寿会证章:铜质、珐琅彩山河国旗纹、直径3.3cm。背文:补 No83。亥首义同志会会员证书”和“辛亥首义同志会第三周年纪念章”一枚,该证书和纪念章都是“第727号”。另外,还有一枚圆形的“首义延寿会证章”(见题头)。

一张拍摄于1948年的合影照,该照片题头写的是:“辛亥首义同志会炮队第八标全体同志三十七年双十节摄影纪念”

  据我长兄谦亨回忆,我祖父那天去参加双十节活动出门时,是穿的长衫,戴的礼帽,手里提了个布包袱。等“双十节集体照”拿回家时他才明白,原来布包袱内装的是,我祖父在参加辛亥武昌首义时曾穿过的一件旧军衣。“辛亥首义同志会炮队第八标全体同志三十七年双十节摄影纪念”的合影照片上左起第二排第一人就是我祖父,他穿着那身老旧的“首义军装”,站在穿长衫的老战友中格外地显眼。

  本文供图刘谦定 刘建林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