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1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后裔 > 辛亥讲述 >

黄兴与宋教仁矢志不渝的深厚友谊

 

  黄兴和宋教仁是辛亥革命时期的著名革命家,从1903年黄、宋缔交 始至1913年宋教仁被暗杀,十年时间见证了他们始志不渝的深厚友谊。在这翻天覆地的十年变革之中,他们为了共同的革命目标,分别用自己的热情和才华投入战斗;他们的亲密关系,是革命领导集中和谐协作的典范。

     黄兴和宋教仁有着共同的革命理想。宋教仁在武昌文普通学堂读书时,“便抱改革思想,开始特色同志。闻黄兴由日归国,在鄂演说,痛斥清政府的腐败,并提倡革命,他非常悦服,便与黄兴相结合。”此后,二人的友谊始终不渝。他们以革命的理想作为共同追求的目标,以肝胆相照的胸襟互相提携,以推心置腹的坦诚彼此督促,以无微不至的关怀互相照顾。黄、宋结交后,共同为新房革命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从1903年至1912年,黄宋共同合作的十二件大事,写就了中华大地一段轰轰烈烈的历史。

     1、1903年11月,黄兴与宋教仁等发起创立了国内第一个革命团体——华兴会。为配合华兴会的革命活动,1904年7月,宋教仁等在武昌发起组织科学补习所。

     2、1904年10月,黄兴与宋教仁、刘揆一、马福益等策划长沙武装起义,事泄失败,相继亡命日本。

     3、1905年,黄、宋在日本发展革命组织,开展宣传活动。1月,拟组革命同志会,从事民族革命。6月,宋教仁创办的《二十世纪之支那》杂志出版,宣传民族主义和反满革命;7月下旬,黄、宋与孙中山相识,讨论合组革命团体。

     4、同年7月30日,黄、宋等八人受筹备会议委托负责起草同盟会章程。

     5、同年8月13日,黄、宋发起组织并主持东京留学生欢迎孙中山大会。

     6、同年8月20日,中国同盟会正式成立,推举孙中山为总理;黄兴为执行部庶务,居协理地位;宋教仁为司法部检事长,同盟会领导核心从此建立。

     7、同年8月20日,由黄兴提议,将《二十世纪之支那》杂志移交给同盟会,作为同盟会的机关报,同时改名为《民报》,宋负责《民报》的编辑。

     8、1910年,在黄兴的支持下,宋教仁发起成立中部同盟会。

     9、1911年1月,宋教仁回国,主持《民立报》的编辑工作,配合黄兴在南方领导的武装革命遥相呼应。1911年4月,黄化岗起义时,宋教仁曾赴港参与策划。

     10、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黄、宋同赴武昌,黄领导了艰苦卓绝的武汉保卫战,宋则主持制订了《鄂州临时约法》,分别为推进革命作出历史性贡献。

     11、1912年1月,中华民国成立,黄、宋为临时政府成立和工作的开展做出了艰巨的努力,黄任陆军总长,宋任法制局长,共同为南京临时政府的建立竭心尽力。

     12、1912年8月,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为理事,宋教仁成为国民党实际负责人,竭力推行政党政治,得到了黄兴在各方面给予的支持。

     从以上事件来看,黄、宋的友谊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革命的永恒乐章,他们的结合,推动了辛亥革命的进程,共同为中华民族的觉醒和复兴作出了不朽的贡献。而他们之间革命的友谊与肝胆相照的情怀更令人敬仰。从宋教仁的《我之历史》中,我们不难发现,只要两人在一起,他们即商量革命大事。1905年初的几个月里,黄、宋差不多天天见面,同盟会成立前后的日子里,他们更是频繁会晤磋商。1906年夏季,宋教仁因用脑过度,病倒在床,刚从香港赶到东京的黄兴便马上去看他,在宋教仁忧郁苦闷的日子里,黄兴兄长般的关怀又使他振作起来。黄兴曾将儿子一欧托付给宋教仁,让宋教育并辅导学业。宋教仁逝世后,黄兴也承担起指导其子女的重任。黄临终之前,还谆谆嘱咐宋的儿子振吕要“好好做人,为你父亲争气”。1909年1月,黄、宋同居宋的“桃源寓”,共度难关。宋教仁的一些活动,都事先征求黄兴的意见。如1907年赴辽东联络“马贼”,1910年10月谋组中部同盟会,1912年改组国民党之事等等,都得到黄兴的同意。宋教仁一直推崇黄兴,把黄兴看成师长兼挚友,把黄兴与孙中山一同看作是同盟会的泰斗。1911年7月成立的中部同盟会,其会长“虚位待贤”,实即等待黄兴就任;1911年10月,宋教仁曾与居正等谋举黄兴为湖南湖北大都督,以牵制黎元洪;在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之前,宋又多次主张选举黄为大元帅;国民党改组后,在进行议会选举组阁时,人们多劝宋教仁为内阁总理,宋教仁却推举黄兴出任总理。黄兴也很器重宋教仁的才华,在复中部同盟会总部的信中,他称赞宋的计划是“老谋深算,虽诸葛复生不能易也”。

     艰难的革命岁月,黄、宋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他们的信函频繁,互相支持,互相鼓励。1913年2月15日,宋教仁从湘、鄂、宁一路进行竞选后抵达上海,黄兴立即把他迎到自己住处,商讨政治方略。3月20日,黄兴送宋教仁北上,在上海车站,几颗罪恶的子弹射向了宋教仁。两天后,这位年轻的资产阶级政治家经抢救无效去世了。临终前,“宋已不能语,惟以目四瞩,周视故人,依依难舍。黄兴睹此心痛,用双手扶着宋的臂膀,附耳呼曰:‘钝初,你放心去吧!’宋遂气绝。众皆痛哭失声。”黄兴从挚友的鲜血中更清楚地认清了袁世凯的真面目,在悼宋教仁的挽联中,他悲愤不已地严斥真正的凶手:“前年杀吴禄贞,去年杀张振武,今年又杀宋教仁;你说是应桂馨,他说是洪述祖,我说确是袁世凯!”黄兴与孙中山一起,发动了反对袁世凯专制独裁、保卫民主共和成果的“二次革命”。以后黄兴按照孙中山的要求远走美国,仍无时不在关注与支持国内的反袁“护 国运动”。袁世凯倒台、护国运动取得胜利也与黄兴的策划与支援分不开,然而,黄兴却因长年坚持在武装斗争的第一线,劳苦奔波,积劳成疾,医治无效,盛年谢世。

     黄兴与宋教仁在民族民主革命斗争中互相配合、携手奋发,成为革命事业中的最佳搭档,共同完成了推翻满清王朝、建立民主共和的宏伟大业,为中华民族的第一次民主革命贡献了自己的青春乃至生命,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是湖湘文化的骄傲,更是桃源的骄傲。宋教仁、黄兴不愧为杰出的爱国者、政治家、革命家、军事家、宣传家。

  (作者系黄兴之孙,此文系其在桃源纪念宋教仁先生诞辰127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