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1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后裔 > 先辈往事 >

我的五叔祖父宋教仁

 

  2011年清明,细雨霏绵,我们一家回乡挂山,路经五叔祖父宋教仁祖屋,如今已然破败。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已经有人邀请我参加有关宋教仁的研讨,我身体不适,并未应承。文专现在《芒果画报》担任编辑,正在做宋教仁的文章。我问他从辈分上如何称呼五叔祖,他竟茫然不晓。我不禁唏嘘,自家人尚且忘却,许多红男绿女如何得知?

  1956年8月,我即将赴北国就读。其时先父振绅罹病甚笃,忧心忡忡。五日薄暮,他令我至其榻前说道:“你这次离家远读,是件好事,要加劲读。你五爷爷教仁也是你这个年纪出外求学的,后来干起那么大的事。他为什么能干大事?从小有志气嘛!用他的话讲,叫‘文不借笔,武不借刀’。我如今病入膏肓,日后恐难再见。我把你爷爷教彰传下来的话说给你听。”

  “英雄起事赖文章”

  五叔祖父教仁,字得尊,号敦初,从1882年到1902年,在恬静的湖南桃源学习。时局动荡,他在接受儒家教育的时候就开始表现出异于常人的一面,形成革命的倾向。

  百日维新期间,叔祖父教仁只是十五、六岁,由于接触到了维新派的刊物,多少受到了新思潮的影响。1899年,叔祖父进入漳江书院学习,这座书院开通风气,提倡新学。它给100名学生提供了算学、舆地、经学、掌故、训诂等课程。叔祖父在这里学习了四年,在这几年中,时代给予他巨大影响,使他的品格日益成熟。他对地理和历史很感兴趣,特别是对涉及到保守主义和维新发展的历史,有感书院这方面的资料太少,他曾率几位同学赴外地为书院图书馆购办书籍。

  叔祖父与大多数同学的志趣不一样,同学们致力于吟诗作文的技巧以适应科举考试的需要,而他却爱好用气壮山河的措辞来讨论问题,喜欢研讨并比较世界事态,曾发出过“英雄起事赖文章”的抱负。平庸之辈认为他是一个行为古怪的人,拒绝与他交往。后来,漳江书院的一位同学回忆道:

  余少与宋君敦初肄业邑漳江书院。时制科未废,专攻八股文。惟君薄科名,不屑务讲求经世有用之学。平日喜兵刑名法舆地诸籍,往往别有会心。或与二三侪辈,文酒纵谈,慨然有旋转乾坤、澄清天下之志。

  1903年到1904年,叔祖父教仁走出宁静的家乡,来到当时中国热闹繁忙的政治商业中心武昌城。此时他开始研读现代知识,包括西方科学技术的研究。他密切关心时事,真正接触到了革命思想。他曾对友人声言:

  中国苦满政久矣。有英雄起,雄踞武昌,东扼九江,下江宁;北出武胜关,断黄河铁桥;西通蜀;南则取粮于湘;系鄂督之头于肘,然后可以得志于天下。

  由此可见,五叔祖父的革命理想在青少年就学时期就已经具备,他后来在1911年公开鼓吹的战略思想早在这个时候已开始形成。

  “破坏易,建设难”

  在武昌期间,叔祖父宋教仁和黄兴相识,志同道合之下共同创立了华兴会。华兴会策划在慈禧太后70岁生日那天在长沙起义,由于被奸细发现,事情败露。清廷查抄了设在长沙的华兴会总部,并星夜派人去桃源县缉拿宋教仁。其时五叔祖父正在家乡变卖家产,为即将来临的起义筹措经费。后叔祖父为沅水渔翁所救,一路逃亡到岳洲,后到日本。为纪念该渔翁,遂自号“渔父”。

  1905至1910年在日本期间,就其智慧和品格的成熟程度而论,叔祖父宋教仁已是小心谨慎而且善于沉思了,进入他的自我反思和教育时期。目睹着中国的新生力量为建立中国第一个全国性革命组织——中国同盟会而聚集在一起,也经历着这个新的组织所遭受到的重重困难。在革命理想上,他从未摇摆不定,而且他已经开始思考给革命带来胜利的方式方法,开始思考革命成功后必须面临的国家重建问题。

  在日本留学6年,叔祖父教仁研究各国的政治、法律、官制、财政等,翻译了日、英、德、美、匈牙利、奥地利等国的宪法、官制、财政制度等,他的日记有详细的记录。也就是在此时,叔祖父认可了立宪制,提倡议会权威和内阁责任制,为他以后的政治理想奠定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