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1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后裔 > 辛亥讲述 >

国葬曾祖父范鸿仙是孙中山的遗愿

  我的曾祖父范鸿仙,名光启,1882年6月20日出生于安徽省合肥北乡(今长丰县)一个贫苦农家,1906年加入中国同盟会,追随孙中山从事民主革命,战斗了一生。他是辛亥革命元老,著名报人,曾任铁血军总司令等职,在上海策动第三次革命时,于1914年9月20日凌晨惨遭袁世凯党羽杀害,后国民政府追赠陆军上将,国葬于中山陵附葬区。孙中山称他是“我党的重要领导人之一”,我对曾祖父充满崇敬。今年是他隆重国葬南京85周年,也是辛亥革命110周年,特撰此文,以志纪念。

  “定为鸿仙国葬”

  曾祖父范鸿仙是孙中山忠实的追随者和朋友,对推翻满清、光复南京、创立民国、捍卫共和屡建功勋。他既是文人,拿起笔杆子,竭力办报,撰写文章,鼓吹革命,抨击朝廷,影响之大,孙中山赞其为“范君一枝笔胜十万师”;他又是武将,抓起枪杆子,招募青壮年,创建“铁血军”,保卫新政权。

  二次革命失败后,曾祖父于1913年9月10日流亡日本。10月28日带头加入中华革命党。他在日本的四个多月期间,就14次访晤孙中山,主要是商讨回国讨袁问题。尤其是1914年1月31日下午的最后一次议事,长达近3个小时之久,这也成了两人最后的话别。

  1914年2月初,曾祖父奉孙中山之命,从日本秘密返回上海,在国内领导和发动讨袁,进行三次革命。在组织上海起义时,曾祖父被叛徒出卖,于9月20日凌晨,惨遭袁世凯党羽派来的4个凶手杀害,身中7刀1枪,皆为要害,当即殒命,时年32岁。

  孙中山闻曾祖父遇难噩耗,殊为痛惜,立即派员到上海致哀抚恤,并电召曾祖母前往日本,亲予抚慰。1914年10月28日上午,孙中山在东京头山满宅亲切接见了同盟会会员、曾祖母李真如,对曾祖父遇刺殒命深表哀悼。孙中山含着眼泪抚摸着当时8岁的我祖父范天平的头说:“你要好好读书,继承你父亲的革命遗志,长大后为国家多做贡献。”对我曾祖母说:“你要节哀自珍,好好将一对儿女带大。你放心,只要我孙文有一天能到长江,我有饭吃,你们也有饭吃。”孙中山又明确地说:“鸿仙身后事,即吾党事,待革命成功,定为鸿仙国葬。”中山先生的这些肺腑之言,使我曾祖母感动得泪如泉涌。

  墓园雄伟壮观

  遵照孙中山的遗愿,国民党中央决定为范鸿仙国葬。1928年6月5日,中央党部第122次常务会议,准蒋中正、于右任两委员提议:范鸿仙先生附葬总理墓地区域。关于安葬的具体地点,先是由我曾祖父的生前好友、监察院长于右任,其内弟李胜苍、儿子范天平三人,分别在紫霞湖、梅花山等多处仔细察看,与我曾祖母等商量,又经林森等勘探视察,由“范鸿仙葬事筹备委员会”发函给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于1933年冬议决,范鸿仙墓地选在中山陵东、五棵松陵园附葬区的一个小山坡上。寓意其生前是中山先生之重要助手,身后亦是中山先生的左右之“左”。

  对范鸿仙的葬费,国民党中央先后作出三次决定,最终确定为四万元。

  曾祖父的墓园,分为墓穸、祭堂、墓碑亭三个部分。墓园建设,历时两年,全部完成。各种建筑,庄严肃穆,雄伟壮观,堪称是“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灵榇由沪运宁

  1935年11月22日下午2时,在上海日晖港安徽殡馆举行我曾祖父灵柩启灵典礼。上海国民党党政军代表及范氏亲友同乡等百余人与祭,中央执行委员会、葬事筹备委员会迎榇专员等向灵榇敬献鲜花。

  礼毕,灵榇启运,仪仗行列,长达里许。下午4时,举行移灵公祭典礼。上海市市长兼淞沪警备司令吴铁城等,谨率党政军警各机关各团体代表,致祭。礼毕,灵车于当晚11时附挂特快车运往南京。

  23日,灵榇由沪运抵南京。上午11时,在下关火车站举行移灵典礼,国府各院部会,各团体代表数百人与祭。由蒋中正主祭,五全会主席团推于右任、张继、吴忠信代表致祭,分别读祭文。下午移灵入城,暂停第一公园烈士祠。

  举行公祭典礼

  1936年2月18日,在南京第一公园烈士祠举行隆重公祭典礼。公园内外,布置得庄严肃穆,门首搭建了松柏大牌楼一座,上面是国府主席林森亲笔题词“音容宛在”四个大字。园内祭堂,中悬烈士遗像,内停楠木灵榇,上复“范鸿仙先生精神不死”绸幕,遗像旁满置花圈。祭堂内外悬各种挽联、祭幛等,计有600余轴,令人肃然起敬。

  上午八时,公祭开始,国民党中央党部暨国府各院部会,各机关各团体均往致祭,由国府典礼局科长萧芹宣读祭文。蒋中正等政要数百人。

  蒋中正于下午一时许亲往致祭后,不忘故人,又特至血衣亭凭吊,目睹血迹殷然,可想见殉难之伟烈,他在血衣前伫立,沉思默想,良久始意兴萧索而去。

  中央执监委员会由冯玉祥领衔主祭,监察院由于右任主祭,全体监委均参加。

  国葬庄严隆重

  2月19日,是为范鸿仙烈士举行隆重国葬的日子。太平路、中山东路、大行宫等处,都扎立了彩柏牌坊,南京城沉浸在哀悼的气氛之中。上午9时,主持于右任,宣布启灵,从第一公园烈士祠出发,历行两小时之久,至11时许,全体行列均到达马群镇五棵松。

  中午12时正,宣告入穸,由杠夫将遗榇抬入墓穸内。12时30分,举行安葬典礼。于右任、张继致祭。首奏哀乐,由于右任献花,宣读中央执监会告文,主祭人率领全体齐向范氏遗榇行三鞠躬礼,随告礼成。

  中央告文曰:“惟中华民国二十五年二月十九日,为先烈范鸿仙先生安葬之期,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监察委员会,敬致告于先生之灵曰:呜呼,先生即世,忽逾二十年。窀穸之事,今始吉蠲。有待非缓,聿求安便。陵园之侧,南山比坚,相彼佳城,以封以树。虎踞龙蟠,百神呵护。用妥英灵,宅兆斯固。屹屹丰碑,千秋追慕。”

  在曾祖父国葬时,各界的祭文、挽章、挽联数不胜数,其中有:蒋中正挽章“功在党国。”林森祭文称他“蹈厉发扬,舍生殉国。”于右任祭文赞他“经纬文武,凭陵霜雪,开国建勋。”戴季陶挽联“建国仗嘉谋,劲节长流黄歇浦;报功昭会典,佳城得傍紫金山。”孙科挽联“建国艰辛,文事武功照日月;迎灵祭奠,公忠亮节备哀荣。”冯玉祥挽联“为民效命,为国尽忠,溯毕生经武整军,懋著奇勋光史乘;此头可断,此志不屈,痛先烈成仁取义,长留浩气在人寰。”陈立夫挽联“开国播雄文,大义声明论民族;附陵隆葬礼,成仁争拜故将军。”所有这些,皆是对我曾祖父范鸿仙的褒扬备至。

  (范牧者为范鸿仙曾孙;倪洪为南京市政协原祖国统一工作联谊委员会副主任、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