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1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写真 > 前奏 >

太湖县近代史“太湖秋操”

  1908年(光绪34年),太湖秋操,与慈禧、光绪驾崩和熊成基起义等重大历史事件一起,成为辛亥革命的前奏,有着极其重要的历史意义。

  选定太湖作秋操地点

  三秋季节,草盛马肥,选择此时举行军事操练,谓之秋操。

  清末出现了著名的“同治中兴”,清廷虽然消灭了太平军,但当时旧式军队与洋人一比,战斗力太弱,无法抵御外辱,清政府接受洋务派的建议,开始洋务运动,其中一项是编练新军。八国联军进京后,无力发展海军,乃集中力量编练陆军,为检验编练成果,此时陆军部奏明慈禧举行秋操。1905年举行了河间秋操,1906年举行了彰德秋操。

  1908年,清廷陆军部拟定在11月(农历十月)举行太湖秋操。计划光绪皇帝也来阅兵,鼓舞士气。参加会操的主力是南方两支新军部队,一支是江苏第九镇,另一支则是湖北第八镇,除此之外,北洋新军也派部分部队观操,作为演习所在地的东道主,安徽新军也派出少量部队前往太湖县合操。

  为什么把秋操地点选在太湖县?学者普遍认为:一、太湖在江苏与湖北的中间地带,交通方便,便于两军运动;二、前两次秋操,都在北方举行,新军需要适应南方作战环境和地形,而太湖县位于南方,地处大别山南麓,在山地和平原的交接地点,符合这次秋操的条件;三、太湖县向称“屏蔽荆楚、襟带江淮”,位于吴楚要冲,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为纪念此次盛事,清廷还特命官窑烧制了粉彩牡丹式的“太湖秋操纪念杯”,一种十分精制、构思巧妙的工艺品,发放所有参加人员。

  秋操的具体地点有两处:太湖县西乡猫儿岭(今城西乡界址村)和太湖县东乡五羊畈(今晋熙镇五羊村),两处都在太湖县城附近,紧靠交通要道。

  秋操如火如荼进行

  秋操准备充分。据民国10年(1921)《太湖县志》记载:“先期设电报,筑马路,宾馆、行辕纷纷营造。”小小的太湖县城一时热闹起来,在太湖上一辈老人的记忆中,那个时候的县城,到处都是扛枪的兵。县城周围的山上扎有营盘木寨,北门沙滩上搭了很高的台子,说是皇上要来阅兵,到处挂起了大红灯笼,一片喜庆的气氛。

  清廷特地从安庆经潜山、太湖至湖北临时修造一条军用公路,遇山开路,逢水造桥,以便八镇行军和驶运辎重、炮车。而九镇先用轮船运往安庆登陆,然后步行至太湖。那时的九镇,已有步、骑、炮、工、辎及卫生、汽球、电讯队等,在当时陆军中堪称完备。当九镇官兵下船上岸,军乐开道,岸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在安庆停留几日,便起队经潜山至太湖县。八镇自武汉经黄州抵太湖,配备与九镇相当。

  民国10年(1921)《太湖县志》记载:“总司令冯国璋,阅兵大臣端方、荫昌等莅县,驻行辕,各国军事要人麋集城厢。排日赴西乡猫儿岭、东乡五羊畈等处实地操练。”

  当时担任九镇队官(相当于连长)的华士龙在《从太湖秋操到与中山先生的几次会面》一文中回忆道:“演习开始规定:1、演习所用枪弹、炮弹都应只是空响弹,不准有弹头;2、炮兵距‘敌’30步内不准开炮,步兵距‘敌’10步内不准放枪;3、故违伤人者,有司论罪。布置就绪后,演习正式开始。”

  “最初,两军以遭遇战的形势出现。第九镇向前推进,大队之前有营级前卫探导,营前卫又分尖兵、排前卫、队前卫、营前卫,排队之间各相距200至500米,总距2000米左右(正是当时步枪的有效射程)。左有左卫左斥侯,右有右卫右斥侯,各距大队1500米左右。”

  “秋操在太湖县城附近方圆几十里的丘陵地带进退拉锯,已‘战’了三天,每天‘战况’都十分激烈,且愈‘战’愈猛。整个战场上杀声震天,硝烟弥漫,两军对垒,各显神通,变幻无穷。至夜晚则自守休整筹划。”

  熊成基安庆起义

  秋操进行顺利,各国来宾都称赞,诸位官员也很满意,传令嘉奖各部。故官兵们个个精神振奋,斗志昂扬。

  11月15日,突然传来急电:皇上、皇太后同时驾崩了。两镇军队只得停止操演,举行哀礼。举哀仪式是步兵列队,倒握枪枝(将枪口对着地面),乐队吹奏哀乐,许多官员戴孝大哭。挂满太湖县城的红灯笼,也都换成了白灯笼。其时,官兵们也窃窃议论,都为光绪和慈禧同时死去感到奇怪。

  此时,安徽省会安庆城中也在酝酿一场大规模的起义。为首者熊成基,扬州甘泉县人,少有大志,性侠烈,入安徽武备练军学堂,与柏文蔚等同学,其后加入皖省新军,任混成旅炮营队官。徐锡麟刺恩铭殉难后,熊不胜悲愤,欲为徐复仇。熊原计划借“太湖秋操”之机,发动新军中岳王会骨干,将军事演习转化为推翻清政权的革命起义,从而掌握大量新式武器,“天下可唾手而得”。而安徽巡抚朱家宝早有防备,为防范革命行动,不让思想较新的将弁参加秋操。朱家宝陪同观操大臣一同前往太湖县,还带走了不少原驻省垣安庆的巡防营部队,这样一来,省垣防卫就十分空虚,又赶上慈禧太后死去,革命形势大好,革命党人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在安庆起义。

  当月19日下午,熊成基、范传甲、张劲夫、石德宽、薛哲等各营革命者十余人在“叶氏试馆”召开紧急会议。议定当晚举行起义,公推炮营队官熊成基为“安庆革命军总司令”,并制定起义计划,发布作战密令13条。晚9时许,驻在玉虹门的马营和东门外的炮营共千余名新军为主力,以烽火为号发起武装起义。首先攻占了菱湖嘴弹药库,然后集中力量攻打安庆城北门。原约定的城内步营队官薛哲未及时接应,不巧的是安徽巡抚朱家宝在起义的当天赶回安庆,闭城固守。

  当时起义部队以为参加秋操的部队没带实弹,缺乏战斗力,这也估计错了。时江北提督王士珍率领江北新军参加秋操,出发前,令士兵抬了很多标有“无铅箭”、“ 饼饵”的箱子,并亲加封印,吩咐下属:“有军令方能打开。”诸将不解,王士珍告诉大家说:“用无铅箭不伤人,饼饵用来犒军的。” 起义发生,清政府十分恐慌,令王士珍出兵镇压。当时带兵的将官既无子弹又无兵饷,仓皇失措。王士珍命打开标有“无铅箭”和“饼饵”的箱子,原来里面装的全部是银元和子弹,稳固了军心。由于王率兵堵截、追击。起义军得不到内应,又缺乏武器,在无法破城取胜且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被迫向集贤关退却。后取道桐城,撤至合肥,伤亡惨重。这就是有名的“安庆马炮营起义”,又称“熊成基安庆起义”。

  消息传至太湖,秋操还没有结束。其时,安徽新军混成旅、熊成基的上司顾忠深受到牵连,认为这次起义是由顾暗中相助。顾后来与四名斩首者一同押赴刑场,得冯煦相救,才幸免一死,被充军到张家口。

  清廷对新军九镇极不放心,特别是三十三标的军官,大都受到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两江总督端方得知起义消息,惊慌逃走,并令八镇监视九镇。八镇、九镇不几日各自返回住地,太湖秋操就此结束。

  太湖秋操的意义

  一、太湖秋操成为熊成基安庆起义的导火索。这次起义震撼了清廷,闻名于全国,在辛亥革命史上具有不可磨灭的功勋。北伐后,安庆人民将东门外慈云阁称为“熊范二烈士专祠”。

  二、太湖秋操训练了新军,传播了革命思想,为辛亥革命准备了人才和武力。

  许多参加太湖秋操的将领,后来成为辛亥革命的骁将、有功之臣,名垂青史。

  九镇统制徐绍祯在辛亥革命中被推为江浙联军总司令,历任参政院参政、广州卫戍总司令、孙中山总统府秘书长、大本营参谋长、广东省省长、临时参政院参政等职。熊成基的上司顾忠深充军张家口,在辛亥革命中返回南方,成为任江浙联军总参谋长。上文中说的华士龙,曾是徐锡麟、顾忠深的部下,是个坚定的革命者,在辛亥革命中担任江浙联军支队参谋长、第二军参谋长和第十一师师长。

  吴兆麟,作为八镇新军的一名队官,参加了1906年河南彰德、1908年安徽太湖举行的两次秋操军,编写了《太湖秋操纪实》、《战术实施》、《参谋旅行兵术》印发各军参阅,吴兆麟的军事干才,为湖北新军各标营所知晓。武昌起义中,第八营士兵抢占城南楚望台军械库后,群龙无首的起义士兵公推正在楚望台当值的左队队官吴兆麟为临时总指挥,在吴兆麟指挥下,义军展开对湖广总督署的战斗,经一夜激战,夺占省城武昌,将推翻清政府和专制帝制的辛亥首义引向胜利的高峰。

  九镇三十六标管带林述庆也参加了太湖秋操。武昌革命爆发,林述庆的三十六标调到镇江,与三十五标会合。当时镇江城外鏖战正酣,林述庆毅然调转枪口,亲率所部新军在京岘山起义。驻防镇江的旗兵全部被缴械,镇江遂告光复,同时成立镇江军政府,林述庆被推任都督。清朝海军“镇清”“楚观”各舰在林述庆带领下也宣布起义。此时,林述庆年方28岁,可谓风华正茂。

  三、一批先进武器在秋操中首次使用,使太湖秋操永载于中国军事史。

  1908年4月,湖北陆军八镇率先成立气球侦察队,聘有日籍教练,配备“山田”式气球一具。同年5、6月,江苏陆军九镇气球侦察队、直隶陆军四镇气球侦察队相继宣告成立,各装备“山田”式气球一具。由此中国最原始的空军诞生了。

  而空军的第一次亮相,就在太湖秋操中。由于首次亮相,难免会出些差错而闹出笑话。华士龙亲眼看到:气球队协助炮兵侦察目标,日本技术教官多次试验而得不到升腾。当时八镇的炮兵标统王遇甲急不可耐,随手用马捧乱打日本人,日本人只能忍气吞声,费了很多力才将气球升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