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登云故宅:辛亥功臣抗战时期力保晚节

辛亥革命网 2020-06-10 09:28 来源:大河报 作者:盛夏 查看:

张宅三进院,30多名妇女也能住下。张登云还让用人在第三进院架起大锅,为她们做饭。直到开封安定后,大家才陆续回家。

  张登云出生于汜水县祠堂沟村(今荥阳市汜水镇),此地盛产柿子,祠堂沟满山满谷都是柿树,他成年后又号“柿谷道人”。

  “父亲出身于一个贫苦的大家族。他很孝顺母亲,童年偶尔吃个鸡蛋,也用线绳一分为二,给母亲一半。”张登云五儿子张方旦道。

  张登云有志于学,1897年,18岁的他考中秀才,1902年中举人,1905年由清政府保送到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法系学习。在日期间,与廖仲恺、于右任、李济深、张钫等相识,过从甚密。

  1908年,不满30岁的张登云从早稻田大学毕业,偕日籍妻子樱田菊子(中文名张田希九)回国,在河南省法政学堂任教授,1909年当选河南省咨议局议员。

  1911年张钟端由日本回国,筹备辛亥革命河南起义,河南法政学堂是革命党人集会、议事的重要地点,张钟端被公推为河南省辛亥革命军总司令,张登云负责联络。

  1911年12月22日,起义失败,张钟端等11人慷慨就义。张登云幸免于难,清廷密令逮捕他。

  “幸好有个姓白的警察送来一张字条,上写着‘束之兆之’。父亲明白是速逃,他化装成少妇,坐同盟会员王少湘家的马车,由王少湘亲自驾车,从北陶胡同出开封城北门,绕道西郊到王少湘的老家毛寨,王少湘又派人护送父亲到杏花营西的韩庄镇,从那登火车,经武汉转上海,由上海乘船去日本长崎市,住在日本母亲樱田菊子的娘家。”张登云儿子张方旦道。

  清帝退位后,张登云回开封,又到法政学堂教书,并担任国民党河南支部副部长。

  袁世凯就任民国大总统后企图称帝。“听父亲讲,他和袁世凯有交往,还曾称袁为老师。就上书委婉相劝,袁世凯却开始通缉他。”张方旦讲。

  被通缉后,军警搜查了张登云的开封老宅和汜水老家,张登云再度流亡日本。

  1916年6月,袁世凯病死,张登云再回开封,在法政学堂担任教务长,1917年,任法政学堂校长。

  A从政廉洁奉公 从教桃李满天下

  1926年3月,张登云任河南省政府政务厅厅长。4月份,曾代理河南省政府省长。数月后改任河南省政府实业厅厅长。

  政坛沉浮多年,张登云任职数种,年头最长的是在河南省法政学堂(后更名河南省公立法政专门学校),他在此执教的18年里,培养了一批法政人才。友人王智君有一联赞他:“能文章,能政事,主讲法学十八年,耗尽苦心,桃李几遍大河南北;是英雄,是名士,视歼敌寇甫两载,那堪瞑目,党争犹残中国兄弟。”

  任教18年,从教授到校长,张登云一直兢兢业业,他常告诫学生:廉洁奉公,体恤百姓。对来省城谋事的亲戚,一个都不安排。他给二弟、三弟的信中道:“如果乡亲们仍然叫你们老二、老三,说明你们俩还没变,大家仍是好乡亲。如果称呼你们二老爷、三老爷,那是辱骂你们,你们要拒绝这样的称呼。”

  1927年,冯玉祥二次主豫,张登云被人诬告,软禁了百天,未查出问题。这件事后,张登云深感仕途艰险,萌生退意。

  1930年,他在北太平街老宅前挂起律师招牌,但并不接案子。学生问他原因,他答道:“我这个牌子只是对付官场的免战牌,我决心不再涉足官场了。”

  但是有很多人并未忘记他。

  阎锡山每年都给他来函拜年,请他去山西任职,都被他以“道不同不相为谋”“婉谢”。

  河南省政府拟任命他为驻南阳专员,他坚辞。省政府改任他的好友王幼侨担任此职,王幼侨希望他能出山帮自己。张登云为友情,去南阳给王幼侨当了一年秘书。“专员不当当秘书”,一时传为奇谈,从中可见他对待友情和仕途的态度。

  B张宅上映“开封版”《金陵十三钗》

  1938年6月6日,开封沦陷。

  张登云日本妻子樱田菊子的弟弟被征召入伍,战死在中国,她有强烈反战情绪。

  沦陷初期,张家附近几条街的三十多名妇女都来张家避难。樱田菊子用日文写了启事,贴在街口两侧电线杆上。

  “启事大意是此房主人是日本侨民,她的丈夫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请勿打扰。日军士兵看后不敢进张家,有些士兵还对着启事敬礼。开封太平街西口居民崔永贵之母曾被张家保护过,她清楚记得启事内容。”《河南文史资料》记载。

张登云故宅一进院

  张宅三进院,30多名妇女也能住下。张登云还让用人在第三进院架起大锅,为她们做饭。直到开封安定后,大家才陆续回家。时隔多年,被救助者及后代,对张家仍满怀感激之情。

  这一情节,如同大片《金陵十三钗》一样感人。

  这一时期,日伪要员多次找张登云,令其出山。张登云均以“有病”搪塞。

  1938年夏,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委员长王克敏多次电邀张登云到北平任伪职,侵华日军第十四师团师团长土肥原贤二还登门拜访,都被张登云拒绝。

  “土肥原贤二来我家时,我的两个哥哥目睹了前后经过。父亲躺床上装病,还把茶叶水泼在褥子上,装出大小便失禁。随同土肥原贤二来的,有五六个腰挎指挥刀的日本军官,日本妈妈把他们让进客厅应酬。土肥原贤二坚持要看父亲,一进卧室,就用流利的中国话喊道:‘老同学,我来看你啦!’跑到床前把蚊帐拉开,问这问那。父亲装作昏迷。土肥原贤二走时告诉日本妈妈,要派医生给父亲治病。”张方旦回忆道。

  张登云后来告诉家人:“我在日本留学时和土肥原贤二并无交往,根本不是同学。”不久,土肥原贤二派来医生为张登云检查,还多次派人送药。张家把药全扔了。

  软的不行,日本人就把张登云抓进日本宪兵队,樱田菊子多方奔走营救,他被关了一星期才放出来。

  张登云赋闲在家,没经济来源,家中孩子又多,天天吃窝头。母亲报怨:“针线钱都没有。”张登云道:“挣钱很容易,但这种钱不能挣。”

  张方旦对日本母亲满怀敬重,他说:“日本投降后,一些日军家属把家具物品送给她,她一概拒绝。1948年6月,开封第一次解放前夕,国民党当局劝她逃往江南,她没答应。新中国成立后,一个日本代表团访华曾来我家,问她是否回日本,她表示留在开封,后经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批准,她重新加入中国国籍(民国时,她已入中国国籍)。”

  C张登云坚守民族气节

  1945年春,日伪当局企图设立“中原省”,设“省长公署”于郑州。张登云对此一无所知。

  一天,几个日本人来张宅,说是请他去郑州开会。他从容穿上皮袍,戴上皮帽,对家人说:“不要担心,我要乘机回一趟汜水老家。”

  十余天后,张登云平安回来了,家人十分高兴。他们并不知道,张登云郑州之行十分惊险。

  原来,日本人盗用张登云的名义,通知河南省各县维持会长到郑州开会,准备成立“中原省中原自治政府”,企图逼迫张登云出任伪省长。张登云拒绝,要求回老家汜水。他回去后,驻郑日军头目石夫勇一命人对其严加监视。

  在老家,张登云见到了三个侄子张华强、张华挺、张华勇,三人都是抗日爱国青年。张华强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抗战初期加入新四军,他当时担任汜水县抗日民主政府委员兼荥汜巩联防办事处主任,是奉党组织委派和张登云会面。张登云对侄子表示“坚决不当汉奸”。

  张登云在老家待了三天,中岛和汜水县伪县长马观化又将他送回郑州。在郑州,张登云整天酗酒,敌伪政权感到这个人选不理想,放松了监视。他伺机逃离,步行三天回到开封。

  之后,日军在东南亚战场失利,在中国战场进攻受阻,无暇组建“中原省”。1945年5月,汜水县抗日民主政府派张华挺、张华勇到开封看望张登云,了解“中原省”情况。张登云道:“中原省的事已黄了,日伪没再纠缠我,请转告上级放心。”

  日本投降后,张登云的朋友学生都来看望他。辛亥著名志士张钫也来看他。

  国民党政府的贪腐,让张登云十分失望。蒋介石发动内战,也让他感到忧愤。1946年秋,张华强被逮捕,押解到开封。张登云营救未能成功,张华强牺牲。张登云痛哭流涕,心脏病、肾病复发,1947年1月13日去世。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