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志士万声扬

辛亥革命网 2021-11-12 10:57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刘宝森 查看:

万声扬,亦名午亭,字武定,湖北黄陂五通口人,同盟会会员。1902年7月,万声扬与黄兴等30多名湖北学生,被选派到日本东京弘文学院学习。与刘成禹、李书诚等主编《湖北学生界》。

  万声扬(1878∼1940),亦名午亭,字武定,湖北黄陂五通口人,同盟会会员。其祖父登云,系儒医,刚正自持,万声扬深受其影响,幼颖慧,性豁达,精书法。

  万声扬幼时便立下“读书报国”的志向。曾受过张之洞的赞许:“我两任湖广总督,历十七载,计得弟子万余人,其中惟张继煦的文章必传,万声扬的字必传。”张之洞、张继煦、万声扬师生三人曾作两副戏联:一为“黄陂水浅虾蟆齐鸣敢称万声扬;南皮蒙鼓渔阳三挝必是张之洞”。二为“赵子龙智取南郡枝江小子入我门;张香涛妙用西学南皮大人攻他山。”由此可见师者对学生的痛爱,学生的锐意向上。

万声扬

  1902年7月,万声扬与黄兴等30多名湖北学生,被选派到日本东京弘文学院学习。与刘成禹、李书诚等主编《湖北学生界》。该刊物是第一份以省名命名的在日本东京出版的留学生刊物。以“输入东西之学说,唤起国民之精神”为宗旨,“为吾国国民说法,一篇一章,一行一句,无不补国人公德之缺点,启世界民族之思想,科学益其智识,理论辟其精神,事实助其感情,文词增其美德,实足养成中国将来之国民”,塑造新型国民性。

  万声扬所著《中国当得国民教育》一文中指出:“国民何谓也?事言之,凡为国之一民,其身即国之一分子不放弃一分子之责任者,即可谓之国民,理言之,非有独理之精神,有合群之性质,有自主之品格,有进取之能力,有协图公利之思想,有不受外界抑制之气魄,不足以为国民,使一国之中,从有独立之精神,有合群之性质,有自主之品格,有进取之能力,有协图公利之思想,有不受外界抑制之气魄,虽合全球众虎儿狼之国,环而攻之,据其城池,夺其土地,掠其财产,而未尽戮其国民,则其国仍不可得而灭。……近数十年来,世界各国,莫不以国民之有无,为其国存亡之比例差,国民之多少,为其国强弱之比例差,以国民程度之高低,为其国民族帝国主义发达与否之比例差。”无疑,在清末留日学生的心目中,权利、责任、自由、独立、自尊、自信、自治、尚武、合群、公德等近代意识已经成为近代国民的象征。

  为进一步说明国民与国家、与政治的关系,此文进一步强调:“盖国者,国民之身体也;国民者,国之性命也。国之于国民如鱼之于水,人之于空气然。鱼无水,鱼立僵;人无空气,人立戕;国无国民,国立亡,其道一也。”

  同时,他们将《猛回头》、《海天潮》等10余种各省留学生所办刊物,大量秘密传入国内,唤醒国人,许多人相继加入革命团体,其中湖北军、学两界及知名人士奋起参加组织者最多。

  1903年5月,当黄兴、万声扬等5人毕业回到湖北晋见知府梁鼎芬时,被大肆斥责,不予任用。吴禄贞留学回鄂后,万声扬常在武昌花园山李廉方住所与吴禄贞、耿伯钊等人畅谈革命,这里实际上是一处武汉最早的革命机关。万声扬与李步青、耿伯钊常驻此,宣传反清革命思想,各学堂学生成批前往李廉芳寓,倡谈革命,陆续加入花园山组织的人,非常踊跃。该组织通过派遣知识青年潜入新军,实行“抬营主义”。如张难先所言:“以最好之同志,投入军中当兵,渐次输入士兵对满清之恶感情绪”,“改换新军脑筋为成事之根本,会党则可以联络,令其为我用,不致为彼用。”

  在耿伯钊《革命先烈吴禄贞先生略史及其遗笔》一文中提到:“来往最密者为李晓园、吴炳、时功玖兄弟、金梁园、张春霖、匡云官、朱和中、金封三、屈春波、易举轩、卢慎之、张亚伯、王韵石、章朗村、王景芳、刘伯刚、范吉六、程子端、曹文思、冯特民、曹亚伯、黄毅候、陈子金、胡汉翘、张子渔兄弟,及孙森茂主人孙凯臣等。每日各人报告所约新同志若干人,其人品能力如何,能否担负革命某种革命任务,由李(步青)、万(声扬)及余三人决定后,再向吴(禄贞)先生报告。”

  《湖北学生界》大部分社员回国后,遂集资在上海四马路东华里分租王慕陶寓处,开办昌明公司,万声扬任经理,马刚侯副之。从所发行的广告看,以“递书售报,招待出洋”为务,经营中外典籍,编辑出版教科书等作掩护,秘密输送革命刊物,为革命筹集经费,为迎送留学生回国或出洋。既与武昌花园山革命机关声气相通,又与孙中山关系密切。黄兴流亡上海后,常在此秘密计事。

  昌明公司将革命书报寄往湖北,因供不应求,吕大森、朱和中等组织一活版印刷公司,专门翻印《猛回头》、《警世钟》等一类书籍。各种革命书报在武汉学界、军界广为流传,以至“吾鄂各学堂,对于《湖北学生界》及革命刊物,人人秘手一册,递相传播,皆欲奋起。”(引自居正《梅川日记》)

  为了扩大革命宣传,昌明公司则利用编印讲义所得版权利润,“先提二千元购幻灯机片,运往武汉放演,时功璧管理机片,耿觐文(伯钊)说明,间参以讲演,吴禄贞、刘伯刚、金华祝、余德元等常往讲演者也。凡片中涉及世界民族运动与被压迫情事,必尽量发挥。此片在各处放演,往视者甚众,于激发思潮,亦颇有效。”(引自李廉芳《辛亥首义武昌纪》)

  1904年春,章士钊和杨守仁等人在上海建立华兴会的外围组织爱国协会,多方联络爱国青年,并暗中接济华兴会的密谋事宜。他俩在上海秘密设立有三个革命联络点,万声扬所创办的昌明公司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联络点是东大陆图书译印局和新马路余庆里的启明译书局。

  前广西巡抚王之春退居上海后,倡议把东三省让给沙俄,且在桂抚任内主张借法兵镇压人民起义。国内革命党人都想除掉他。1904年11月19日,革命党人万福华在上海刺杀前广西巡抚王之春,未成,被捕入狱。随后,黄兴、张胜、郭人漳、章士钊、徐佛苏、朱启陶、苏鹏、薛大可、周来苏、赵世喧等同时被捕,还搜去党员名册。万声扬知情后,积极参与营救因万福华案被捕党人。宋教仁11月22日日记中记载:

  辰正,至新马路寻余庆里之书局。良久,始寻得,则见门已闭,一印捕立守门外。余大惊,欲一入观之,恐其中甚现危状,欲退遁,则恐益启印捕疑。遂问〔向〕该印捕操华语问之,谓余有人托带信交此,今何如乎?彼不解。余故作失望之状,良久,始退去。然终不解其何故也。既思东大陆图书局章行严在内,往问之,必知也。遂至昌寿里东大陆局访之。至则局中人皆云不知。余闷甚,又思《警钟报》社原属同宗旨,或可闻知,又至该社问之。至则晤行李春波、戴□□二人,谈及此事,李春波始告余曰:“昨夜万福华刺王之春事,启华译书局内人已牵涉大半,皆被捕矣!至其详细,则犹未知也。”余辞去,乃至昌明公司晤得万午亭。余乃托言有章行严之信。君知章君否?午亭言:“行严已被捕矣,子从何处来者?”余答以湖南。午亭半晌遽反身入,良久复出,则请余登楼细谈。既登,则见刘林生在焉。余惊喜,遂细询其由。林生言:“昨夜巡捕掩至,黄庆午、徐运奎皆被捕去,共计被捕十二人。余以剧迟归幸免”云云。余始知此原由,则大恼,然亦无可如何。良久,复来二人,一陈树人,一张昧莼也。陈君新自日本归,曾识覃礼门。余乃托其致一信于礼门焉。未正,始回寓。夜,复至昌明公司。陈树人言:“覃礼门现在昌寿里进化译社,甚欲会余。”余遂去,乘一车至昌寿里……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