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君陈裕时辛亥革命后事略

辛亥革命网 2019-05-28 09:04 来源:宜昌市政协 作者:宜昌市政协 查看:

本文作者系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九十高龄参事、陈裕时的长子。他曾任交通大学教授,之后从事藏文研究。解放以来,他按其记忆所及与其父挚、亲友对陈裕时事迹的回忆,撰写此文。

  族侄陈雪涛,民国元二年(1912年、1913年)在南京第八师机关枪连当连长,并参加过癸丑之役(即二次革命)的战斗,汤芗铭督湘时,他在汤处当过商矿科长,以后汤化龙又资送他留日,以此他与两汤也有关系。解放后因病辞去汉口上海商业银行经理职务,常住北京,曾写过《癸丑讨袁回忆录》登载于《辛亥革命回忆录》第六卷。雪涛对先君生平(前半生)最为了解,对辛亥前后和第八师内情较为熟悉,见我拟记先君生平,因就他所知(尤其是见袁世凯与袁谈话一节是先君住在天津王芝祥都督家与王闲谈时雪涛在旁听得的)一并写出,揉和一篇,用我的名义作为先君生平及辛亥革命前后政治、军事活动一篇初稿。我根据他稿,加了若干删改和增补,写成此篇。

  先君陈裕时(1877-1940),号元伯,学佛后改号圆白,湖北宜昌三斗坪人,出生船业家庭。性豪放,自幼喜谈天下改革大事,塾师辈赞为“不羁之才”。不屑事举子业,在乡塾阶段即经常鼓吹革命,串引亲朋子侄辈出外留学,开峡江风气之先。甲午战败,震愤朝野,影响所及,乃至峡江小村镇。因此他冠年投笔从戎,入汉阳兵工厂工防营当兵。管带姜思治爱其才,选送湖北备武学堂肄业,旋经张之洞挑选,与吴禄桢等往日本留学振武士官等学校。偶于学课时间,被校长发现他不听教官讲授,而手不释之卷,不是孙子兵法、阳明学说,即是排满之革命宣传刊物,而且收集所谓不利于日本的资料。校方惊怒,报由驻日公使,开除学籍。于是,先君改学法政。在此期间,一面结识孙(中山)黄(兴)二先生矢志革命运动,一面联系同志,准备革命实践。他又约同蔡锷、李根源、戴勘、赵恒惕、唐继尧等同志去广西,分途鼓吹活动,同时被任为龙州讲武堂监督,兼龙州新军邕龙标统带。辛亥武昌起义,力说桂抚王芝祥、总兵陆荣廷响应起义,宣告独立,组织北伐第三军,担任三军参谋长兼邕龙标首长,分途援鄂援宁。

  在南北和议期间,孙中山被举为临时大总统,组织革命政府,黄兴任陆军总长。当时各省北伐军云集南京,军情复杂,供应不易,赣皖两军接连在南京浦口发生变乱抢掠情事。孙黄二公当局认为兵悍将骄,控制维艰,非有劲旅数万。不足以资镇慑,乃首先以纪律比较严格的广西北伐第三军和邕龙标为营底,整编为南京陆军第八师,拟以先君及赵恒惕等为师旅长。

  先君力持不可,并向孙黄申说:“我们革命才走了第一步,各省军队多是临时纠合,士气虽好,但缺乏训练和军风纪,以之当久经训练装备齐全的北洋正规袁军,肯定难操胜算,而袁世凯野心勃勃,定难履行就职宣言。如一旦帝制自为,我辈将束手无策。亟应藉他左右臂的庇护,整编几支强有力的劲旅,多多吸引革命同志参加训练,方足以资制袁之肘。现下袁之左右最有力的膀臂为段祺瑞、冯国璋二人,我们在日本、在广西共同奔走革命的同志陈之骥乃冯国璋之大女婿,如将八师师长地位畀陈,即打入了冯的内线,肯定将来对袁能起分化作用,于革命前途大有裨益。”孙黄听后,大为心折赞许,议遂决定陈之骥为第八师师长,先君和赵恒惕分任第十五旅长、第十六旅长,袁华选为参谋长,先君同时兼任陆军第九混成旅旅长。其统帅人选如此决定,同志们亦大为忻庆。而第八师实权,仍公推先君掌握。

  由于彼此系按同志式地公开协议,陈之骥也欣然慨诺。此第八师在袁世凯任大总统后之所以能归中央直辖,饷械齐全,短短十个月间即训练成为堪与日军匹敌之劲旅也。

  事后,先君近友如胡瑞霖、黄中煜、邓正夫、马刚侯等人,曾面瞋先君曰:“顺理成章的师长,就应当仁不让,为什么要屈居人下当旅长,为谁辛苦为谁忙?”先君戏答之曰:“我当两个旅长不比一个师长还强吗?”“须知,有名的英雄要人做,无名英雄也是要人做的呀!”说罢,哈哈一笑,大家才相顾无言。

  在南北议和期间,袁心怀疑虑,曾暗派人南下刺探民军虚实,并特派段祺瑞专赴宁沪遍访当时从事革命的军政人物。段北归,向袁作汇报时,袁问孙、黄到底如何,段答以不过尔尔。又问宋教仁、陈其美(袁政府任宋为农林总长,陈为工商总长)怎样。段谓宋能空谈一套理论,陈则只知热衷权位。袁似暗喜曰:“然则南方轰轰烈烈地革命却如此无人乎?”段默然少顷曰:“有陈裕时其人,在孙、黄幕中似颇有所规划,也有相当威望”……袁颔之。

  不久,袁氏在京就职民国总统之后,袁采取通过私人示意要陈继孙、黄之后赴京会谈。及至京,袁特召见于密室,态度和蔼可亲,谈笑达三小时之久。言甘语蜜,推崇备至。还恐先君怀疑,进而表白说:“南方有人疑我帝制自为,你意如何?”先君说:“我到未想念及此。”袁复移座抚先君肩曰:“老弟,你想,我在满清可说已位极人臣了吧!在民国元年登上大总统宝座,比皇帝还要尊荣,我又何必还要尝尝受人唾骂、遗臭万年的皇帝滋味呢?”先君曰:“我也同总统一样想法。”此时先君内心有些将信将疑,似已入彀中的感觉。

  先君将南旋,晋总统府告辞时说:“请指示南归如何办事?”袁哈哈一笑,起立送别,抚其肩低声曰:“老弟,你回去带着南方一班弟兄们好好地玩罢!”先君当时敏感他话中有活,不禁冷汗内流,如大梦警觉,当晚即化装乘津浦车南下,途中晚觉有人尾伺其后。幸有日友萱野、竹田君等多方掩护,幸免危险,逃赴日本别府,化名堀及泉。曾自忖曰:“我没做到无名英雄,险些先做了无名鬼卒了。”

  自此时后,袁见利刃阴谋未能得逞,乃改用利诱毒计,按月送致银元三万元,名为代表旅费,实则任其开支。此当时日本《读卖新闻》曾颠倒黑白地登载说,袁“代表陈某来日”新闻之由来也。他在日本别府数月,除利用此款十万元资八师外,更利用此款邀约南京八师黄恺元等同志来日密商,认为我们革命应作长远不断计划。如无相当实力,日日空喊革命,于革命前途何益?因拟在南京驻扎一师,师长陈之骥。一师驻石家庄,王孝缜为师长,俾便与山西阎锡山同志密取联系。一师由黄恺元统帅,驻武昌,便与湘赵恒惕同志密接。设总部(地下的)于汉口,自己不负任何名义,居中策应。表面推袁,实所以监袁也。如袁不能大公无私,有家天下的企图,则三面发起讨袁,取宁、汉、晋犄角之势,各省肯定响应号召,大局不难举投而定;如袁果能实践誓言,效忠民国,则让他励精图治十年(指连任总统一次)定可措国家于磐石之安。如是,则有名的华盛顿亦将起于东亚,我(陈自称)则愿为无名小卒,供奔走于南北新旧之间,作个明治维新的胜安芳于愿足矣。黄恺元辞以无力在武昌成立一师,先君说他去武昌成立一师后,交黄统帅,黄方承诺。

  上述长远革命计划正拟返国后研讨实施,但国内袁世凯方面煎逼国民党日急,刺杀宋教仁于上海,撤销粤、赣、皖三督兵权,而革命党内二次革命(即癸丑讨袁)呼声益激。急进派如陈其美(沪督)、胡汉民(粤督)、李烈钧(赣督)、柏文蔚(皖督)及冷遹、章梓、何海鸣等主张急起讨袁。而黄兴与先君及八师同仁则认为羽毛不丰,徒事牺牲,于革命前途无益。在此和、战争论的当口,急进派人们乃对似能左右形势的先君陈裕时扣以投袁降袁的大帽子,宣称不即讨袁即是通袁。为此,先君召集第八师同事们,说:“袁世凯紧逼而来,急进派也紧逼而来,在此情况下,我们只好散伙好了。”王孝缜愤怒说:“我们上山当土匪去!”先君说:“老百姓与我们无仇。”王孝缜说:“那你要散伙呀?”于是,大家痛哭一场。

  事后,南京第八师将领被逼于形势,为与上下游(指江西、上海同时讨袁——编者)一致,明知难于致胜,也只得同意讨袁,决定为革命轰轰烈烈干一场。于是,派袁华选、黄恺元二人赴沪邀黄兴来宁主持独立北伐大计。即组织北伐军梯队,由刘建藩统率北上,于1913年7月16日迎头痛击南下袁军王占元、张树元、张勋等部于利国驿。正拟整军渡河长驱临城,而上游湖口李烈钧军失利,同时上海亦告失败,南京八师不仅形成孤军,且三面受敌,只好取消独立,让黄兴出走,返师回宁,维持南京治安、人心。南京形势稍定,急进派人们于讨袁失败之后,不仅不引咎自责,反群起责备陈裕时“通袁”。先君虽气愤填膺,然众口烁金,乃不答辩,与黄恺元赴英国留学,另求救国之方,而恨袁倒袁之心意反益坚定。临行前与至友陈宧约曰:“我们誓与袁世凯不共戴天!”而南京第八师亦因急进派对之进行分化,形成内讧而瓦解。

  先君与黄恺元抵伦敦不久,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与国内邮电一时断绝。德国齐柏林飞艇常来轰炸伦敦,乃避居海滨。其后邮电复通后,远闻国内袁世凯帝制自为的迹象日见明显,乃偕同黄恺元绕道挪威、瑞典、俄国,经西伯利亚铁路返国。至此,方知自己真为老奸巨滑的袁世凯所欺骗了。不久,所谓筹安会大典筹备处等等组织相继出现,攀龙附凤的牛鬼蛇神争先恐后地劝进,袁世凯果然大胆背叛民国,要登上皇帝宝座了。先君愤恨之余约黄恺元策划倒袁,分奔川湘。留黄驻长沙,催汤芗铭独立反袁。汤之长兄汤化龙也从上海来信告汤说:“你须注意,我们辛亥起义的人,为湖北人的人格,无论如何不能助袁称帝……”但汤芗铭仍以南下袁军数万已取包围长沙形势(倪嗣冲等部),犹豫不能决。先君去川结果,已经川陈宧快诺,决定履行赴英分别时的誓约。深恐湘汤不能及时响应,乃又急奔上海晤汤化龙于黄梅生宅。汤反问先君曰:“你为什么丢着老四(指汤芗铭)在长沙不管?”先君告以经过后,说他似还有些顾虑。汤大乃亲笔函催其速与陈兄等决定大计,勿再游移。先君再入湘才决定了最后宣告独立的通电,距袁世凯气急而死之时间不过旬日也。先君又恐川陈反汗,于是赶回宜昌,派其内侄王宗孟将电信稿夹缝帽内,星夜赶赴成都报陈宧。此信系由王面交川陈参谋长刘杏村转达的。川湘独立倒袁通电发表后不及旬日,袁世凯即气愤而死。人心大快,而舆论界有谓袁世凯之死是中“二陈汤”之毒云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