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盟会登州起义纪略

辛亥革命网 2021-05-22 09:58 来源:山东文史资料选辑第三十一辑 作者:孙桂梧 查看:

先父孙丹林,名汉臣,同盟会会员,1912年1月参加登州起义。全国解放后,任北京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本文系根据先父手稿整理。

  先父孙丹林,名汉臣(1886—1971),同盟会会员,1912年1月参加登州起义。全国解放后,任北京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本文系根据先父手稿整理。——孙桂梧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的一声炮响,轰开了清王朝统治中华民族长达267年之久的封建枷锁。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民族民主革命,首先在长江流域树立义旗,短短31天中有14个省纷纷独立,影响所至遍及全国。山东省也处于民主革命的高潮之中,但革命浪潮时高时低,革命力量多次被反动势力挫败。登州、荣成虽然先后爆发起义,但为时不久即告失败,革命志士刘蒲塘、孙宗濂、丛琯珠、刘鉴清、李宪棠等人惨遭杀害。这时清王朝拟重新起用袁世凯的消息传出来,山东巡抚孙宝琦深知他的老上司袁世凯惯于耍弄两面派的伎俩,便在当年的11月13日至24日,以为时12天的伪装独立欺骗革命党人;同时又密示当局“相度机宜便宜行事”,扑杀革命党人如故。袁世凯终于出任清王朝的内阁大臣,改派张广建为山东巡抚,吴炳湘为山东巡警道(相当于省警察厅长),聂宪藩为山东盐运使(握有稽查缉捕的武装力量),逮捕民党,株连屠杀,一时反动气焰十分嚣张。

  孙中山先生于当年12月25日由美抵沪,迅速组织了民国政府,并于29日当选为临时大总统。山东地处南北之间,举足轻重,关系革命大局。孙先生指示同盟会山东支部负责人徐子鉴(镜心),建立组织,扩大影响。

  于是徐镜心遄往登州府城(今蓬莱县西关村)探访孙丹林。徐、孙是同科秀才,1905年徐介绍孙加入同盟会。1907年6月徐自东京归国,鼓动孙乘机在山东大学堂剌杀清政府派赴济南“视查学政”的学部侍郎清锐与新旧交卸的提学使连甲和载昌等三人。孙坚信中山先生“唤起民众”的教诲,认为“即去三人,在满奴中不过沧海一粟、九牛一毛,于国事何补”,遂罢此议。徐即以筹募饷械巨款自任,孙则广泛联络革命志士发展同盟会员,为起义做准备。此次孙邀徐潜往北门的涵碧楼(北门的城楼)密谈。徐以“首先起义地区究以何处为宜”相询。孙分析了当时的形势:(一)刻下全国十余省已非清廷所有,其覆灭命运即在目前;唯我省“独立”不到两旬即告取消。根本原因在于袁世凯别有意图,为求窃取革命果实,不惜负隅顽抗。至于清廷中最凶残的顽固分子,仅剩有荫昌、铁良、良弼、锡良等掌握皇家兵权的几人;他们极端仇视革命,以残杀民党为首要任务。因此看来,革命前途尚未容乐观。你是我省同盟会主盟人,不在此时有所行动,实在对不起东省父老。中山先生此时所厚望于你的就是这个问题。(二)袁世凯曾任山东巡抚多年,对登州情况十分熟悉。虽说烟台甫于11月12日和平“独立”,但所谓革命军烟台总司令王传炯实际并未参加民军起义(王为清舞凤舰舰长,该舰仅是排水量400吨的豪华兵舰),此刻与袁尚有勾结。而且袁深知登州重要,特派自己督练的新军协统(即旅长)张树元一旅驻防莱州(掖县),又派顽军孙熙泽为登州知府,叶长盛为登、莱、青三府的镇守使(相当于专区保安司令)。袁以为死守山东即保直隶,小朝廷便可高枕无忧。(三)如果我们能立即在东海一带突举义旗,可以说是晴天霹雳,定使清廷措手不及。(四)登州地形险要,位于山东半岛最北端,与辽东半岛一衣带水,为屏障京畿与东北的要地。明代袁崇焕经营辽东时,特与水师总兵毛文龙扼守登州为犄角。抗倭名将戚继光为防守登州免遭海上攻击,特建水城,并建立特大炮台于水城天桥口的沙城。甲午战争,日寇想侵占威海,也曾用海军袭击登州。最后,孙力主民军通过袭击登州水师营,占领水城,然后迅速突入登州府城。如此可以减少伤亡,震动全省,促使全省的起义连锁反应,迫使东北三省和清廷肘腋——直隶加速易帜。徐十分赞成孙的这一战略主张。当场决定徐返大连筹备军械,联络关东绿林豪杰以为民军主力,由孙负责组织发展登州府城的同盟会员、爱国人士以为内应。并约定一俟准备停当,孙即去大连引导起义军民袭占登州。

  孙在登州已发展同盟会员20余人,如有革命思想率先剪掉辫子的“华提士”西药房经理柳延辂,府城滩头操舢板驳船业的孙景春兄妹三人,富有胆略仇视官府之辛少白,县城冬防队(治安防盗的民间组织)队长陈伯侠,清前防营之教练官陈奇标,大学生陈命简、陈命扬、孙尹平、姜金和(致中),中学生张宗乔、沙树春、刘国璋,登州府电报局电报生高子宾,商人辛甄甫、宫立轩、刘雁宾及孙的外甥陶国柱(子方)等。此时秘密聚会于“华提土”药房,研究如何起义之事。

  孙组织好城里接应力量之后,即接到徐子鉴发来“速来”的电报。孙对起义骨干做了如下部署:孙用隐语回电——“到”,先由陈命简兄弟二人乘夜攀登府县南城割断电报线,由高子宾及陈奇标之子严密监视电报局长刘祥荪;由辛少白当夜带人迅速占据“码头尖”的清军炮台;由辛甄甫等率领冬防队直赴县政府,看管知县王荩臣;占领府县衙门之后,由柳延辂接管御用的“自治会”。约定电报隐语是:当月日期用“韵目”,大连来的民军,少数用“眷到”,过千人用“全眷到”,登陆时间用《百家姓》顺序为钟点。

  至于袁世凯之亲信爪牙登州府孙熙泽其人,早已遁往济南。原来徐镜心照孙丹林的建议,先期多次自大连向其发出警告信,使之恐惧万分。这一招既使独立难支的清知县惶恐不可终日,又使登州府所辖牟平、福山、黄县、招远、栖霞、莱阳、海阳、威海、文登等县、州、卫反动当局不敢轻举妄动,大大减轻起义时的牵掣力量。

  1912年1月13日午后,孙丹林自大连发密电与柳延辂等:“翰,全眷到,孙”。意即15日凌晨三四时大批起义军到达登州。14日孙丹林会同志愿参加登州起义敢死队的邱丕振(莱州人,老同盟会员)、刘雁宾、陶国柱、宫立轩5人,乘定期航行登烟线的日轮“龙平丸”先行。徐率领民军化装成商人,包乘日商轮“永田丸——19号”,伪称直航烟台,分批零散登轮。枪支弹药则由徐另讬日本秘密会社黑龙会中同情中国革命之仓谷桑铭买通宪兵、警察暗中放行。民军中有来自广东十字军北伐军一个队,队长郑天楚,成员均为青年学生有志之士,携带新式快枪。船至中途,徐与郑天楚各执手枪胁迫船主改道开赴登州,全体民军纷纷取出枪支等待登陆。

  15日凌晨4时,天上正在下清雪,十分寒冷,徐所乘的“永田丸”已改航跟上“龙平丸”。黎明初放晴,即见“码头尖”炮台已白旗挥扬,得知作为内应的辛少白等已夺取了炮台。城东垛口已然在望,船即依例在浅滩前二里停航。此时,腕缠白布之孙景春兄妹所摇舢板,发来了只能5人上岸的信号。

  孙丹林等5人上岸后,见有二名巡防营士兵背枪盘查,出其不意,各出手枪抵住士兵胸口,缴了他俩的枪。然后,直奔水师营哨兵窝棚,被惊醒的6名士兵亦被缴械,交由孙景春兄弟看押。

  收缴哨所武装刚完,“永田丸”已停泊,徐率大队陆续登陆。徐令张队带五六十人随孙等5人突袭水城。敢死队5人小组取炮台口的木梯搭靠城墙垛口,并肩攀上城头,开启城门,全队旋即进入水城。民军欲鸣枪示威,孙坚嘱不可,以免打草惊蛇。待及近水师营门时,孙鸣枪一响,众枪齐发,进入水师营未遇哨兵抵抗。此时辛少白亦迅速赶到。只见水师营的统领王步青衣裳颠倒,战栗而出。孙抢步首先攫住王的手臂,用手枪抵住他的胸口,喝令王下令全营缴械。恰值王的外甥仓惶而过,民军队长一枪击中他的面颊。王在此一吓之下,急下令全营投降。孙即请民军张队长与辛少白等人看管王统领并警戒水城。孙等5人迅由北门进大城。只见城楼高挂白旗,知民军已大部登陆,柳延辂的内应已告成功。及行至北街,又收缴了3名散兵的快枪。上午9时,登州府衙、蓬莱县衙、“自治会”、电报局,已由徐子鉴率领民军接管,街上贴满起义军的四言告示,登州府城遂告光复。

  徐镜心召集起义首领人物共商善后。其实是拿出事先在大连内部推定的都督、部长名单,让众人认可。徐对孙悄声解释说:刘艺舟(木铎)自武汉携回大批款项,并在东北号召起绿林数千人众而居功,有领袖欲。连承基和邱丕振为营口与掖县商人,出资在旅顺口购得快枪700余支。连且累世举办慈善事业,捐助公益,为东北绿林所敬佩。出资便要计名利,亦属商人本色。这些不得已的苦衷,只有你我二人知晓。孙即表示:我是你最早介绍加入同盟会的一员,1907年又曾以剌杀清学差之豪举相委,我曾主张:仅去此3人与国事无益,应唤起民众组织武装起义,以推翻清政府统治。这一主张颇蒙嘉纳,并以见告于中山先生。我志在革命,不为做官,对此安排毫无芥蒂。眼前我所焦急的首先是筹措饷械。我前与君在涵碧楼曾谈及:城内首富当推宋庆,家中地窖藏有枪支。我与宋家虽有戚谊,但为革命大义灭亲亦在所愿为。徐动容赞许。孙即于10时许率民军一排迳去府城钟楼北宋家,找其账房总管石子泉晓谕此意。石某初是迟疑为难。经谕以利害,跑进上房三五次,乃获同意开窖起枪。从地窖内抬出木箱10余口,取出快枪六七十支,50两的元宝20锭。当日中午解送府衙门收存。

  是日晚(15日)召开大会议定:连承基任山东都督兼总司令;徐子鉴(镜心)任总务部长;刘艺舟任外交部长;崔景山任副外交部长;宋赓延(宋庆之孙)任财政部长;刘雨屏(登州义丰和银号财东)任财政部副部长;王荩臣(原知县)任民政部长;蒋洁章(知县之幕宾)任民政副部长;柳延辂任司法部长;孙丹林任总秘书长兼军事参谋。

  次晨(1月16日),总司令连承基偕总务部长徐子鉴率全体民军进攻黄县。连非常骄怠,扬言:“我以东北健儿攻打清兵易如反掌,留守者静听好音可也。”邱丕振好意告诫说:“叶长盛镇台旧行伍出身固不在话下,但其手下标统(相当营长)玉振(旗人),其人在日本士官学校与我同学,擅长炮术,素为陆军部铁良、良弼所倚重。而我民军最多亦只有700余支枪,务请都督不可轻敌!”连毫不采纳,竟自扬长而去。

  黄县知县早已弃城遁去,民军兵不血刃收复县城。建立地方军政组织后,即开赴城西30里之北马。殊不知叶长盛已派玉振带兵一个混成协(相当旅),并配有大炮、机枪进行阻击。而我民军仅有步枪、手枪及自制的炸弹。火力配备相去甚远。民军同清军激战多日,各有胜负,最后终因失于大意,被清军攻破县城。连承基、徐镜心连夜返登。刘艺舟遂就此离登出走。清军复陷黄县后,杀戮甚惨。玉振除将黄县民政长斩首悬挂城楼外,并将所俘民军悉数斩杀于壕沟。当从黄县败退时,徐曾急迫呼吁登州出援。孙与邱连夜商量,因无兵无械,更缺机枪大炮,无力出援。且清军俄顷即可回袭登州,形势万分危急。邱不得已迅即招集残余募兵一营,派辛少白统领,驻扎在南门里原镇台衙门内,以作应急。

  清兵压境,非请外援不足以解危困。孙提议急电南京临时总统中山先生请援,邱甚赞同。电发后即得复:“已饬沪军陈其美都督即派海、陆军驰援”。

  北伐海军正副司令汤芗铭、杜锡珪接孙中山电令,首派巡洋舰海琛号(德国船厂建造,排水量2900余吨,装有射程远火力猛的“克虏伯”大炮11尊,是海军主力舰之一)驶登以张声势。次日海容、南琛巡洋舰在杜锡珪率领下亦随之而至。但3舰均无陆战队登陆。1912年1月25日,陈其美派来的沪军司令刘基炎率陆军一旅,团长唐之道、方日中率炮兵一团分乘招商局之新铭、新昌、泰顺、爱仁四轮源源而至。孙偕邱丕振、姜伯铭代表登州军政府登上运兵船欢迎沪军登陆,并进行犒军。孙等登上海琛军舰会晤杜锡珪,请其即行开赴黄县、龙口海域游弋,鸣炮示威,牵掣掖县清军后路。

  沪军刘基炎设司令部于登州中学堂。当日深夜登州绅商柳延辂、葛式瀚、陈伯侠、辛甄甫等谒请沪军星夜开赴前敌。次晨,沪军三四千人,步伐整齐,高唱战歌,肩负辎重、机枪、登城木梯,步出西门驰赴黄县。清军玉振慑于沪军威力,又因此时袁世凯摇身一变“拥护共和”,遂不战而退,据守掖县。沪军正拟乘胜西进,因清帝于2月12日宣布退位,南北进行议和,军事行动方始结束。

  刘基炎盘踞登州勒索地方,暗中讨好袁世凯,被授以二十一师师长之职,软禁在日本的同学邱丕振,监视孙丹林均达月余。终因与沪军副司令方日中、团长唐之道发生权力之争,沪军内部发生兵变。袁世凯遂解散沪军及山东军政府,改委周自齐为山东都督。鉴于袁世凯篡夺革命成果,阴谋复辟,孙、徐、邱相约进行联络革命同志,继续进行反袁活动。

  (作者孙桂梧,民盟上海市委文史委员,原上海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办公室主任、副教授,现离休。本文由蓬莱县政协提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