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武昌首义告捷 炮八标功不可没

辛亥革命网 2020-07-21 11:29 来源:人文武汉 作者:刘谦定 查看:

1911年10月10日傍晚,武昌北城外塘角辎重队与城内工程八营先后发难。此时,位于武昌南城外的南湖炮队炮八标,按起义总指挥部的指示也发难了,在排长蔡汉卿的指挥下开了第一炮。

炮是“军中之胆”。武昌首义当晚,城外炮八标起义官兵迅速将克虏伯过山炮布列到中和门城楼、楚望台高地和蛇山等制高点,猛轰湖广督署和第八镇司令部。

  我祖父刘裕海是一名普通的“辛亥首义同志会”会员——武昌起义陆军第八镇炮队第八标三营中队一排正兵。他以号行世,其谱名字派是“孚”字辈,1889年2月出生在湖北钟祥县城的一个小康之家,从小读书勤奋,怀有抱负。

  投笔从戎 参加新军

  1905年,清廷废除科举制度,极大震撼了天下士子,求取功名之路给断了,士子们该何去何从?其个人的前途和国家的命运被提到了空前绝后的高度。于是,湖北有一部分士子相约投笔从戎,纷纷报考张之洞主持编练的新军以图报效国家。

  1906年,省城武昌的“日知会”组织,在刘静庵的领导下,以基督教的外衣作掩护,从事反清革命活动。在日知会的主要骨干分子中,有两位湖北钟祥人十分活跃,他们就是彭养光和赵鹏飞。1904年至1905年间,他们在省城武昌办起了“钟祥学社”。1906年初,他们为了进一步联络同乡感情,促进地方公益,又办起了一个“安郡公益社”,作为钟祥学社的附属机构。所谓安郡,就是指当时湖北安陆府(府署设在钟祥县城内)所属的钟祥、天门、京山、潜江等县。

刘静庵先生

  刘静庵,湖北潜江人,与彭养光同郡,作为一位充满了爱心的虔诚基督徒,他经常抽时间参加安郡公益社的活动。1906年2月,日知会从武昌府街搬到武昌高家巷的圣约瑟学堂之后,刘静庵开始主持日知会的全面工作。由于彭养光和刘静庵是志同道合的好友加大老乡,彭养光这时便率安郡公益社员全体加入了日知会,安郡公益社实际上成为了日知会的外围组织。

1906年,孙中山委托法国人欧几罗到武昌日知会发表演讲

  这时,日知会的规模已成为中国内地最大的反清革命团体,其下属机构在省内、国内乃至海外都有分布。作为日知会主要骨干之一的彭养光,曾多次带人回到钟祥县城传播火种,组织青年秘密听他宣讲反清革命思想,同时,他还向到会听讲的青年分发《猛回头》、《黄帝魂》、《孔孟心肝》、《湖北学生界》等进步书刊。当年,我祖父就是在钟祥听彭养光宣讲的青年。

  有一次,彭养光邀约组织了我祖父等七位青年一起下省城武昌,在钟祥学社住了半个月,在这期间,彭养光和赵鹏飞带着七位青年去日知会拜见了刘静庵并介绍他们加入了日知会。我祖父从钟祥县城第一次来到省城武昌的最大收获,一是开拓了视野,二是开启了他对基督教的虔诚信仰,同时也坚定了他追求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的反清革命思想。

  1907年元月,武昌日知会被清廷查封,刘静庵等九人被抓捕,这就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丙午之狱”。在这一年的元宵节过后,我祖父与几位志同道合的热血青年一起,怀着悲愤的心情毅然辞别家中亲人,离开钟祥县城来到省城武昌,在彭养光和赵鹏飞的帮助下,顺利考入暂编陆军第八镇炮队第八标当了一名炮兵。

  1908年,我祖父在炮八标加入了由陈国桢领导的秘密反清革命组织“忠汉团”,之后又随忠汉团加入了共进会。他们当时认为,军人理应忠于华夏汉民族兴汉灭满,而不应该为满清封建朝廷的家天下效命。

  晚清的新军建制,其“镇”类似现在的师,“协”类似旅,“标”类似团,“队”类似连。编练合格的朝廷正规部队——陆军第八镇炮队第八标,通常被简称为“炮八标”或“南湖炮队”,在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时,炮八标是唯一成建制全标参加起义的部队。其主要原因是:炮八标的士兵多是秘密加入了“共进会”或“文学社”的革命党人,他们的排长、队官(即连长)、以至管带(即营长)多同情革命,其士兵来源多为鄂北、豫南青年,纯朴勇悍,一经服膺革命,便生死以之。

1948年,“辛亥首义同志会炮队第八标全体同志三十七年双十节摄影纪念”

二排左一为刘裕海先生

  炮轰督署 光复武昌

  当年炮八标的驻地,分布在今天武昌南湖的西边,即巡司河武建桥的两端,桥西为配备十八尊大型过山炮的第三营俗称“大炮队”;桥东为配备轻型小炮的第一、第二营俗称“小炮队”。

  1911年10月10日傍晚,武昌北城外塘角辎重队与城内工程八营先后发难。此时,位于武昌南城外的南湖炮队炮八标,按起义总指挥部的指示也发难了,在排长蔡汉卿的指挥下开了第一炮。正是这一队一营一标三支部队由北向南的相继发难,从而奠定了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的成功基础。

民军起义后将大炮拖到武昌城的制高点蛇山

  炮是“军中之胆”。炮八标起义将士连人带炮从武昌中和门进城后,便迅速将德制克虏伯过山炮先后布列到中和门城楼、楚望台高地和蛇山制高点,直至形成居高临下的交织火力,猛轰湖广督署和第八镇司令部,这对于顽强抵抗的敌人心理震慑力极大。起义民军在强大炮火的配合作战中,终于奋勇攻下了湖广督署和第八镇司令部,湖广总督瑞澂与第八镇统制官张彪,不得不先后逃出了武昌城。因此,武昌城的光复乃至武昌起义的成功,炮八标居功至伟。

  我祖父在武昌起义时,是炮八标正兵,善于计算过山炮射程。他与起义同志一起带炮进城后,先是在楚望台高地布列炮位参加战斗,不久,就接到上级指令,要他与一部分起义同志马上带炮上蛇山。在黑灯瞎火的夜里,要将沉重的过山炮运上蛇山制高点无疑是件非常艰难的事,好在蛇山抱冰堂的边上,有条新开筑的碎石车道可达山顶,我祖父他们经由中和门正街、分水岭、黄土坡,再沿着这条上山车道,将六尊过山炮运到蛇山山顶布列定位后,时间已过了零点。

  当战斗打到东方发白时,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城南的湖广督署与第八镇司令部已被起义同志攻陷,制台大人和统制官都逃跑了。接着上级又传来指令,城中重兵把守的藩署还没有攻陷,马上分拨两尊大炮转战城北的凤凰山炮台,去协同四十一标的起义同志进攻藩署。遴选出我祖父等精锐老兵和两尊大炮,首先沿着蛇山脊背运至东城墙之上的马道,再沿着城上马道抵达了凤凰山炮台。

  1911年10月11日早上的太阳出山后,起义民军一起向藩署发起了猛攻。藩台大人连甲此时感到大势已去,只好命令卫兵弃守藩署,全部从汉阳门撤退出城,武昌全城才真正光复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