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辛亥革命在云南的胜利立下首功之腾越起义

辛亥革命网 2018-05-28 15:14 来源:云南文献第40期 作者:张兆兴 查看:

腾越起义是孙中山先生领导、同盟会仰光总机关直接指挥的,是云南辛亥革命的先锋,其胜利寓有诸先烈,海外侨胞和边疆各民族、各阶层人士的牺牲和勋绩,她促进了云南乃至全国的辛亥革命胜利进程。

  岁月悠悠,为二十世纪的中国开启从专制王朝走向民主共和之辛亥革命已渐行渐远,但她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重大贡献和深远意义,愈来愈被世人认知,成为华夏儿女共识。

  在孙中山先生和中国同盟会发起、组织、缔造共和的辛亥革命中,十月十日武昌起义,打响了推翻满清王朝第一枪,继之湘鄂响应。地处中国西南「极边第一城」的云南腾越十月二十七日亦起兵应之,发动腾越起义。在腾越起义的促推下,十月三十日昆明爆发重九起义,十一月一日又发生临安起义,清王朝在云南的统治终于结束。

  云南是率先响应武昌起义的五省之一,而腾越起义则是滇省首义。但由重九起义组成的滇省军政府却将为辛亥革命在云南的胜利立下首功的腾越起义,视为「异己」、「仇敌」,采用分化、瓦解、镇压种种手段,扼杀了腾越起义。以《腾越光复事略》为代表等文章,又将诬陷当事实,极力粉饰省军府,致使腾越起义胥受恶名,真相湮没,历史真伪不明。

  腾越起义是孙中山先生领导、同盟会仰光总机关直接指挥的,是云南辛亥革命的先锋,其胜利寓有诸先烈,海外侨胞和边疆各民族、各阶层人士的牺牲和勋绩,她促进了云南乃至全国的辛亥革命胜利进程。为恢复其历史本来面目,公正评价腾越起义在辛亥革命中的地位和作用,故写成是文。

  一、酝酿起义

  一八四○年鸦片战争后,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与帝国主义列强订立了许多不平等条约,国家民族处于严重的危机中。法占安南,英占缅甸后,地当西南门户的云南,形势更加危急。「云南之危,危及全国,云南之急,急于各省」(一)。内忧外患,使「人情异常激愤,热血之士咸思脱离满清羁绊,谋独立」(二)。孙中山先生亦希望在云南发动武装起义,一九○六年一月曾对杨振鸿、李根源、吕志伊指出:「云南最近有两个导致革命的因素,一是官贪吏敛;另一是外侮日亟,易于鼓动奋起」(三)。从那时候起,杨振鸿就树立起「以云南独立为争取中国独立的基础」思想。一九○八年夏,孙中山先生在越南河内设立同盟会总机关,作为策划两广、云南起义的据点(四)。

  在封建专制和帝国主义双重压迫下,人民反帝爱国斗争风起云涌,满清政府压制反帝爱国斗争的倒行逆施更加激起人民的愤慨和反抗。革命党人因势利导,把高涨的爱国热情引向反清革命,提出「外患迫切,内政不修,此致亡之道,欲图补救,必须先以根本解决。解决之法,惟有实行革命,推倒满清,建立共和」(五)。各界人士逐渐接受了要反帝爱国就必须推翻满清专制统治的革命主张。

  腾越(当时辖南甸、干崖、盏达、陇川等七土司地)与缅甸接壤,是南方丝路枢纽,中缅边境商业重要集散地。清政府设腾越厅,迤西道于此,又是腾越镇总兵署驻地,成为滇西政治、经济中心及边防重镇。

  一八九四年,英政府又迫使清王朝签订不平等的《滇缅界务,商务条约》(六),强迫清政府开腾越为商埠,并设立领事馆,海关、税务司、教堂、医院等。因腾越接触西方民主和资本主义较早,仁人志士思想活跃,追求民主进步,赴国外经商,求学及寻求救国之道者日多。革命党人很早就留意腾越的革命发动,「当辛亥革命酝酿之际,腾越沿边,每有党人奔临,或意在联络,或亡命至此」(七)。一九○六年革命先锋秦力山应刀安仁邀至干崖,名为办学,实则进行革命。结识刘辅国,介绍列辅国加入同盟会。

  腾越革命事业盖肇始于杨振鸿。杨振鸿在滇中倡革命最先,经营腾越,保山时间最久(八)。一九○六年十二月至一九○七年,杨振鸿调任西防腾永巡防队第四营管带,驻腾越。随行者有黄毓英(字子和)、董鸿勛、张定臣、杜锺琦(韩甫)等人。杨等藉机宣传革命,发展同盟会组织,介绍张文光、李学诗、蒋恩洲等加入同盟会,播下革命火种,为腾越起义奠定了基础。杨振鸿拟于一九○七年五月在腾越起义。「计划首先攻占厅城,进攻永昌府,进取大理,以大理为根据地,再进攻昆明」(九)。为当道侦知,密令捕杀,杨等急趋边境出缅甸,东渡日本,进振武学堂。

  「腾越的革命活动一直是在孙中山先生思想指导下进行的。孙先生还约黄兴到河内和仰光,专门听取过云南河口、腾越、滇西情况的汇报,派遣数十名着名同盟会会员到过腾越,进行宣传和组织工作,从理论上到实践上对腾越革命活动进行了具体指导」(十)。一九○八年三月,王群带同盟会东京总部委任证书在仰光开展建立同盟会分会工作(十一)。十一月同盟会仰光分会成立,主要任务是策动滇西革命,确定了「联络滇边土司为革命党人进行方略之一」(十二)。后孙中山复派黄兴、李烈钧、胡汉民、汪精卫等先后至仰光、瓦城、腊戌等地,加强联系,宣传工作。河口起义失败后,杨振鸿与杜韩甫、黄毓英、居正、俞培隶等同赴新加坡谒见孙总理,提出「滇西革命以腾永入手」的策略(十三),孙先生极表赞同,并颁给《革命方略》。他们商定了密入滇西进行革命的计划,提议创办《光华日报》于槟榔屿(后改设仰光)以宣传党义。按分工,杨振鸿、居正赴仰光创办《光华日报》,以报通革命消息,联络同志,建立滇西革命据点。杜韩甫、黄毓英、俞培隶则由缅入滇策动军队,联络会党。十一月杨振鸿由缅甸回国,十二月发动永昌起义失败,因染瘴疠,又急怒交加而呕血病逝。张文光继承杨公遗志,担负起组织发动滇西起义的重任。杨公生前还制订了」攻占腾越,然后一军取永昌;一军往攻大理及省城;一军出顺宁、云州及迤南各地。最后北出黔湘以戡定中原,西取川陕以直捣幽燕」的战略方针(十四)。一九○八年春,刀安仁返回干崖,经刘辅国介绍,张文光与刀结识,志趣相投,又均系同盟会员,三人共同负起发动滇西起义任务。冬、刀、张、刘商定在腾越创建同盟会外围组织「自治同志会」,刀任组长,张副之,刘为联络员(十五)。一九○九冬,黄毓英、杜韩甫、马骧(字幼伯)、吴品芳复到干崖土司署会刘辅国,又持刘介绍函抵腾至张文光家,磋商革命,订兰交谊,重盟订约:「子和任滇省,文光任滇西,以腾为根据,作建瓴势,腾省互应,各负责任」(十六),滇西革命要张文光多负责任。此后张文光继散赀财,结志士,「不安寝馈,惟期克践旧约,共达目的而后已」(十七)。按刀、张、刘商定,在腾创立「自治同志会」,发展农民、会党群众数千人,结成刀、张、刘领导,以张鉴安、李治、马登云、黄安和、周维美、徐占标、周开勛、明增耀、明增广、蒋恩洲等为骨干的革命团体。

  一九一○年六月,刀安仁至南洋晋见孙中山先生,孙先生勉励刀,要刀全力筹办滇西起义。刀抵仰光后,向仰光分会吕志伊等传达了总理面谕,筹划年底举行滇西起义(十八)。一九一一年四月第二次广州起义失败,仰光分会致力于滇西起义,计划夺取腾越,攻下永昌,再分兵东西两路向省城进发……(十九)。七月刀安仁在干崖新城土司署召开会议,参会者有仰光分会代表,张文光、刘辅国、蒋恩洲等人。会议制定了滇西起义计划,决定起义时间订于九月初,刘辅国负责发动蛮允,昔马、户腊撒等地巡防营官兵;刀安仁负责组织干崖起义军和发动各土司,按时到达腾越;张文光负责在腾以「自治同志会」为基础,策动腾越镇下级官兵反正(二十)。八月仰光分会同意滇西起义计划,具体确定农历九月初六日至十月二十七日发难,九月初七日三军齐集腾城,互相策应,共成大业,并将《革命方略》,印信送刀安仁处(二一)。农历八月,耿道(金煃)去职东行,文光返腾,适闻蜀鄂事起,祕密策动各界进展顺利,亲函刘辅国:「现下腾中生意顺畅,请到郗公(刀安仁)处,将《医宗方略》带回,前他处应许之本金,如能适意,请兄亲自带腾,弟以便他方贸易」(二二)。敦促刀、刘作好准备,并将《革命方略》速带腾越,以便按方略行事。八月二十三日函黄毓英:」今蜀中有事,弟必洞闻,料有心人必不能坐视机宜也。兄乘此,秘与军队各界众同志筹划停妥,准于九月六日起义,由腾越起点,按照方略行事。请弟刻期计划,旦夕奏效。尤望函电相商,东西联络,以便双方并进是祷」(二三),切望革命党人于省垣策应。

  九月初一日,张文光集合在腾众同志陈天煋、钱泰丰、彭蓂、方涵、周缵、薛朗、李光斗、宋学诗、革勛言、蒋恩洲等于卧牛岗歃血誓众,」致告起义初衷,众乐赞成,祕密开议订策,约期各待展布」(二四)。

  九月初二日再函刘辅国:「刻闻蜀以路政激起公愤,鄂省举义,此千载一遇,正我辈着鞭之时。准于本月六日起义,先由腾越起点,务必火速转达蛮允、干崖各同志,安抚保卫该地方汉夷。若布置就绪,请即兼程旋腾,共商维持秩序」(二五)。

  张文光因避清迤西道追捕亡匿干崖土司署时,曾与刀安仁有「举义有期,又亲取印信方略」之约。九月初三日带刘竹云、段应楼前往干崖。」干崖距腾二百里有余,秋雨浃旬,前途艰险罔惧,受冒雨兼程行,经葫芦口,山为之颓,上有乱石陡滚,其下则江水澎湃,沿江路险,兼有塌处,江水泛没,失慎身必坠江,绕道又需近半日许,期迫计穷,恐諐期失败。乃与从者牵绳冒险探岸而行。前者失足,后者拉之,后者坠跌,前者拽之,经二小时,狼狈二里余,蹶七次,水灭顶者三,幸而免。及抵干崖,是初四午后八时也。晤刀安仁,秘告刻期举义各节,携印信、方略遄返」(二六)。

  二、发动起义

  九月初六日午后二时半,张文光等回到腾城,「诣南城外五皇殿,集陈天煋、钱泰丰、彭蓂、蒋恩洲等诸同志宣誓起义,刻九钟进城举事」。誓毕,「命陈天煋往说陆军张营长;命钱泰丰、李光斗往说第四防营曹管带;命彭蓂、方涵、周缵、薛朗往说防军第五营谭管带;光集合敢死义士,配军械静候时至进城」。夜九时,张文光率宋学诗、革勛言等自治团体会众士,蒋恩洲高擎「大汉独立」黄绸大旗,开枪直攻镇署,打响了腾越起义第一枪。旋因陆军营长(张桐)开枪拒陈天煌,陈即攻破营本部,击毙张,率兵取城南攻道署,宋道联奎逃(后投诚);李光斗毙曹福祥,钱泰丰率附义军取城南攻军装局;第五营管带谭正兴闻第四防营讯,先越垣走。彭蓂率本部兵取城西攻厅署,厅丞温良彝亦逃,镇署周围弹雨纷驰,枪声震耳,张镇忠满拒战不支自尽。同时命邬梁栋、何泽运分兵保护领事、税司、教堂、英人医院;周维美奉命送举义信及对外宣言,致各洋员处交涉勿惊。至十二时,各署局先后攻克。义军入城时,随派员沿街宣告:张文光纠合义军,除满奴,复汉土,文明举动,勿与百姓仇,百姓各守家勿恐」。虽枪声不断,「知者仍开门视之,茶房面肆,亦有未闭者。风雨之中,街灯朗照,军人过处,鸡犬无声。及事稍定,即派员巡街查匪,民各安眠如恒,义军尤未敢扰民分粒」(二七)。

  刘辅国策动之巡防营,因军饷不敷而就地筹措,十三日抵达腾城。

  刀安仁受人阻滞,没能按期至腾。

  九月七日晨九时,人心大定,秩序井然,张文光集军、商、绅、学各界于自治局会议,演说起义宗旨后,议长寸开泰及各界代表陈天煋、钱泰丰、彭蓂、李治、李时纯、陈廷楷、张继芳、蒋恩洲、张鉴安、王伯雍、祝宗云等皆起立曰:愿与先生共性命,为桑梓谋治安。援方略:起义首领任都督之条,公推张文光为滇西军都督。当时人心未定,主军乏人,文光乃顺舆情,遵方略,勉就都督职(二八)。十六(或十七)日,刀安仁率干崖起义军至腾,文光已就任都督多日,经刘辅国协调,又成立第二军都督府,刀任第二军都督。

  张文光就职,军都督府成立,下设财政局、裁判局、警务局、参议处和团练处、银行、关税、祕书处及民政司(司长刘辅国)。以今之革命经纶及将来治国大计四纲布告天下:一驱除鞑虏,二恢复中华,三建立民国,四平均地权。其措施次序则分三期:第一期军法之治,第二期约法之治,第三期宪法之治(二九)。发布致外国官员书、对外宣言,颁布临时暂行条例二十二条(三十)。同时组建国民军九营和一个保商营。

  九月初八日又电孙中山先生,陈「腾越起义始末」希「援助指示」(三一)。孙先生复电:「着李汉兴来腾勷办」,李到腾后,委办滇西国民军总统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