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在宁波

辛亥革命网 2019-04-10 09:20 来源:宁波日报 作者:宁波日报 查看:

作为中国近代史上划时代的里程碑,五四运动为中国的前进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拉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五四运动对宁波的影响,同样深远。

  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

  虽已百年,正是青春。因为这里有历史,有热血,有无论到了什么年龄都会感受到的青春基因和民族记忆。

  作为中国近代史上划时代的里程碑,五四运动为中国的前进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拉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

  五四运动对宁波的影响,同样深远。

  100年,听起来很漫长,但100年后的今天,胸怀民族复兴伟大中国梦的我们,一样能感受到100年前那历史脉搏的跳动。

  1

  国势的危急、民族的苦难,使人痛苦,也催人奋进。

  当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的失败以及帝国主义国家继续瓜分中国的消息传到国内,1919年5月4日,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帝爱国大游行在北京拉开帷幕,这便是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这个运动很快席卷全国。

  5月7日,五四运动爆发的消息传到宁波,全城各中等学校的学生义愤填膺,首先奋起响应。一些学生开始相互联络,筹建爱国团体。5月9日,私立效实中学、省立第四中学等校学生举行集会,通电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会上,学生代表登台发表讲演,抗议军阀政府的投降外交,要求收回山东主权,严惩卖国贼,释放被捕学生,拒绝在和约上签字。台下,“废除二十一条”“打倒卖国贼”“还我青岛”“同胞速醒”的口号此起彼伏。会后,游行示威,钟灵、星荫等许多学校的小学生也加入游行行列。

  5月10日,效实中学、省立四中分别组织“学生自助会”“殖群社”,发出声援北京学生的宣言和通电。5月19日,由效实、四中两校学生发起,宁波10余所中等以上学校各派代表,在后乐园(今中山广场西北隅)成立“宁波中等以上学生联合会”(后改称“宁波学生联合会”,简称“宁波学联”),决定通力从事“宣传演讲与抵制日货两事”。为便于开展工作,宁波学联设立评议、执行两部,并公推效实中学学生袁敦襄为总代表。宁波学联的建立,使宁波2000余名中学生有了自己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宁波学联组织宣传队上街演讲,宣讲五四运动起因和斗争经过,激励群众的爱国热忱。一些宁波籍北京学生回甬后,以亲身经历讲述北京学生反帝斗争的情形,听者无不为之动容;宁波女子师范学校学生串门走户,向家庭妇女宣传青岛事件真相,痛述做亡国奴之苦难。城区学生到郊区、镇海乡村等地演讲和演出。学生们自编自演,内容有反映爱国题材的《痛打卖国贼》《东洋乌龟爬不动》等,也有反抗旧礼教揭露社会黑暗的。演唱的曲调有民间流传的孟姜女调、四季调、马灯调等,群众一听就懂,学了能回家演唱。

  宁波地区各县也开展了声援北京爱国学生的活动。奉化、慈溪、象山、余姚等县城以及庵东、浒山等乡镇师生,纷纷集会上街游行,仅余姚保德一乡,就有八九所学校参加,人数千余人。

  由于北洋军阀政府命令出席巴黎和会的中国代表在和约上签字,北京26所大中学校学生于5月19日实行总罢课。5月下旬,杭州、上海学联先后派代表来宁波联络,以求一致行动。继沪、杭两地先后罢课后,5月31日起,宁波学生在宁波学联的领导下,实行总罢课,要求“政府完满之答复”。在罢课宣言中庄重声明“国危矣!学生不忍数万方里土地人民之见奴于异族,竭力图救,死且不避,何有于操劳,何有于辍学”,表达了宁波爱国学生的赤子之心。

  2

  五四反帝爱国运动引起帝国主义尤其是日本帝国主义的极端恐慌。他们勾结北洋军阀政府镇压学生运动,进一步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慨和强烈反抗,全国各地先后自发掀起了抵制日货、倡用国货的热潮。宁波各界人民亦积极投入这场斗争。

  宁波各界仿效北京、上海等地做法,纷纷组织“救国十人团”。宁波的救国十人团最初由几名《四明日报》记者、小学教师及和丰纱厂职工组成,很快发展到126个团,有团员1260人。6月初,救国十人团召开团员大会,成立“宁波救国十人团联合会”,公推金臻庠为会长。随后,由宁波救国十人团联合会和宁波学联共同发动查抄日货、倡用国货的斗争。

上海《民国日报》对宁波学生联合会和救国十人团联合会发动群众抵制日货、倡用国货事件的报道

  由于洋货充塞市场,使脆弱的宁波民族工商业一蹶不振,所以抵制日货的斗争很快得到爱国工商业者的拥护和响应。5月17日,宁波总商会作出决定,设法解除洋行与日本10余万元的定货协议,嗣后不再进货。6月14日,沪杭甬转运工会作出决定,从次日起一律禁运日货,如有贪利私运者,查出从重处罚。宁波专门成立“抵制日货会”,组织讲演团、宣传队,走上街头向群众宣传。宁波学联和宁波救国十人团联合会经常组织人员到车站、码头、商店等处查抄日货,先后查获新章、余樊、大丰昶等商店的大批日货,并予以焚毁。据报载,五四期间,宁波焚烧日货达7次之多。

  在抵制日货的同时,宁波学联积极提倡购用国货,青年学生在信封、商品包装纸上盖上“毋忘国耻”的字样,提醒市民,劝用国货;四中学生在暑假轮流下乡,推销国货。效实学生自制墨水、粉笔、糨糊等文化用品,上街出售。在爱国思想的影响下,慈溪洪塘镇店铺无一卖日货;宁波大有恒经理有感于国货产品寥寥无几,创办大丰厂于江东,生产雨伞、草帽、软席等产品,欲与日货比高低;奉化成立“国货维持团”,倡导民间使用国货。

  在五四运动中,宁波工人阶级较早起来投入这场反帝爱国斗争。

  5月中旬末,宁波杠帮(搬运工人)、船夫举行罢工,拒绝替日商卸煤、运煤,这是中国工人阶级声援五四学生运动的最早罢工之一,举国瞩目。5月23日,北京学生联合会在《晨报》刊出致宁波工界的信中称颂:“近闻工界同胞亦投袂奋起,同仇敌忾,宁波工人之代日商运煤者,今日坚决表示不为再运”,“热忱爱国,海内同钦,深望始终坚持,毅力进行,中国前途实利赖之!”

  6月3日、4日,北洋军阀政府继续大规模逮捕北京爱国学生,全国人民更加愤怒。6月5日,上海六七万工人为抗议北洋军阀政府镇压反帝爱国运动,营救被捕学生,举行政治罢工,宁波工人奋起响应。

  6月7日,杭甬铁路工人为营救北京被捕学生一律停业。继而,杭甬铁路总机厂宣布正式罢工。尽管当局执事洋员一再劝谕工人复工,但“各工匠坚心国事,率不允从,相率离站,不肯开车”。6月9日,行驶于沪甬航线的新宁绍号、新北京号、江天号等轮船的水手、伙夫同全上海海员一道罢工。6月10日,沪杭甬铁路甬曹段全体员工参加全路罢工,致使沪杭甬水陆交通中断。与此同时,和丰纱厂、正大火柴厂及一些洋行中的中国职员、汽车司机均纷纷响应,加入罢工行列。

  在工人罢工的推动下,宁波商界也投入这场反帝运动。6月6日,宁波总商会决定罢市三天。当天午后,宁波商人、学生手执纸旗到江北岸新民舞台集合后举行示威。宁波城厢内外各店铺纷纷关门停业。

  在全国人民的坚决斗争下,北洋军阀政府在6月间被迫释放被捕学生,免除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的职务,并宣布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

  3

  以民主与科学为旗帜,向传统的封建思想、道德和文化宣战的新文化运动,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空前深刻的思想解放运动。但在当时,像宁波这样的小城市,由于知识分子人数相对较少,加上军阀当局和封建势力的封锁、限制,思想文化界的空气异常沉闷。直到五四运动之后,这场运动才得以广泛开展。

  经过五四运动洗礼的宁波学联和宁波救国十人团联合会中的进步知识分子开始组建新文化团体,创办宣传新文化、新思想的白话报刊。1921年6月,原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学生谢传茂、潘念之(潘枫涂)、蒋本菁、干书稼等7人组建进步青年团体“雪花社”,陆续在小学教师和青年学生中发展社员,采取读书、通信、出版刊物等方式学习和研讨新文化、新思想,主张自身的修养和社会的改造。

  尤其是1923年8月,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民主主义教育家经亨颐来宁波任省立四中校长,朱自清、丰子恺等相继来校任教后,省立四中很快成为宁波开展新文化运动的主要阵地。他们积极实行教育改革,大力提倡白话文,主张解放学生思想。鼎新革故、激浊扬清的新思想、新举措,受到广大学生和进步教师的热烈拥护,但为封建军阀统治者所竭力反对,由此发生了“拥经”(亨颐)和“反经”新旧势力之间的激烈斗争。这一斗争断断续续持续两年。在斗争中,培养和锻炼了李宪仲、华岗、陈洪、裘古怀等一批革命骨干。

  五四运动以后的新文化运动有个突出特点,一部分先进知识分子在认识到帝国主义列强联合压迫中国人民的实质后,从研究和宣传民主主义开始倾向于社会主义,进而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

  1922年八九月间,雪花社社员谢传茂、潘念之等人,在宁波《时事公报》副刊“问题讨论”专栏上,发表《马克思主义是什么》《现社会不安之原因》《两条路》等10余篇文章,这是宁波最早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一批文章。

  在新文化运动中,宁波知识界的进步分子开始意识到,要把新思想、新思潮普及到工人、农民和平民中去,以启发他们的觉悟。1920年春,宁波学联倡导普及平民教育。至6月上旬,着手发动中等以上学校学生创办10所平民义务学校。同年12月26日,鄞县东乡小学教师竺清旦在《时事公报》上刊发主张普及农民教育的文章。

  不宁唯是,宁波的先进分子在传播新文化和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一开始就比较注意它与宁波工人运动的结合,进行了很多的努力和有益的尝试。

  1920年5月9日,宁波学生和知识分子发动宁波民醒砂皮厂等厂的工人停工参加“五九”国耻纪念大会。同年冬,宁波进步知识分子组织动员店员群众建立宁波伙友联合会,这是浙江最早的店员工会组织,向店员推荐介绍马克思主义的图书杂志。

  1921年5月1日,由宁波中等工业学校等单位发起,举行宁波劳工纪念会,分发传单,游行演讲,这是宁波人民首次举行五一国际劳动节纪念活动。在劳工团结口号的鼓舞下,全市工人开展了各种经济斗争。8月至11月,宁波织绸、米业、金银、染色、制烟等行业工人为增加工资相继举行罢工,均获得不同程度的胜利。1922年5月,宁波工人和学生1000余人举行集会,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提出“劳工神圣”“八小时工作”“八小时教育”等口号。宁波《时事公报》刊出“劳工纪念专号”,发表《宁波劳工状况之调查》等文章。

  1922年9月起,上海各行业工人罢工掀起高潮,金银业资本家为破坏罢工,将货件寄往宁波制作。宁波金银业工人为支援上海工人斗争,议决自10月20日始拒绝为上海金银业资方代做工件,同时取消所谓“官夜作”,提出增加工资和实行9小时工作等要求。在此前后,宁波华泰织绸厂、美球袜厂,以及余姚城区的铁锅业、竹木业工人和店员相继开展要求加薪和改善生活待遇的斗争。

  五四运动特别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宁波工人阶级开始接受革命新思想的启蒙教育,不断提高自己的阶级觉悟,开始了宁波工人运动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的过程,从而为中共宁波地方组织的建立创造了条件。

  经过一段时间的孕育,中共宁波地方组织在1925年二三月间建立,犹如漫漫长夜亮起了指路明灯,为宁波人民翻身求解放带来了希望,也揭开了宁波历史发展的全新篇章。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热门推荐

五四运动在宁波

作为中国近代史上划时代的里程碑,五四运动为中国的前进开辟了一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