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在天津

辛亥革命网 2019-04-02 09:15 来源:《进步日报》 作者:白眉 查看:

天津的五四运动,首先倡导的是直隶省立女子师范学校。在五四的前两三天,是由该校专修科郭隆真同学发动联络各学级的同学,要求大家联合起来,要作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打倒卖国贼等爱国运动。

  天津的五四运动,首先倡导的是直隶省立女子师范学校。在五四的前两三天,是由该校专修科郭隆真同学发动联络各学级的同学,要求大家联合起来,对于时局有所表示,要作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打倒卖国贼等爱国运动。各级同学经过这一伟大的号召,都认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于是各自召开紧急会议,推选代表,计九学级有周敏、李锡智、徐芝;十学级邓颖超、王贞儒(即王卓吾)、张若茗、卢挤瑜、蒋云、王(木隶)华、冯梅先(即冯悟我)、梁岫尘、张嗣静;十一学级周之廉、王瑞生(即王天麟);十二学级许广平、徐兰、吴瑞燕;十三学级徐士义;十四学级郝雨春、鲍风鸣;该校附小教员李毅韬(即李峙山)、学生王文田、王静生、陈学荣、魏士如等。各学级代表会议后,决定立即联合中西女中、严氏女中、贞淑女中等校。中西女中推选出聂玉清姊妹等,严氏女中穆祥淑,王全、黄勖志等为代表参加女师的学生代表会,共同联合组织了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内设评议执行两部,经公推郭隆真、邓颖超、张若茗、李毅韬等为评议委员;王贞儒、周之廉、张嗣静、周敏、郝雨春、王瑞生等为执行委员,并推许广平、卢(王齐)瑜、蒋云、徐兰等负责主编女师周刊。

  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在伦促间成立后,随即以大会名义进一步联络天津中等以上各男校同学,要求站在同一战线上,采取共同行动。各男校同学忧国忧时的苦闷心情,早即待机发泄,当时接到女界同志会的号召后,毫不犹疑的便连夜集会,选出了本校代表,计北洋大学为陈泮岭、臧家佑、谌晓岑,法商为易守康、李铁钧(即李权)、李少运(即李燕豪)、李惟果等;南开为马骏、陶尚钊、赵光宸、潘世纶(即潘述庵)等;省一中于兰渚(即于方舟)、韩致祥(即韩麟符)、李宝森(即李振瀛);汇文中学沙主培等;高工谌志笃、李联棋(即李希逸)、卢召亭;水产学校鲍长义、阎树和、黄际云等,省师孙学谦等。

  学联会成立

  天津学生联合会在五三成立,经各校代表举行联席会议,公推谌志笃为会长,马骏为副会长,下设评议执行两部,陈泮岭为评议长,邓颖超、王贞儒、于敬渚等为评议委员,马骏兼执行部长。学联会在这群情激愤热潮中,第一个决议便是最光荣、最富有历史性、革命性的五四运动大游行请愿。在那时女师第一班毕业同学刘清扬、李锡锦等也参加女界爱国同志会,热心奔走。南开的毕业同学周恩来远在日本留学,因鉴于日本帝国侵略我国,愤然辍学,回到天津参加了这个伟大的爱国运动,周恩来并被学联会推选负责主编学联日报。

  五四游行追述

  在五月四日的早晨七八点钟,充满了热血的男女学生约有一万多人,都争先恐后的集合在西南角南开中学大操场,人人都手执各色纸旗,沙沙作响,各色校旗飘飘扬扬,这个伟大的场面说明了青年的思想转变了,开始加强团结起来了。就在当天的早晨,警察厅厅长杨以德想要制止学生爱国运动,竟派了数百个保安队把学生给包围在里面,禁止游行。可是这些爱国的学生并没有畏惧,泰然按照既定秩序开会。开会后,便由女师同学队勇敢的作了先锋,前仆后继突破了保安队的重围,大队也就源源奔涌出来,终于展开了大游行示威运动。在沿途喊出的口号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还我山东”“取消二十一条”“打倒卖国贼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等、大队经过南马路、至河北散会。

  各界联合会

  全市学生大游行在五四那天举行后,为对日本经济上予以致命打击起见,遂由学联代表谌志笃、马骏等去商会联络。当时商会会长叶商舫、副会长卞耀庭因有顾忌,即由商会秘书长夏琴西负责筹组各界联合会,当有商界代表宋则久,回教代表时子周、刘铁庵,基督教王卓忱,教育界代表马千里等,新闻界孟震候(《泰晤士报》)、王醉生(《益世报》)、周拂尘(《河北日报》),学联会代表谌志笃,马骏等二十余人被选为大会主席团,时子周、刘铁庵、夏琴西、马骏等负责常务。大会成立后,各界风起云涌的自动参加者竟达一百六七十个单位。每次举行大游行时,总有十多万人参加。同时各界人士都开始抵制日货,由于这一行动的表现,使得在津的日本官商以及日本朝野上下感到是爆发一件极关重大的事,予日本在华经济严重打击。

  学生讲演团

  津市学联会为了加紧唤醒群众觉悟,改变传统思想,特组织讲演团,男校同学由谌志笃领导去街头讲演,女校同学由刘清扬、郭隆真领导分组向各家庭讲演。并为扫除妇女文盲起见,在东马路西马路两宣讲所内分设妇女识字班,并授以简单手工艺,由女师代表王贞儒任校长,各校同志及女师同学分任教员。

  各界代表被捕

  在民众爱国高潮中,北京政府还一味的和日本勾结,并不断拘捕学生,各界联合会于一九二○年一月中旬推出代表时子周、马千里、孟震候、夏琴西、马骏、李铁钧、辛璞田、安辛生、师士范、李少运、李培良、齐士民、尚武(尚车子)、许风山、李散人等二十二人赴省公署请愿,省长曹锐不但不予接见,竟行采取拿蛇先拿头的手段,通知警察厅派来保安队多人将时子周等全数逮捕,拘押于警察厅,各界联合会主席团大部分被捕后,各界异常激愤,随由主席团常委刘铁庵暗中约集各界负责人秘密会议,乃集合了三千多人到警察厅请愿营救,大队在警察厅蹲了一天一夜也没有结果,只好回到商会集议,实行罢课罢市。学联会并推女师代表王贞儒去平,向平学联会报告津市代表被捕经过,北平也响应罢课,并派代表来津慰问。天津学联会因为被押的代表仍无开释的消息,义愤填胸,遂决定了集合学生及各界等七八千人,于一九二○年一月二十八日去省署作大规模的请愿。省署闻讯将大门紧闭,同学们都坐在大门外边不走,最后,代表周恩来、郭隆真、于兰渚、张若茗等四人急中生智,竟在大门槛下由外爬了进去,原想可以见到省署的负责人谈一谈请愿理由,不料这四位代表竟被省公署卫队逮捕,同时并由消防队用水龙打散了门前的学生大队,周恩来等男女代表在省署扣押一夜,转天早晨也被送往警察厅羁押。各界代表前后共有二十六人之多,而竟久押三个月不问,代表等遂开始绝食三天,警察厅长杨以德颇为惊恐,经请示省署后,乃将各代表等全数移送法院审理,在法院又经过约有三个月的羁押,才开庭审问,结果全数开释。各代表等虽遭此压迫折磨,而对反帝反军阀的爱国热情,越发的高涨了,不屈不挠的坚持奋斗到底。

  新社团出现

  由于五四运动的经验,一些知识青年纷纷进一步研究革命手段。转年七月间学联会组有觉悟、新生两社,研究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觉悟社有周恩来、邓颖超、李宝森、刘清扬、李毅韬、薛撼岳、赵光袁、潘世纶、陶尚钊等二十余人,新生社有于兰渚、韩致祥、王瑞生等十余人,并印行刊物。至一九二○年冬,周恩来、郭隆真、张若茗、刘清扬等四人由天津市各界保送赴法勤工俭学,赵光宸自费赴法,潘世纶自费赴美留学,觉悟社也即星散。新生社于蔚渚后在李大钊领导下又组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仍在津秘密活动。各界代表时子周、马千里、孟震候、刘铁庵等四人为继续唤起民众觉悟,于一九二一年联创办《新民意报》。妇女代表李毅韬、徐士义等在《新民意报》内附设《妇女日报》,后因故停刊,一九二三年春由邓颖超、李毅韬、王贞儒改出《女星》周刊,并在河北达仁里组织女星补习学校。一九二五年邓颖超离津去广东,一九二六年李毅韬也南下,王贞儒即主办树仁学校。

  津市十七烈士

  五四运动的主干于兰渚、 韩致祥二人于一九二三年秋以天津学联会代表名义赴广东参加一九二四年一月国民党召开的第一次全代会,闭会后于兰渚即随李锡九返北方来,二月底在津建立中国国民党党部,于兰渚在蔡和森同志视察后,被指定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负责人之一,五月随改社会主义青年团为中国共产党青年团,五四学潮的各校代表李振瀛、李联棋、郝久亭、安辛生、邓颖超、王贞儒、李治新等都在津入党,参与工作。国民党市党部先设于归法租界普爱里,后迁至英租界张庄大桥义庆里四十号,于兰渚被派去冀东领导农运,天津另由江震寰同志负责,不幸在一九二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直鲁军阀直督褚玉璞接有密报,乃由警察厅长丁振芝照会,英工部局查抄义庆里机关,当场捕获了十七人,同年十二月八日,这十七位烈士都被绑赴南市权仙电影院前惨遭杀害,天津市民对于军阀杀害爱国志士极为愤怒。这十七位烈士中计有共产党员江震寰、马增玉、孙宝山、马自芳(即陈楚缏)四人;国民党员及各界进步人士有王纯善、赵品三、邬集中、许风山、徐达中、王鹤川、孙一山、倪家玉,韩玉亭、王建文、王益三、张志全、王(弓山又)楼等十三人。(编者有删节)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热门推荐

五四运动在宁波

作为中国近代史上划时代的里程碑,五四运动为中国的前进开辟了一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