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前的爱国斗争

辛亥革命网 2019-04-02 09:10 来源:五四运动回忆录(续) 作者:黄勖志 查看:

一九一九五四运动爆发后,全国各地一起卷了进来,山东济南镇守使马良,为了卖国求荣,讨好日本主子,枪杀山东爱国游行的青年学生和市民,并在山东实行戒严。

  一九一九五四运动爆发后,全国各地一起卷了进来,山东济南镇守使马良,为了卖国求荣,讨好日本主子,枪杀山东爱国游行的青年学生和市民,并在山东实行戒严。马良这种卑鄙、残暴行为,激起全国人民的义愤,同声讨伐,要求北京政府惩办马良,并立即解除山东戒严,救山东人民出于水火。天津各界联合会和学生联合会召开的紧急会议决定派代表郭隆真等三十余人到北京向总统请愿。军阀政府本是一丘之貉,不但不接见请愿代表,反而将代表拘押在警察厅里。消息传出,全国震怒。我天津各界联合会和学生联合会一致决定再接再厉,又选派代表三十多人,联同北京、唐山、烟台、济南各地代表再到北京请愿,除要求惩办马良,解除山东戒严外,增加新的要求,立即释放我被捕代表。并决定由天津学联副会长马骏为领导,在八月二十六、二十七两日先后到京。

  上京请愿代表去京时,须化装分散乘火车。因为军阀政府早有戒备,派人在车站检查,凡是学生装束者,不许乘去北京的火车。我装成一个普通女子,将平时学生梳的左右两边的辫发改梳成一个8字头盘在后脑上,上穿刚做得的白官纱短褂,下穿黑洋绉八褶裙子——那时女学生只穿兰、白布衫,提了一个包着学生制服和毛毯子的小包裹,顺利地在八月二十七日坐火车来到了北京。

  这时,新华门的辕门里,已经到了好几百代表了,其中有的是二十六日来到的。男代表在当院(当时新华门大红门外有院落——一辕门,后拆除了围墙)活动;女代表人少,就在传达处活动。当中所谓总统府的大红门严严实实地关闭着,水泄不通。我们从早等到晚,一点盾目也没有。政府顾问和国务院秘书唐、胡二人来谈过,说我们请愿手续不对,总统不予接见,只可将请愿书由他们代递。代表们驳斥他们说:每次请愿都是这样,为什么这次就不合手续呢?两人无言可对,就走了。那时只见马骏来往奔跑,同各方面联系,关照大家的安全。当晚召集大家开会,说总统府不走大门,只走后门了。于是大家决定第二天(即八月二十八日)全体分三路出发:一、留守新华门,二、到西苑门,三、到国务院。决定后,男代表即在当院露宿一宵。

  二十八日早十点钟,等北京各校代表到齐,即集合出发。我们是到国务院去的一队。除各地代表外,北京学联参加的共有一千多人。天津学联副会长马骏任指挥。

  队伍庄严地走着,沿途有市民踊跃地来围着。反动警察来的不少,名为维持秩序,实际是监视和威胁我们,我们昂扬地行进着,喊着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惩办卖国贼!”“惩办马良!”“解除山东戒严!”“抵制日货!”“提倡国货!”“收回山东青岛!”……

  天津代表走在前头。马骏见沿途人数众多,即乘机宣传爱国运动的事实和经过情况,鼓动听众积极参加爱国运动,还具体地说明了这次请愿的原因。他声音洪亮,词意激昂慷慨,博得听众震天的掌声,大家同仇敌忾,气愤异常。

  因为沿途讲演,走路即慢了,到国务院门口时已下午一点多钟。马骏和代表们向国务院传达处交涉,说明我们是来请愿的,要面见总统(徐世昌)和总理(靳云鹏)。当时走出一个四十来岁,身套着值班红带的人来。他狡猾地说:“你们等着。我替你们传达去。”我们很有纪律地站在国务院门前等着,两个钟头过去了,仍没有消息。我们向传达处催问,为何迟迟不接见?那个狡猾的家伙出来说:“总统和总理正在开会,等开完会就接见你们,你们稍候一候吧。”

  我们左等右等,一点消息也没有,可是反动武装警察和军队却陆陆续续开来不少。他们全副武装,荷枪实弹,枪上插着亮晃晃的刺刀,一排排地包围着我们,气势汹汹,如临大敌。

  等,等,到四点钟了。我们又去催问,狡猾的家伙说:“因人多不能全体接见,你们选派些代表去见总统吧。”我们即推选马骏和烟台、济南、唐山各处代表共十四人,准备进去见总统。在选代表时,我们几个女代表正站在国务院门口。那个狡猾家伙走到门口,细声细气地对我们说:“你们几位女士,早先回去吧,站在这儿和他们在一起是没有什么好处的!”我们异口同声地说:“我们都是为爱国而来,目的是一致的,既同来就同一行动,同生共死,决不预先逃避,怕死就不来了……。”那狡猾家伙狞笑了一下就走进去了。

  反动军警来的相当多了。里面传出命令说:“总统没空,不接见了,你们走吧!”这时,见我们刚选出的代表,被军警两人挟一位,向前走着。我们大家怒气冲天,就跟在后面,和他们一起走,全无畏惧之色。

  走了不远,马骏对军警说:“我们代表是为救国而来,不怕牺牲性命,不必挟着我们走,我们是不会逃跑的!”军警们放了手,任代表们随队行走。两旁夹着武装军警,每边四排人,把我们夹在中间。马骏为保护女代表安全,请队伍中北京童子军同学多人,用大家的童子军棍,横拦成一个长方块,让女代表们在中间走,以免反动军警有不轨行动。代表们照样是边走边高呼口号。

  再走不远,马骏见市民跟随不少,他即手执国旗,登一土阜上,高呼队伍暂停下来。市民立即围拢上来。马骏挥动手中国旗向群众问道:“这是什么?”众说:“是中华民国国旗。”马骏即说:大家说得很对。国旗是代表国家的,我们中国人应该爱护它,爱护自己的国家,不容别国侵略。日本曾和袁世凯签定二十一条的条约,现在又侵略我山东青岛,就是想灭亡我中国。同胞们,要勇敢起来保卫中国,我们宁死不当亡国奴。我们要使中国永远存在世界上。我们要打倒侵略者,要抵制日货。济南镇守使马良甘心卖国,枪杀我爱国同胞,并用戒严来压迫我山东同胞。我们这次请愿要求惩办马良,解除山东戒严。不幸我们前几天请愿的代表被捕;现在我们又被捕了。我们不怕牺牲性命,为爱国而死,是最光荣的。只求后人得享自由独立的幸福,我们于愿足了……听众非常感动,掌声响彻云霄。

  马骏又转过来对军警演说:你们是中国人,应该爱中国。你们现在来阻挠我们的爱国行动,是长官命令,不是出自你们本心。你们多可怜呀!成天辛苦,得不到几个钱,听说好几个月没发饷了。钱上那儿去了?不是被长官入了腰包了吗?……反动军警听了非常难过!女代表也向群众演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有国不爱,反而卖国求荣,真是禽兽不如。我们中国人,要起来保护中国,使任何外国都不敢来侵略我们中国,使中国永远独立于地球上……。群众更加感动。

  队伍回到新华门,见里面已站满了凶恶的军队。我们存下的衣物都丢掉、散失了。再一打听,留在这里请愿的代表,都被军警挟持到天安门去了。军警不让我们进去,我们也就折到天安门去。

  我们进了天安门,大家很疲惫,就坐在庑廊下面休息。这时,三处的代表汇在一起见了面。马骏精神奕奕,威风凛凛地又站在高台阶上向军警和留在天安门里的人讲演。内容还是鼓励大家爱国,不要为军阀政府的卖国诡谋所蒙蔽。那些人都聚精会神地倾听,表现出很受感动的神态。

  渐黑下来了。北京爱国团体派人挑来饭和菜给我们吃。大家决定绝食。由马骏代表向他们致意,请他们把饭菜挑回去。

  我们因为气愤满胸,不觉饥饿。我两天内只在新华门传达处分到一个“拉车”——槟子——解渴。

  天更黑了。恶鬼军官出来指挥武装军警,把明亮亮的刺刀插在长枪上,横冲直撞地乱打我们。我们在大空场内跑着躲闪,乱成一片,打得受伤的受伤,躺倒的躺倒。我被打在腰部,躺倒了。代表们不少受伤的。唐山代表郭友三受了重伤,回唐山即牺牲了,天津曾为他开了追悼会。

  恶鬼们打累了,停下来用恶语谩骂,简直不堪入耳。还扬言要逮捕天津代表,尤其是要逮马骏。当时马骏勇敢地对大家说:“他们要逮我,我出去就是了!免得大家受累。”大家不同意地说:“既同来,就同生共死,都是爱国,谁拖累谁呢?对军阀,那能这么老实,听从他们逮捕。再说我们来请愿是为了释放上次被捕代表,现在不但被捕代表没释放,你又要被捕去,他们凭什么要逮人,我们犯了什么罪?……”这一番话使马骏同意了。于是商定了替马骏改装的办法。一个代表脱下他穿的毛料西装来换了马骏的兰布大褂,并换了皮靴。马骏日间活动很多,恶鬼们都知道他是留飞机头的。代表们急于找剪刀,要铰短马骏的头发,可是那儿来的剪刀呢?

  马骏化完了装,恶鬼们又来了。他们(口么)喝着:不许动,动即开枪。这时已是二更天了。恶鬼们拿着手电向一个个代表的脸上照,并用手抬起代表的头来照了又照,照了一个更鼓的时间,也找不出马骏来。恶鬼们恼羞成怒,狂吠谩骂,又来了新花招。他们点燃了大汽灯,照得四周如同白日,更细心地找寻,却仍找不出马骏。恶鬼们暴跳谩骂,我们却坦然不动。

  不久,反动家伙又出了毒主意,用四个兵士挟一个代表,一边两个人,拉到大门口时大声喝问:“你叫什么名字?那里来的?”等被间人答完了,他们就推他出大门,放走了。这样挨个放了不少人。挨到马骏,也照样地喝问,马骏正颜厉色地说:“我是马骏!”士兵们就把他逮住了。这时只剩下几个男代表了。他们说:“糟了,糟了!马骏被捕了。我们要赶快出去设法救他!”

  约到四更时分,院里静下来了。一个男代表也没有了。忽然来了两辆小汽车。几个军官走到我们跟前说:“你们几位在这儿怎么样啦?他们都走了。”我们认为马骏已被捕,得出去共同设法救他,继续进行斗争,呆在这儿已没什么作用。于是就回到了集合地点。领队人告诉我们先回天津,再行设法。

  天津学联得知这些情况,怒不可遏。各校学生倡议要全体徒步去北京请愿,质问政府,营救代表。各界联合会经过讨论,决定先选派十位代表再次赴京请愿,营救代表,不得要领时,然后各校学生徒步去京。

  过了些天,马骏到我校来告诉我们,他已返津,是由各界联合会十位代表和他们学校——南开中学——校长张伯苓先生等保出来的。我们和他在学校照相留念。现在我还存着他和杨宝森同学与我校校长照的照片。这张照片曾登在《益世报》上。其他照片,在我回粤时,遗失了,非常可惜。

  以上是为要求惩办马良赴京请愿的经过。因为马骏大闹天安门,后来人们把他叫做“马天安”。

  (一九六四年十二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热门推荐

五四运动在宁波

作为中国近代史上划时代的里程碑,五四运动为中国的前进开辟了一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