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2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后裔 > 先辈往事 >

张难先惊闻日知会噩耗

  1906年12月4日,在湖南、江西爆发了萍、浏、醴大起义。十天内起义发展到三万人左右,控制四、五个县,震动长江中、下游各省。孙中山派原科学补习所成员朱子龙、胡瑛、梁钟汉回湖北。

  12月24日。朱子龙、胡瑛、梁钟汉回到湖北时,武昌、汉口已是戒备森严。他们坐的船到汉口码头,早前同盟会派回湖北的余诚一个人去接,四个人先到余诚住处,由朱子龙把他们来湖北的使命简要地说一说,三人又把湖北的情况问一下。为了安全,余诚安顿三人在附近租界里的名利客栈住下。

  第二天,余诚带朱子龙、胡瑛、梁钟汉坐船过江到武昌,在圣公会见到刘静庵。刘静庵和朱子龙、胡瑛、梁钟汉三人聚在一起,互相问候,诉说离苦。刘静庵说:“萍浏醴事起,我们一得到信就想响应,是张纯一说你们一定会回来,让我们等你们回来后按同盟会统一部署行动,以求稳妥。我们就天天等你们。这好,你们总算是到了。”

  朱子龙把孙中山响应萍浏醴的布置、他们三人回湖北后的初步打算,都说了一遍。五个人就围绕朱子龙所说,细细研究湖北如何行动。

  响应萍浏醴不是小事,大家认为,需要增加一些中坚力量,以今天制定的办法为基础进行更具体的研究、分工。要朱子龙、胡瑛、梁钟汉准备一个细致草案,到时提交会议;刘静庵准备会议地址。

  为了胡瑛他们的安全,刘静庵想到汉阳偏僻一些,警备上不如武昌、汉口严厉,就把会议地点选在汉阳。

  朱子龙问:“难先兄现在如何。”刘静庵说:“他在仙桃镇办学堂。官府还在注意他的行止,为了日知会安全,平时他不来。”余诚说:“是这样。在恩施那边,追捕吕大森、康建唐一直没有放松,吕大森、康建唐他们现在还躲在深山;沔阳那边总有生人监视难先兄。我们担心没有捕获难先兄是一条放长线钓大鱼的毒计,不敢稍有疏忽。”朱子龙说:“你们想得周到,不过现在不比平时。他老成持重,许多方面想得周到,这次事大,还是应该邀他来武汉。”刘静庵说:“我也这么想。这样吧,会后我立刻派人去仙桃镇,请他过来。”胡瑛说:“这样好。在科学补习所时许多方面都是他的主意周到。”

  张难先接到刘静庵信,傍晚赶到武昌,借住到朋友彭养光家。彭养光开门时见是张难先来到,吓了一跳,赶紧让他进院,关门前还伸头到门外了望。一边关门一边问:“你没有去日知会吧。”张难先见彭养光表情紧张,知道有缘故,连忙反问有什么事。彭养光说:“郭尧阶卖友求荣,这两天胡瑛、朱子龙、梁钟汉、季雨霖、李亚东已先后被捕。刘静庵还不知下落。官府在日知会设有埋伏,凡是去日知会的人,有的他们要捕,有的是被跟踪。我担心你去日知会后有人跟你来我家。”张难先说:“我看天色已晚,你我又许久未见,上岸后就直接来你家。没有去日知会。”彭养光庆幸地说:“这就好。这就好。”张难先说:“方才你说的事准确吗。”彭养光就把打听到的事变情形细说一遍。

  张难先听说事情竟坏在郭尧阶身上,气得胸中一热,一股鲜血从口中喷出。彭养光见张难先吐血,忙扶他到床边,端一碗净水让他漱口,然而扶他躺下。

  第二天,彭养光带回刘静庵被捕消息,张难先又吐血几口。听说张难先被郭尧阶卖友求荣气得吐血,公益社的许多朋友来看望。大家担心他的处境危险,就有人建议他去日本,石昌麟拿出两百元钱给他,让他立刻动身去日本。张难先想一想,虽说自己较少到武昌,但这日知会毕竟是自己帮刘静庵发动起来的;在科学补习所最危险的时候是刘静庵陪我到最后。如今日知会被破坏,刘静庵身系囹圄,我怎能一走了之。“我不去日本,先暂回沔阳,等几天风头过去,我来武昌设法救他们出狱。昌麟兄,你给我的两百元我都收下,先存在你那里,到那救人时就用它打点。各位仁兄,届时还要有劳各位。”张难先谢谢各位关心,拜辞大家回仙桃镇。

  (作者系张难先长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