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2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后裔 > 先辈往事 >

张难先刘静庵假道伐虢

  张难先决定在学堂开学前再去武昌。这一次他对官府有了警觉,东方刚露出鱼肚色,就一人离开学堂,顺河徒步走下去,确信没有生人监视,才在下游搭船去武汉。

  在日知会,刘静庵对他说,这一个来月,留在武汉三镇未走的科学补习所同志大都有了联系,许多同志还亲自到日知会来看看,都想东山再起,纷纷表示把科学补习所恢复起来。

  张难先请刘静庵把名单说一下,屈指一算,竟有二十多人,主要是新军的同志。胡瑛、宋教仁、欧阳瑞骅、田桐、曹亚伯、余诚等学生去了日本。

  刘静庵征询地问:“我想应该恢复科学补习所。有一个团体才能把大家团结住。若是长久没有什么作为,人还会散去。”张难先承认说得有道理。

  听说要恢复科学补习所,张难先心中特别感激。科学补习所不只是自己和胡瑛联手创办;连这个名字也是自己反复推敲后才向大家推出。这里面有自己多少心血。张难先却立即从感情中拔身而出。他对刘静庵说:“我们当初取名为科学补习所,是想蒙蔽官府的耳目。现在官府已经知道科学补习所是革命团体;他们还在追捕吕大森、康建唐,还在监视我的言行。如果还用科学补习所的名义,将是十分危险。再不要用科学补习所的名义。”

  刘静庵心里明白,这是从安全着想。他附和道:“我赞同你的意见,不再提科学补习所。我们另起炉灶成立一个新的革命团体。”“你说得很对。我们要尽快成立一个新的革命团体,把科学补习所的同志纳入到这个团体里来。这个团体的名字,还是应该隐蔽我们的革命目的才好。”两个人分别提出几个想法,又一个一个被否掉。这时刘静庵说:“上次,我们决定利用日知会这个地方。日知会创办了两年,官厅对它习以为常,不去注意它;他又是美国教会办的。我们既然就在日知会办革命团体,就把革命团体和日知会混同起来,你看如何。”“你的意思是,就把革命团体叫日知会!”刘静庵高兴地说:“刚才我的想法还懵懂。经你一说就清楚了。对,就叫日知会。官府的密探,怎么也想不到日知会里面还有一个日知会。”

  从近年几件地方官府与教会的官司看,地方上的官府怕惹上教案不好脱身,尽量不过问教会的事。把新的团体叫日知会,隐蔽性是再好不过的。张难先赞赏地说:“这是个好主意。不过这必须经胡兰亭会长首肯才可行。没有他的赞同是万万不可为的。”

  刘静庵说:“我观察胡兰亭会长,他忧国之心不在你我之下。”张难先说:“这样就好。他不反对的话,就在日知会办我们的革命团体,名字也叫日知会。”刘静庵充满信心地说:“与他商议的事由我来办。”

  第二天,张难先到日知会,一见刘静庵的精神模样就知道他与胡兰亭商议有好结果。果然不出所料,刘静庵高兴地拉住张难先进里屋,还没坐下就把昨晚和胡兰亭商议的经过一五一十细细说出。还回忆两人分手时,胡兰亭站起来握住刘静庵的手说:“当今国家危难,你们为救国舍生忘死,我只是借个地方给你们,还有什么需要顾虑呢!我还想,如果需要,愿意与你们共赴国难。这事就按你说的办,在日知会里你们做什么我不干涉,美国人那边有什么事有我来解释。你们好好干吧!”张难先被胡兰亭深明大义感动,细想一下说:“我们在这里进行革命活动,他也会有危险的,一旦事危,必定牵连于他。”刘静庵说:“我也考虑到这个危险,对他说明。胡兰亭仅一笑置之。”张难先更是大受感动。

  刘静庵问:“那就这样,我们的团体今后就改做日知会?”“就这样。以后叫日知会。”张难先说:“回想科学补习所那一段,我们的团体得益于有一个革命的宗旨。我们团体的名字顺应时势改了,但是革命的宗旨不能变;不与保皇党人通生气、不依赖会党、在新军学生中痛下工夫,这三条也不能变。你看如何?”刘静庵说:“你说得有道理,我赞成。”

  (作者系张难先长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