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日本站 > 东瀛速递 > 随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后裔参访团访日日记

随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后裔参访团访日日记

辛亥革命网 2019-06-06 09:29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刘宝森 查看:63665
余品绶教授的祖父余祖言,1904年考取官派留日生资格;族弟余诚则变卖家产,自费跟随余祖言一起留学日本,因此赴日重访先辈的足迹是余品绶教授多年的愿望。

随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后裔参访团访日日记

(2019年)

  5月21日 武汉 阴转多云 24℃~13℃ 成田 大雨

  余品绶教授的祖父余祖言(1873~1938),1904年考取官派留日生资格,进入东京弘文书院速成师范科学习;族弟余诚则变卖家产,自费跟随余祖言一起留学日本;1905年,余祖言的内弟李子祥亦自费留日,入东京路矿大学,因此赴日重访先辈的足迹是余品绶教授多年的愿望。如能组织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后裔与日本教授、学者进行文化交流,更是余品绶教授求之若渴的。今天,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后裔参访团终于成行了。

  为了这次参访活动能达到理想的效果,余品绶教授做了大量的功课。除撰写交流论文外,余品绶教授还进行过一次演练——厦门之行,考验自己身体乘坐飞机的适应性;超WH值的电动轮椅能否随机运往异地?

  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后裔参访团终于成行了。清末湖北留日学生陈登高的外孙胡松谋、张妤娴夫妇由昆明乘机,抵达东京机场来到日本。

  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后裔参访团终于成行了。清末湖北留日学生田桐的侄儿,田桓之子田伯炎、金蓉娣夫妇,由上海乘机,抵达成田机场来到日本。

  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后裔参访团终于成行了。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刘公、高仲和、昌云骞、彭伯勋的后裔,由武汉天河机场乘机,抵达成田机场来到日本。

  清末湖北留日学生后裔参访团的成行,且有赖于万耀煌的侄孙万学工的精心组织、安排。他凭着自己人格魅力和社会活动能力,使参团人数达到旅行社的限额,解决了参访团最为关键的人数问题。组织拜访武汉著名的专家冯天瑜、严昌洪等人,获得赠送日本专家的最有价值的礼品——关于辛亥革命的书籍。

21日-东京成田机场合影(摄影:丁羿)

  我们一行抵达成田机场后,接站的除导游白林鑫外,且有在日留学的王鼎博士。余品绶教授的外甥张云程在日本留学时邂逅初中同学王鼎。两人在谈到各自所学专业时,听说王鼎攻研的是中国留学日本史、辛亥革命史时,便热情地将舅父余品绶教授介绍给王鼎认识,二人便成为忘年之交。王鼎为促使这次参访活动成功,做了大量的工作。穿梭似的前往神奈川大学等处,与中国人留学生史研究会取得联系,确定座谈会的时间、内容、程序等事宜;帮助后裔们查找清末湖北留日学生的相关资料;收集、整理赴日参访团成员发言稿,做PPT;考虑全团旅行的程序。倾盆式的暴雨并没有拦住王鼎的脚步,他早早就来到机场接站,并将陪着大家完成整个8天的旅程。王鼎的父母为这次访日同样做了不少的工作。

  妻子本家爷爷万声扬是曾受到张之洞赞许的著名书法家:“我两任湖广总督,历十七载,计得弟子万余人,其中惟张继煦的文章必传,万声扬的字必传”。1902年,万声扬、黄兴等30名两湖学生,被选派到日本东京弘文学院学习。留学期间,他们在东京发起、创办《湖北学生界》月刊。万声扬所著《中国当重国民教育》一文颇具影响力。因此,我有幸作为参访团成员参加日本之旅。

  在狂风暴雨的侵袭中,我们一行踏上日本国土,踏上先辈们为振兴中华而获取知识、汲取经验的日本国土。下榻于千叶市成田市东町168-1的成田爱迪星大酒店(The Hedistar Hotel Narita)。

  5月22日 成田 多云 22℃~13℃ 静岡 晴 22℃

  清晨,酒店门前的公路运输十分繁忙,一尘不染的大货车、罐装车匆匆驶过。我走上东北方的一座铁桥,桥下一块一尺见方的宣传绘图标牌介绍水的旅程。雨雪降下后,从山上流下成为地下水或河水,汇入大海。工业、农业、生活人们须臾也离不开水。水经过净化后用于生活。

  早餐后,大客车载着我们前往参访的第一个目的地——富士山。富士山是一座跨越在日本静冈县与山梨县之间的活火山。标高3776.24米,是日本的最高峰(剣ヶ峰),富士山作为日本的象征是人们最容易辨识的山峰。

如需转载,请先联系我们。 (投稿EMAIL:xhgm@xhgmw.org 在线投稿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
分享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