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父刘铏

辛亥革命网 2021-11-23 16:42 来源:文史拾遗 作者:刘牧之 查看:

祖父刘铏,字仲钦,1882年8月7日出生于湖南省邵东县牛马司镇三尚村。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与老同学同盟会会员周鳌山率先攻入长沙有功晋升湘军连长。

 

  祖父刘铏,字仲钦,1882年8月7日出生于湖南省邵东县牛马司镇三尚村。1896年外出求学,1900年毕业于北洋陆军军官速成学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前身)。1904年受蔡锷之聘任广西武备学堂教官,著名国军将领李宗仁、白崇禧,刘文辉等都是祖父的学生。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与老同学同盟会会员周鳌山率先攻入长沙有功晋升湘军连长。1916年任营长,1918年任团长,1920年任旅长,1923年晋升湘军第二师师长。1928年,祖父在湖南军政界功成名就后,激流勇退,毅然投身创办实业的领域,为湖南采矿业发展做岀了贡献。

  祖父一生信奉佛教,每日诵经念佛,常以“仕途错,人情薄,江湖风浪恶。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的话告诫儿孙。

  祖父的军旅生涯是充满血雨腥风,跌宕起伏的。1900年从军校毕业,到1928年脱下戎装,经历了漫长的28年。从湘军第一镇第49标二营一连的排长开始(除在广西任教官4年),一直是在军队的基层打拼。在民国那混乱的世道中,经历了上百次战争。祖母告诉我,祖父在战场上负伤10次,特别是1916年南北军阀混战打宝庆城时,连续战斗两天两夜,他从战马上下来,因流弹击中大腿,裤子与靴子脱下时,腿上一大块皮都撕下来,人即晕死过去了。

  祖父岀生普通农家,既无官宦背景,亦无人脉财力支撑,完全是凭借吃得苦、霸得蛮的精神硬闯出来的。

  1920年,祖父进入湖南军政界高层,经历了两次危急生命的事件。第一次是1923年,谭延闿为夺回湖南军政大权与赵恒惕进行的“谭赵战争”。谭的亲信鲁涤平(时任湘军二师师长)要求下属各旅长、团长都拥谭反赵。祖父时任旅长,他召集营团少校以上军官谈话,他说“人各有志,师长决心拥谭,我只能与师长分家。”表示自己坚决拥护赵恒惕。鲁涤平在湘潭姜畬召集营以上军官会议,摆下“鸿门宴”骗祖父到会加以杀害。祖父很机警,带着部下回长沙去了。结果“谭赵战争”以赵恒惕完胜告终。赵继续担任湖南省省长,湘军总司令。他把湘军扩编为四个师,第一师师长贺耀组,第二师师长刘铏,第三师师长叶开鑫,第四师师长唐生智。祖父不但没有死还升了官。

  第二次是1926年3月,唐生智陈兵衡山,电责赵恒惕。他仗着广东北伐大军之威,矛头直指自己的顶头上司。3月12日,赵恒惕被迫去职,委任唐生智为内务司长并代理省长职务,自己当晩逃往岳阳。13日,赵恒惕任命祖父为戒严总司令,在唐生智未到省城前,对省会治安全权负责。唐生智于3月16日抵达长沙。

  3月24日,唐以召开军事会议为由,通知祖父与参谋长肖汝霖、旅长唐希汴及第三师参谋长张雄与,旅长刘重威等去开会,被唐生智软禁。第二天下午唐用小火轮将以上人员全部押往衡阳,关在衡阳旧道台衙门唐的司令部。经四个月审理,唐以莫须有的罪名下令枪毙肖汝霖,张雄兴和刘重威(系祖父邵东牛马司镇族弟),他们三人被杀害于衡阳金兰寺。8月初,唐生智再占长沙,派人把祖父接到长沙,一见面,唐生智就对祖父说:“委屈了,很对不起!”事后,祖父第一次赴日本考察实业,这两次事件充分反映官场倾轧的残酷无情。

  值得一提的是,祖父的军旅生涯还与两位新中国元帅有过人生交集,先说彭德怀,彭于1916年3月在湘军二师三旅六团一营一连一排参军,祖父当时正是一营营长,因彭德怀作战勇敢,脑子灵活,很快就在新兵中脱颖而出。祖父升团长后于1918年送彭去湖南讲武堂念书,一年后学成归队普升连长,祖父1923年任第二师师长,对彭德怀卓越军事才能大加赞赏,破格普升彭为团长。1928年7月22日,彭德怀率领一团在平江起义,同时黄公略、贺国中等也带所部起义,24日,工农红军第五军成立,彭德怀任军长,这支军队即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军”38军的前身。新中国成立后,彭德怀曾派省军区副司令何德全带着礼物来我家看望祖父。

  另一位是贺龙元帅。他早年从湘西加入湘军,1925年2月,贺龙以武力赶走常澧镇守使唐荣阳。省长赵恒惕委任贺龙为澧州镇守使,将常德、安乡等地划归祖父管辖。贺龙不服,派员与祖 父交涉。祖父与贺龙因此发生地盘之争的战争。10月13日赵恒惕电令讨伐贺龙,委任叶开鑫、贺耀组、刘铏、陈渠珍分别为前敌总指挥及右路、中路、左路指挥,在四路大军压境的情况下,10月19日,贺龙率部经大庸退至桑植。11月5日,贺龙转移至四川秀山。贺龙因此脱离旧军队,1927年8月1日领导南昌起义,走上了无产阶级革命道路。新中国成立后,贺龙成为响当当的共和国元帅。

  祖父与两位新中国元帅的人生交集,使祖父晚年获得莫大的精神安慰,也是他传奇人生值得回忆的精彩一幕。

  1920年赵恒惕主湘时,祖父因得赵的信任,以第二旅旅长兼任湖南省造币厂厂长一职。赵恒惕主持起草了《湖南省宪法》,省宪公布实施的庆典要发行纪念币。祖父从日商处买回铜条,将长沙西长街铸造银元的机器改铸铜元,做好了发行纪念币的一切准备。该纪念币设计精美,造形别致:正面珠环内为嘉禾棒“三”干卦,卦辞日:元享利贞,元大也,享通也,利宜也,贞正而固也,像征顺应天时,长治久安;珠环外上书,“湖南省宪法成立纪念”下书中华民国十一年一月一日,左右书“当十”,“当廿”两种。背面珠环内绶带系交叉的五色旗和铁血旗,旗上方八瓣大花;珠环外上英文“中华民国”,下“十文”,“二十文”两种。该钱文字粗犷有力,是湖南铜元中的精品,具有收藏价值。可惜我家保存铜币与银元在文革时被抄了。自然,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当了两年的造币厂厂长,手中又握有军权的祖父有雄厚的经济基础。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