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胡须

辛亥革命网 2020-03-06 19:41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向虎雏 查看:

我家三代不畄胡须。我的祖父向岩是新中国成立后武汉地区健在的年岁最长的辛亥老人,他是“辛亥志士 抗日英雄”,倍受党和人民的敬重!
我的胡须
(傍晚稿)

  我家三代不畄胡须。我的祖父向岩是新中国成立后武汉地区健在的年岁最长的辛亥老人,他是“辛亥志士 抗日英雄”,倍受党和人民的敬重!中南军政委员会秘书长张执一欲树祖父为中南地区一面旗帜,终因祖父年事已高而作罢(注:张执一培养树立了赵朴初等一批的著名典型)。祖父行武岀身,又精通儒释道。祖父腰板硬朗,仪表堂堂,衣服干干净净,沒有一条褶痕。祖父重听,但视力好,有副眼镜,很少使用。祖父从不留胡须,我常陪他开会和会友,在他那群老人中,留长须是种时尚,故祖父显得特别精气神。祖父食素,每次会后吃饭时都要单独给他准备一桌素菜,这是人民政府对他革命一生的尊重。祖父不吸烟,不饮酒,不吃茶,当然不吃鸡鸭鱼肉。不过晚年在他的长子从俄罗斯归来劝说下,喝上了牛奶和蜂蜜,还有几十年没吃的鸡蛋,这些都是没有生命的,不影响老人家的信仰。辛亥老人中真正吃斋者,武汉地区仅我祖父一人也。

  我的父亲没上过一天学,零学历,由私塾先生岀身的祖父亲自执教。故父亲文学素养极高,他长期担任技术专科学校校长一职,师生们最爱听他的讲话。父亲也不留须,不吸烟,不饮茶,偶尔喝两口自已泡的药酒。据说祖父不反对他的儿子们可以喝点酒。

  我是个不会生活,甚至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人。上大学时,因长期不洗下身,阴囊肿得像电灯泡,吓坏了武大的外科医生。我生活的时代当然不提倡畄胡须,这次住院没带剃须刀,我一生没备电动剃须刀,就让胡须疯狂的长吧!住院半月有余,胡须长且杂,我不以为然。记得父母去世时,作为孝子,七七四十九天沒剪过头发和胡须。这次应是因住医院,较长时间不剃须的了。我安心接受治疗,认真吃完医院的一日三餐,保持良好的心态,据说这就是免疫力。事实证明,这是有效的。

特拍畄须照一张,权作日后纪念。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