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

蓝天蔚与日本关系

辛亥革命网 2018-09-17 09:18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张侃侃 查看:

蓝天蔚曾四次赴日本,在日本留学多年,与日本有着不解之缘。在他辛亥起事、民元北伐期间,既受到日人的干涉、掣肘,也受到部分日本人的支持帮助。

 

  蓝天蔚(1877—1921),字子静,号秀豪,名天蔚。湖北黄陂人,1877年生于蓝家大塆。幼读诗书,少小随父到汉阳谋生,游习于湘军宿将陶树恩、周芳明门下,初知军旅事。1899年经拔选赴日本留学,入东京成城学校,接受预科教育。后转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工兵科。毕业回武昌后,任将弁学堂军事教习。因与革命党人有联系,为上司所疑,遂辞职。赴日考察,回国后任第二混成协统领,驻防奉天。辛亥武昌起义后,与张绍曾、吴禄贞密谋响应,议定奉天独立。吴禄贞等被袁世凯杀害后,蓝天蔚被赵尔巽逐出奉天。遂走大连、上海。被举为关东革命大都督。孙中山亦任命他为北伐军第二军总司令。南北议和后,赵尔巽任奉天都督,他辞职南下,客居苏杭间。袁世凯派他出国游历。回国后,支持孙中山,暗中资助广州革命军政府,并任鄂西联军总司令,据恩施以西一带。1921年1月,被孙传芳击败。后遁入四川,于夔县被但懋辛军逮捕。3月31日被送至重庆时,自杀(或谓为川军所害)。

  蓝天蔚曾四次赴日本,在日本留学多年,与日本有着不解之缘。他不仅捻熟日语,也了解日本的风俗习惯,结交了许多日本师友,他的军事思想及主张深受日本人影响,同时又具有强烈的排日思想。在他辛亥起事期间,既受到日人的干涉、掣肘,也受到部分日本人的支持帮助,他与日本人有联系、有妥协也有无奈。

  一、早年留学日本,接受日本军事教育,形成军国民思想。

  1899年,蓝天蔚经张之洞选拔,与80名同学先后官派赴日留学。10月进入东京成城学校,接受预科教育。两年后转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工兵科第二期,1903年毕业。蓝天蔚与第一期同学吴禄贞、张绍曾并称为“士官三杰”,秀出群伦。

  蓝天蔚在日本留学前后有四年多时间。1910年在日本陆军大学求学期间,由东条英机之父东条英教及伊布大佐担任其教师。《蓝上将荣哀录》叙述稍详:“锡久闻君名,厚赠之,乃东渡。日政府嘉其志,命东条中将、伊布大佐为之讲授。盖国外人例不许入陆军大学也。东条固娴于军事,晚岁以著书称于时。君与之游,颇得闻兵机之秘奥,所造诣渊乎莫测矣。”

  蓝天蔚接受了纪律严明的日式军事教育。他处处留心日本军事学上的长处。他曾将偷偷抄录日本军方《战时高等司令部勤务令》,并于回国后就任湖北督练公所军事教习期间,将其译成中文、整理成《战时高等司令部办事简章》。后来被日本教习发现。事后,日本参谋本部、陆军省严重关切,下发“内训”,要求本国军方严格管理,“预防泄漏”。

  留日期间,蓝天蔚撰写了四篇有关军队及军队与国家、国民关系的文章。《军解》解析军队性质,细说军队既是无礼,亦是有礼之物,主张军人要有担当精神,“以文明为脑,以野蛮为体。文明其心思,野蛮其手段,文明待同族,野蛮待外族”,直行军国民主义。《军国民思想普及论》,以各国各邦为例,论述“国家生存全系乎军。组织军队之义务,全在乎国民”,文章称施行军国民主义,要使国民有担任义务兵的责任,养成武人之精神。要普及军国民思想,又“须使全社会之国民,皆深知军队与国家之关系”,因而撰写《军事与国家之关系》,以英、法、德、美为例,说明军事“用之独立,为兴国之第一义;练其实力,为防国之最利器”。国家以军队而立,军队恃何以存?《军队之精神》开篇称“军队之于精神,犹鱼之于水,人之于空气。有之则活,无之则死”,精神是成军之关键。军队精神见诸施行者,在于军纪,秩序、服从和职守三者为养成军纪之道。文章进而指出本国军队徒具表象,不存精神,大声疾呼必“使形式与精神而并重”,“力除积弊,彻底澄清洗刷之余,急与教育。必使全军发爱国之热诚,为保种之争竞”。四篇文章体现了蓝天蔚的军国民主义思想,随后不久的拒俄运动,他有了践行其思想的机会。

  1903年,蓝天蔚就任拒俄学生军队长,曾进行演说:“军队与社会,大相径庭。社会贵平等,军队尚专制,盖非专制则不能以一人统御百人,乃至十万、百万人,出入于枪林弹雨之中,相忘死生也。”

  二、具有爱国热忱,夙报排日思想

  在辽东,蓝天蔚被清廷为陆军第二混成协协统,率部驻军北大营。蓝天蔚所部与曹锟第三镇、张绍曾第二十镇构成东三省主要军备力量。他性情忠毅,赏罚严明,爱兵如子,深得士卒信任。为了部下士兵的利益,他不惜得罪日本人。据吴绍奎回忆:“宣统二年(1910年)春,该协中士某入城采买,日本警察无理干涉其行动,该中士以一人打伤十余人,本人竟能安全回部。时日领出而交涉,蓝复,此种士兵小冲突,谈不到交涉,否则,就约定地点,我们来干一下子亦可。而日本竟亦无可如何。蓝并将该中士立即升为司务长。由是而全军士心一振,对蓝亦愈有相当信仰”。此举表明了他与大多数清军将领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惧怕日本人,为了部下士兵利益敢于同日本人据理力争。

  经日俄战后,日方势力渗透甚深,东北满铁沿线俨然成日方国土。蓝天蔚素有爱国热忱,虽留学日本,但对于日本军人在我国土的所作所为深感不满,未经清政府同意,试图以自己单独行动,妨碍日军演习,公然与日本军对抗。1910年日军步兵第二十二旅团在奉天铁岭举行联合演习,蓝天蔚要求对方中止演习,并以本国演习为由,率队径直穿越日方演习区域,引得日方愤怒异常。“明治四十三年十月十八日至二十一日,步兵第二十二旅团于奉天铁岭举行联合演习。事先,认为有与清国当局交涉之必要,该旅团长水岛少将,经帝国总领事小池张造介绍,与清国当局几经交涉,结果确认清国当局无异议,遂开始前述之联合演习。演习第二日,奉天驻屯清国混成第二协统领蓝天蔚,因自己之要务,通过演习地。尽管都督及统监水岛少将俱在,(蓝)却只出一张名帖,托陪从官炮兵大尉通告其意,称:奉天驻屯清军亦自本月二十日,计划于奉天以北进行联合演习,以供检阅,要求日本军队中止该地演习。尽管炮兵大尉劝告其当与演习统监面谈,(蓝)仍仅托言于左右,径自通过。于是,统监依都督之命,差遣第十一师团乡田参谋至奉天,复经小池总领事介绍,确认蓝天蔚之通告是否清国当局之意向;且申述今日情形,演习计划既定,演习地变困难;并表示,(蓝之通告)若果为清国当局之意向,今日如此通告,则不法之甚。经交涉,得答覆称:清国当局与蓝天蔚之通告毫无关系;确定已为日本军队演习,而将自国军队之检阅延期至二十五日。”

  “蓝天蔚(原日本留学生)夙抱排日思想,事事物物皆与帝国举措、行动相反对。此次亦全然无视自国官方,试图以自己单独之行为,妨害我军之演习”。

  三、辛亥起事期间,担心日本阻拦、干涉,同时利用日本机构作掩护

  1911年10月30日蓝天蔚、伍祥桢致电张绍曾:“宪密。此间军人遍然始终,惟次帅不表赞成,蒋樽反对尤力。我等反复开导,但无大效,恐其有合督抚联名出奏,拨出数条。务望我侪尤宜镇定,无论宣布与否,总宜以善词再行请愿。如我等稍涉激烈,难免日兵干涉。闻督练处派员到滦密探我军。桢、蔚叩。”

  秦诚至在《辛亥革命与张榕》一文中说:蓝天蔚、张榕看情况变化如此之快,便约定在北大营蓝的司令部里开会。届时到会的有蓝天蔚、张榕、吴景濂(有人说吴因事未到,由鲁大昌代表),田又横以及第二混成协的高级军官等人。决议是采取军事行动,先占领总督府、军械局等重要机关后,由谘议局派各委员分别接受,最后由谘议局会同地方团体推举大都督,宣布独立,以响应关内革命。布置既定,由蓝天蔚下令:“本协奉令开拔进关,实时出发,开赴车站准备上车。”拟定当军队通过城内时,即分别占领预定的地方,其余兵力开到西关,以防备日军。

  宁武在《东北辛亥革命简述》文中提到,蓝将军感到危险时,躲到日本人开的旅馆中。“11月11日,在省谘议会开会时,张作霖的大队人马尚未调进省城,只携部下18人保护赵尔巽到省谘议局参加会议。蓝天蔚也下令他的部下从北大营入城,但好久队伍没有到。蓝感觉有异,就偕同少数军官佐,跑到日本车站某东洋旅馆,听候保安会的消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