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1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后裔 > 辛亥讲述 >

湖南革命军在辛亥革命中一段值得回忆的往事

  一提到长沙起义,有人说,起义军不费一枪一弹,一天就占领了长沙城。也许真的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人家唱个戏,都晓得是“台上1分钟,台下10年功”。革命军何况是要夺湖南清政府的江山,怎么会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呢?

  一

  革命军内部要推翻清朝的革命先驱者们,至少用8年的时间,秘密地做了很多艰苦卓绝的工作,让49标、50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官兵都愿意献身到推翻清朝的洪流中来,这是一个伟大的壮举,要知道当时的人都处在封建社会,革命先驱者们,譬如:陈天华、姚宏业、陈方度等人都做过运动军队的工作(见湖南省政协文史委编《忆黄兴》第56页),此外还要做巡防营官兵的工作,使他们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官兵同样也投身到推翻清朝的洪流中来,其中的艰辛,只有方方面面的亲历者才会知道。

  湖南清政府时时刻刻提防新军造反,所以把新军遣散到长沙城外的各县去,新军表面上是出城了,但并没有走远,比如:50标一部分人躲在留芳岭,一部分人躲在岳麓山。新军、巡防营的官兵们秘密集会、秘密传达指令,统一了新军、巡防营官兵们的行动。确定1911年10月22日(阴历九月初一)长沙起义,焦达峰手下的2万会党(实际上是土匪黑社会),没有一个人参加起义。上午9时,当王标统带领49标冲进小吴门、梅标统带领50标冲进北门时,守城的巡防营官兵都心知肚明,不但一枪未发,还举枪致意,这就是8年多来,湖南革命军要的结果,这个结果浸透了全体革命军(包括巡防营)官兵的心血和汗水,我们应该为智慧的革命军点赞,为团结、守纪律的革命军自豪。

  二

  新军进城后,与巡防营合在一起,兵分3路,一路直取抚台衙门,一路直攻军火库,一路巡查街道,防备土匪黑社会趁火打劫,革命军任务很重、也很忙。焦达峰趁革命军们忙,找了20来个黑社会的人在咨议局开会,自荐当了都督(见湖南省政协文史委编《辛亥革命在湖南》第492页)。焦达峰当了都督后,大批黑社会的人进入长沙,焦达峰给黑社会的人封官、发钱、发枪,并指示省政府每天开400多桌流水席招待黑社会的人,让他们吃饱喝足后,上街任意地开鸦片烟馆、开赌场、开妓院、抢劫、杀人、勒索商户收保护费……黑社会特别喜欢焦达峰这样放纵他们,个个得意洋洋,认为“焦大哥作了都督,今天是我们洪门的天下了”(见湖南省政协文史委编《辛亥革命在湖南》第49页、454页、457页)。焦达峰手下黑社会的种种行为,湖南人民深恶痛绝、敢怒不敢言,革命军许多人直接向焦提抗议,焦达峰对大家提的意见怀恨在心,千方百计想办法来整革命军。他以最革命的面目出现在革命军的面前,要革命军全体援鄂,焦达峰手下的黑社会一个都不去。焦达峰命令王隆中部、甘兴典部立即出发。11月的天气,湖北已是冬天,焦达峰规定不许给王隆中部、甘兴典部发冬装、雨具,官兵一律着单衣、光脚穿草鞋;王隆中部是野战部队,每人有一支“汉阳造”,甘兴典部就惨了,甘兴典部是巡防营(相当于警察)只有少数人有枪,多数人没有枪;王隆中部、甘兴典部觉得军队必须的装备,焦达峰都不给,他们就找黄兴要。

  黄兴拨了几万块钱,托周震麟转交给王隆中部、甘兴典部,添制寒衣,买点枪支。大家都知道周震麟是焦达峰任命的筹饷局长,他很清楚焦达峰手下几万黑社会每天要吃、要喝、要官、要钱,需要许多钱应付他们,周不敢得罪焦达峰。周震麟认为王隆中部、甘兴典部的人去打仗,说不准今天人还在,明天人就不在了,军人穿不穿寒衣无所谓,甘兴典部有没有枪也无所谓,反正人总是要死的,未必有了寒衣和枪,人就不死吗?至于雨具更是不足挂齿,他认为都是当兵的,又不是什么娇小姐,淋点雨怕什么?周震麟极力维护焦达峰的统治,对王隆中部、甘兴典部软硬兼施,说谁要这个钱,谁就是反革命!非把这钱扣下不可,周在自己写的《谭延闿统治湖南始末》一文中承认黄兴给了这笔钱,他也承认是他扣下了这笔钱(见周震麟著《谭延闿统治湖南始末》第二部分倒首第13行)。王隆中部、甘兴典部的官兵对周震麟意见很大,有的人还给周震麟列了12条罪状,骂他是官迷。黄兴下拨的钱,被周震麟黑了,没有人性,骂周是焦达峰不折不扣的帮凶,武汉市档案馆现在还保留有《讨湖南筹饷总局局长周震麟檄》。

  三

  反攻汉口。1911年11月15日,革命军从汉阳城外的昭忠祠出发,这天下着雨,湖南革命军都没有雨衣,路狭而泥泞,部队只能单行前进。革命军王隆中部有1千7百人;甘兴典部是巡防营改编的,没有训练过如何打仗,有1千2百人,到了武昌后才领到汉阳兵工厂生产的七九步枪;湖北第五协是新成立的,全是头天招兵,第二天上战场的新兵,有2千人,新兵听到枪炮一响就乱了阵脚,革命军总共有5千人反攻汉口;湖北革命军有6门山炮,湖南革命军没有炮。两湖革命军的对手——北洋军久经训练的劲旅四、六两镇,他们有野炮48门、过山炮24门、管退野战炮8门,总共有80门炮布置在汉口狭小的地区,火力很强;北洋军四、六两镇还有48挺三八式机关枪,有3万清军与革命军对峙。湖南革命军经过一天一夜的行军已经饥饿,加上每个人浑身上下淋得透水,冷风一吹,个个冻得瑟瑟发抖。

  11月17日上午7时,革命军开始反攻汉口。由于遭受清军猛烈炮火的压迫,革命军进展缓慢,激战到中午,全线均无进展,伤亡不断增多,到了午后,新兵们实在顶不住了,纷纷后退,克强先生拔刀阻止也无济于事。下午3时,革命军全线向后转进,敌炮追着革命军打。由于敌强我弱,反攻汉口失败,这一战,革命军伤亡虽然不是很大,但枪支弹药略有散失,丢了6门山炮,最大的损失是全体官兵精神上受到了一次打击。

  四

  阳夏战役——汉阳、汉口保卫战失败后,湖北革命军的骨干还在,他们退往武昌,一边修工事,一边等待各省的援军,准备与清军决一死战。12月初湖南、广西的援军来了,近2万人(见湖北革命实录馆《武昌起义档案资料选编》中卷 第372页);江西、江苏、安徽、浙江、上海、广东的援军来了,约2.5万人,湖北革命军有8.5万人,湖北革命军编入革命军第一军、三个支队,他们军长是吴兆麟;江西、江苏、安徽、浙江、上海、广东的援军,编入革命军第二军,军长是李烈钧;湖南、广西的援军,编入革命军第三军,军长是沈秉堃,这次战役叫黄孝战役。黄孝战役是辛亥革命中最大的一次会战,它与当时各地的战役配合,最终决定了清王朝的灭亡。这次战役革命军投入了精锐兵力3个军、3个支队、一个舰队,共10万余人。清朝投入了精锐兵力2个军,数万人。

  1911年12月30日,革命军作战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12月31日凌晨1点-8点,湖北革命军的炮弹不断地打到清军阵地上,下午2点,革命军沿江堤一线发起进攻,清军也发炮猛轰武昌革命军阵地,并依托阵地阻击鄂军的进攻,双方激战一整天,鄂军的佯攻目的达到。在鄂军的掩护下,革命军第二军、第三军主力未受多大的阻力便渡过了长江,革命军第三军的先头部队——湖南独立第二混成协第一标(标统:姚宏陶),第一天便到达大小军山,清军蔡甸外围的两个营畏惧被歼灭,遂向湖南革命军独立第二混成协联系投降,革命军予以接应,到日末有200多人前来投降。革命军第二军到达黄陂,准备拿下祁家湾。1912年1月1日,革命军继续扩大战果,湖南独立第二混成协第一标,攻克蔡甸,蔡甸的清军仓惶逃往汉阳;革命军第二军先头部队已夺取黄陂外围阵地,革命军一、二、三军,已形成大半个包围圈,即将合围包围圈里的汉阳、汉口清军,形势十分有利。这时湖北都督府接到上面的命令,停战15天。革命军一、二、三军,立刻停止进攻,巩固已占领的阵地。清军趁停战15天的机会,急速撤军。1月5日汉阳除留下1千余官员,巡逻治安外,其余全部退往汉口。1月6 日,汉口的清军乘火车向黄陂、孝感退却,逐渐摆脱了被革命军合围的威胁。于是在和谈中清方态度强硬,清廷内阁驳回了革命军的全部要求。

  五

  1月6日,南京临时政府下达了《用兵方略》,革命军第二、三军按原计划突击;1月8 日,湖北革命军从阳逻出发,经三山铺向甘家店方向进攻,此间,湖北各地的革命武装也非常活跃。1月10日,清廷发现清军又被革命军几面夹击,段祺瑞赶快把司令部转移到孝感,把清军主力一部分集结在杨店,一部分集结在孝感。1月15日,湖北军政府以黎元洪的名义下达作战命令,革命军第一军开进三山铺以西的高地;革命军第二军先头部队进展顺利,与三叉埠的清军交上了火,消灭了清军100多人,自己也付出了一些代价;革命军第三军从蔡甸出击,在蔡甸上游架浮桥,渡过汉水,向新沟、汉川前进。1月16日,孙总统下令再停战14天,接到命令后,各革命军转入就地防御。

  六

  1912年1月18 日,革命军与清廷谈判,清廷谈判代表拒绝共和制度。此外清军仍在杨店、孝感巩固阵地、积极备战。1月23日,驻孝感的清军袭击祁家湾的革命军第二军,使革命军第二军牺牲50多人。1月27日汉阳留守清军一个宪兵营和400余名巡警,总共1千余人,在革命军即将进攻的压力下,打出白旗宣布起义,投向革命军,汉阳人民热烈欢呼革命军的又一胜利。

  1912年1月29日,革命军各部队展开全线突击,革命军第三军尤为顺利,该军占领新沟后,袭击了孝感清军第一、第二军总统官段祺瑞及其司令部,这一袭击迫使清军集结在应城、云梦附近的部队赶快收缩到安陆,以策应孝感。革命军第二军攻占祁家湾后,再次向三叉埠突击;革命军第一军在攻击甘家店后,进入对阳店进攻的准备中。1月29日夜外交部伍廷芳来电,制止各革命军突击。但革命军官兵已经开展作战,加上连续几次都是革命军要将清军合围时下停战令,各革命军都很不满。

  1月31日,革命军第二军、第三军抗令继续向前推进,第二军占领三叉埠;第三军攻克孝感,捣毁孝感火车站,缴获了许多清军来不及运走的粮食、弹药及各种战略物资,清军遭到革命军第一、二、三军的爆破和联合打击,清军死伤惨重。2月1日,段祺瑞联络42名团以上的军官,宣布反正,要求清帝宣布共和。2月2日,湖北革命军三个支队收复汉阳、汉口。2月3-5日,清军逐步退却到广水、武胜关一带,清军在后撤的过程中,许多人开小差,丢弃大量的武器、弹药,投降革命军,2月9日,湖北革命军第一军还接受了一个整营的清军破指请降。至此,黄孝决战的胜利和全国各地革命军的胜利,导致2月12日清廷被迫接受革命军的条件,清帝宣布退位;清政府的垮台,其历史作用在辛亥革命中是巨大的。湖南独立第二混成协有幸参加黄孝战役,并在黄孝战役中冲锋陷阵,是湖南人民的光荣;黄孝战役结束后,湖南独立第二混成协第一标回湖南,被改编成新军第五师第九旅。

  七

  孙中山、黄兴是老实憨厚的文人,哪里玩得过久经官场的袁世凯?袁世凯玩几个花招,耍几套阴谋,就把孙中山、黄兴蒙得晕头转向,袁世凯以他丰富的经验,骗取了孙中山、黄兴的信任,摘走了革命军官兵浴血奋战换来的胜利果实。袁世凯就职总统后,长江以南40万革命军和7-8个省的地盘,是袁世凯的一块心病。袁世凯以“军队复杂,耗资过大”为由,下令裁撤南方革命军。对于袁世凯的裁军的要求,孙中山、黄兴并无戒心,对袁世凯抱有幻想,所以袁世凯号令一出,孙中山、黄兴等人立刻行动起来,实行南方单方面裁军。赣军、浙军、粤军约30万军队几乎裁撤殆尽,湖北首义建立起来的8个师2个混成旅,裁减成1个师1个旅,而且湖北的连师长、旅长都请袁世凯任命;四川、湖南、广西、安徽、江西等省都实行了大量的裁军。在南方裁军的同时,袁世凯的北洋军阀得到空前规模的壮大,袁世凯提出了练兵百万的口号,大大地加强了北洋军阀的武装实力。

  当裁军的吼声一片,不可一世时,湖南革命军中冲出一群不怕死的,他们是湖南新军第五师第九旅第十七团的兵士们实弹拼命反抗裁军(见民国丛书 中国军事史略《最近30年中国军事史》第296页——湖南军史),裁军大员以势压人,要枪毙第五师第九旅第十七团的兵士们,他们毫无畏惧,第五师第九旅第十七团的兵士们,在黄孝战役中与袁世凯面对面打过仗,知道袁世凯的狡猾,国家让他掌握政权,人民不会有好果子吃,革命军只有牢牢抓住枪杆子,人民才不会吃亏,第五师第九旅第十七团的兵士们一致认为,即使自己命不要,也不能放下手中的枪杆子,可惜他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太相信黄兴了,当谭延闿、梅馨拿着黄兴亲笔写的裁军令,给大家看时,兵士们都不反抗了,1912年10月,湖南5个师、2个旅、1个团全部被裁干净。

  有人想黑湖南革命军,说他们是国民党的军阀。1919年正式称为中国国民党,湖南革命军1912年10月悉数被裁,湖南革命军不知道中国国民党为何物?被裁后大家各奔东西讨生活,对中国国民党根本不感兴趣,他们许多人参加过同盟会,没有参加国民党,这是个毋庸置疑的事实!

  请记住,是金子,总有一天会发光的!